♂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剑庐在哪?

    张卫雨看向吕树:“你们不会真要去吧?有什么事情必须要查阅典籍么,你们问我,说不定我就知道啊。”

    吕树和吕小鱼相视一眼,这特么怎么问,说我们其实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现在想要回去。

    这话怎么这么熟悉,这种句式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使用方式:“你好我是杰克奥特曼,现在想回我的M78星云,只是还差点路费……”

    这特么很难取信别人啊!

    不光是很难取信别人,关键是涉及到两个人身上的秘密!

    说实话这个世界的整体实力太强了,吕树甚至都很难想象如果地球的存在被人知道了,会不会有人去开疆拓土?要知道人类的欲望简直无穷无尽,而地球上的力量相比吕宙而言又是那么的脆弱。

    张卫雨见两人有些犹豫便说道:“放心,我也不瞒你们,方圆几千里内知道得比我多的人恐怕都不多了,也许你们想要知道的事情我能告诉你们。”

    吕树沉吟了两秒:“那你告诉我变速恒频双馈风力的高阶非线性……”

    “剑庐在王城,”还没等吕树说完,张卫雨便平静说道。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66。”

    听不懂啊!完全听不懂啊!张卫雨这一瞬间甚至对自己的学识产生了怀疑,他有想过吕树是不是在胡说的,但吕树的剑术他都没见过,他又怎么能保证自己猜测是不是对的?

    张卫雨忽然有种无力感……不过他现在有点确定吕树并非是剑庐的弟子了,因为吕树的表情不像是作假,而且一个剑庐弟子就算想要撇清和剑庐的关系也没必要装作不知道剑庐在哪的样子。

    而且剑庐这种地方……吕宙之内怕是很少有人会想和它撇清关系。

    吕树和吕小鱼面面相觑一眼跑一边嘀嘀咕咕去了,而张卫雨则慢慢收拾着桌面上的饭菜,只要是能带的就全都用床单打包起来,等晚上了再偷偷摸摸送出去。

    吕树在一旁小声问吕小鱼:“我们去王城吧?”

    “不去,”吕小鱼否定道。

    “你是有什么犹豫吗?”吕树好奇道。

    “没有,”吕小鱼否定道。

    一旁的张卫雨看向两个人说道:“你们真当剑庐想进便能进的吗?就算你们去了王城又怎么样,即便是天帝去了也无非是平起平坐而已。”

    吕树愣了一下:“很难进去吗?我们偷偷进去行不行?”

    在吕树看来,他和吕小鱼只要不作死,以吕小鱼土系的能力恐怕没多少地方去不了吧?

    “你把剑庐想的太简单了,”张卫雨笑着摇摇头:“剑庐里的那位有时候连老神王的面子都不给,想要偷偷进去?恐怕没那么简单。”

    “不至于吧,你说的剑庐那位还能比老神王更强?”吕树惊讶道。

    “那倒没有,老神王的境界永远深不可测,”张卫雨摇摇头:“只是剑庐那位曾是老神王的书童,后来陪神王征战多年,剑道大成了。只不过据说当年老神王让对方当书童的时候,手段好像有点不光彩,似乎是云游时拐回来的,所以剑庐那位一直心中有气……”

    吕树好奇道:“我问个问题,你想回答就回答,不想回答就不回答,18年前,他在不在王城?”

    张卫雨惊讶的看了吕树一眼:“你知道你问的这个问题,意味着什么吗?”

    张卫雨不得不惊讶,他以为吕树可能是刚从某个深山老林里出来,却没想到对方的问题竟是如此的深入。

    吕树打了个哈哈:“随便问问,随便问问。”

    不过吕树在想,如果剑庐真是这样的存在,那自己恐怕还真进不去,可就没有其他地方能够查阅如何穿越空间壁垒了么?

    现在最大的线索就是这位吕宙世界的老神王打通过世界的壁垒,所以最有可能出现方法记载的地方就是神王宫,神王宫这地方吕树就不指望了,那最好的选择就是剑庐,因为张卫雨说过,神王宫里的典籍,大部分有拓本在剑庐。

    “话说……”吕树试探道:“神王宫有那些典籍是剑庐没有拓印的?”

    “王诗、王词之类的……”张卫雨叹息道:“剑庐那位一心提升自己的剑道境界,对诗词这种东西不屑一顾。似乎是这种上行下效的风气,据说如今王城的青年都喜欢附庸风雅,而剑庐的弟子则对此始终不屑一顾,更加在意自己的实力修为。”

    吕树愣了一下,也就是说其他的拓本都有,唯独没有王诗王词?他有点好奇:“剑庐那位为啥对这些东西如此不屑一顾啊。”

    “不知道,据说当年老神王诗兴大发时一夜写出800首诗词,然后剑庐那位去神王宫跟老神王打了一架,虽然没打过,但神王宫却毁了一半,这事说起来挺丢人的,毕竟神王宫竟然都让人毁过,”张卫雨语气里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神往,他继续说道:“也正是这一架之后老神王并没有追究什么,导致剑庐那位声名如日中天,谁都知道老神王是不舍得杀她。也就没有任何人敢杀他了,当然,这世上也没几个人能杀得掉她。这世上女子,剑庐那位怕是当得起第一。”

    “女的?!”吕树惊诧了,他一直以为剑庐那位是男的来着。

    张卫雨无奈了,他现在都怀疑吕树到底是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都不知道?

    吕树知道自己问错话了太暴露自己身上的线索,赶忙转移话题:“剑庐弟子很多?”

    “你可知道每年能进剑庐的只有四人,由军部选送过去,再由剑庐挑选喜欢的,”张卫雨解释道:“这些弟子如今散布在各个军队之中,都是一方诸侯般的存在。每四年的剑庐大典那叫一个精彩,剑庐弟子们八方来贺,送给剑庐的礼物如山如海!那时才是王城最大的节日,所有人都会走上街头,看那一位位剑庐的出色男子如何风光,在王城,若有姑娘能得到剑庐弟子送的礼物,便是闺中炫耀起来最大的资本!”

    ……

    今天重新捋了一下情节,就是之后的剧情线索,枯坐到刚刚忽然想通了一个设定,感觉非常兴奋,忽然觉得这才是写小说最有意思的事情了。今晚还有两更,还晚一些,抱歉要更新这么迟,但我觉得还是优秀的剧情更加重要,各位应该也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