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与吕小鱼在贵族李老爷的别院里住了三日,直到第三天的时候贵族老爷才重新上门嘘寒问暖,而吕树则已经有了新的想法,他决定去加入清塞军。

    按照张卫雨所说,六品修士想要加入军队还是完全可以的,不过到时候千万不要说自己是平民,因为一旦说自己是平民便会被查看户籍,而且最好也不要加入清塞军,因为南方天帝手下十一支军队里,清塞军里对于剑庐选荐名额压力最大,那里精锐辈出。

    吕树问道:“那该如何解决户籍问题?该选择那支军队?”

    张卫雨想了想说道:“奴隶有两种方式脱离奴籍,一种是主动反叛,承受偌大的痛苦来解除印记,另一种则是奴隶主死亡,奴隶的功法会有所下降,但好处是不用承受痛苦也解除了印记的约束。一般情况下奴隶主的嫡亲会自动继承印记,但如果他并没有后代,便不会继承。”

    “有些奴隶在奴隶主死后重新获得了自由,而此时他们又拥有一定的实力便不愿再重新为奴,我们通常管他们叫流浪儿,你去参军入伍时,可说自己曾是田埂镇奴隶主刘家的奴隶,这田埂镇上本有四个奴隶主,只是十年前黑羽军来袭的时候他一家都战死了,所以有很多奴隶恢复了自由身离开,”张卫雨给吕树指了条明路,算是对于吕树好心的一种报答。

    “那我该选择哪支军队?”吕树追问道。

    “选武卫军,他们现在就驻扎在南庚城以北的云安城外面,这支军队并不是边塞的主力,所以安全方面也比清塞军强一些,”张卫雨说道:“如果黑羽军打来的话,他们也是在清塞军之后上战场的。”

    “奥,”吕树懂了,就是第二梯队的意思呗,不用打仗那当然好。

    “武卫军很喜欢招募流浪儿,一开始他们以为这些有实力的奴隶会成为军中的中流砥柱,却不知这些流浪儿大多数都有些或多或少的坏毛病,搞得整个军中都有点乱糟糟的,军营里赌博都不是不可能,”张卫雨笑着说道:“后来军中发现这个问题后,好多重要职位都已经被流浪儿给把持住了,他们甚至在排挤平民,后来这些流浪儿也聪明,行贿受贿克扣军饷什么都干,武卫军的统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连统领都换成了流浪儿,整支军队都快废掉了。”

    吕树愣了一下:“天帝文在否不管吗?”

    “天帝哪有功夫了解这种事情,十一支军队呢他哪还能管这些,修行感悟天地法则才是他们最愿意做的事情。所以他只需要武卫军打仗能胜就行,别说,武卫军确实打了好几场胜仗,不过猫腻很多,去了你大概就知道了。”

    “行,那我便定武卫军了,”吕树点点头:“每支军队里有几个选荐的名额?”

    “每支都有一个名额,这便是我要说的重点了,武卫军内没人愿意去参加剑庐的选拔,”张卫雨嘿嘿笑道。

    “咦,这有是为啥,按你所说这不是一群贪财小人吗,如果选入剑庐不是飞黄腾达?不会这么短视吧?”吕树好奇道。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群货色别的不说,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张卫雨笑道:“他们知道自己去了剑庐也选不上,毕竟几十支军队的军中最精锐者汇聚一堂,哪是他们这群流浪儿可以比拟的?与其去了挨一顿其他军队的毒打,再丢了脸面回来,还不如干脆不去!要知道这几十个精锐都来自四方天帝,阵营都不一样打起来当然下死手,进去了剑庐彼此是师兄弟,和和睦睦,没进去之前,说是生死大仇都不为过。”

    吕树没成想这武卫军竟然还是一帮人精啊:“那岂不是说武卫军好几年没人去了?”

    “不不不,他们自己不去,但是他们可以卖这个名额给贵族子弟啊!这可都是钱!”张卫雨笑道:“所以你现在最需要考虑的是,怎么赚钱。据我所知这个名额好像也不贵,毕竟这选拔对很多人是九死一生的,贵族家子弟也不敢随随便便去尝试。一般情况下没选上就会很丢人,但精锐天才们怎么丢的起这个面子?所以就算选不上,也要杀掉其他几个势力的选手,回去才算风光。甚至有位北方天帝手下的天才没选上,结果在比试中杀了九名其他势力的天才,回去还受到了重重的奖赏。”

    吕树明白了,这意思就是:虽然我没选上,但我杀了好多其他势力的人,没给自己家丢脸!

    只是赚钱这事……这里都用灵钞,他还得重新想办法赚钱买名额啊?问题不大,他得好好想想……

    “只是都杀了九个人还没被选进去,这是为什么?”吕树好奇道。

    “要说那位剑庐的主人也是有意思,比武只是第一关,后续还有许多选拔的流程,光是武力强可不行,不过具体后面有什么就不知道了,”张卫雨摇摇头说道:“这些年来所有剑庐的弟子都没说过后面有什么,落败者也发被要求不能说,没人敢违逆剑庐的意思。”

    “行吧,”吕树点点头:“你跟我们一起走吗?跟我们走可保你活的比现在自在,而且还不用卖身为奴。”

    吕树是认真邀请的,有这么一位知道很多事情的人跟在身边,他和吕小鱼便能少走很多弯路,而且有吕小鱼的空间戒指在,就算不赚钱也照样饿不死。

    “不了,”张卫雨笑了笑:“我在这里便很快乐了。”

    “值么?”吕树忽然问道,张卫雨从来没说他留在这里要干什么,吕树也没问过,此时却突然问了这样的话,便意味着他要告诉张卫雨,其实他知道张卫雨身上肩负着某种使命。

    张卫雨笑道:“不知道从多久以前开始,能支持着我活下去的便只有一个念头,我只想等哪天,能不遗余力的将这条命交出去,就心满意足了。”

    吕树和吕小鱼离开了,留下张卫雨一人往北行去,他回头看了一眼吕树牵着吕小鱼的背影,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这一幕很美好。

    ……

    第三更送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