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小鱼觉得这云安城里实在不太安全,眼瞅着还没走两里地呢,就有十多个女孩偷偷摸摸打量吕树了。

    此时吕树忽然说道:“我就在云安城多陪你几天,咱们弄一个差不多的营生之后我再去武卫军报道,这样也可以在城里多逛逛,尽早熟悉这个吕宙世界,为……”

    “你现在就去武卫军吧,”吕小鱼平静说道。

    吕树:“???”

    “来自吕树的负面情绪值,+666!”

    但吕树总不能真的现在就去武卫军啊,他总得先把城里的事情安排好才行。

    吕树忽然问道:“我仔细观察过,张卫雨他们洗衣服都是用一种植物的叶子去搓,我问他有别的清洁手段么,他说大家都用这叶子啊,还挺好用的,所以这里好像并没有肥皂这种东西,肥皂的工艺还挺简单的……”

    吕树曾经看到过肥皂的发明起因其实是一个巧合,据说有人不小心把油脂弄进了已经熄灭的炭木上,他担心引发火灾就赶紧把炭木和油脂捧了出去,洗手的时候就发现洗的特别干净。

    这种巧合有时候会成为必然,因为就算没有这个巧合,科学家们也会在研究化学元素的时候研究出来。

    但这吕宙世界不一样了,首先还没有几个致力于化学研究的选手,其次也还没出现这样的巧合。

    吕树在为自己的想法沾沾自喜,而吕小鱼当时就震惊了:“没有肥皂你就要造肥皂出来吗?”

    吕树:“……什么意思?!”

    原本吕小鱼还觉得吕树去武卫军可能会安全点,结果现在看来去武卫军也不太安全啊!

    吕树怎么听都觉得吕小鱼说话有点不对味,没有肥皂,自己造肥皂出来不是刚好能赚钱吗?

    这时代里你攀科技肯定不现实,做出太匪夷所思的东西也不太现实,这里的人都未必能接受的了,所以生活用品才是最容易有销路的吧,制作肥皂成本又不贵。

    吕树仔细分析道:“你看,其实咱们那边古代人制作肥皂的工艺很简单,烧碱加上猪油熬出来就行了,碱我看了一下这里确实没有,但我们有两个办法,一是我们直接烧草木灰来自己做,另一个则是你去找碱矿!第一个当然是本办法了,按照古法用草木灰制作碱有点慢了,最好是能找到碱矿,以安东尼的实力来讲搜索到碱矿我感觉这并不是什么难事。找到碱就好办了,和石灰混合一下就是烧碱,石灰这玩意倒是有,我刚才都注意到了这城池里盖房子是有在用石灰的!”

    碱这玩意在地球上开发使用的也比较晚,这边没有也是很正常的,但没有不代表能难住吕树,大不了就真的烧草木灰慢慢炮制嘛。

    吕小鱼在一旁怔怔的看着吕树,她发现吕树是当真了的,这货真的要造肥皂出来!

    吕树还在一边洋洋得意的说道:“如果以后这吕宙世界进入科技侧了,搞不好我还能名垂他们的史册:肥皂的制造者,吕树!”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得意的事情吧,”吕小鱼吐槽道。

    “你不懂,科学是个艺术,越是钻研便越容易发现这世界的宏大,”吕树叹息道:“不过这个世界走上了另一条路,他们以自身去融合法则,所以对基础的科学恐怕不屑一顾。”

    没有谁对谁错,这是两条道路,人类发明科技是为了利用科技,然而这吕宙世界走上了另一条路,因为他们自身就很强大,利用的不是科技而是“术法”,于是科技的进展恐怕就非常缓慢了。

    这是个体强大所导致的结果,吕树想了想,也许在其他某一个世界也可能有生灵将科技研究到能抗衡神王的地步,但这里确实是没有人在乎这些的。

    “那你说这里的修行者会不会有清理衣服什么的法术啊?”吕小鱼也正经了起来,她好奇道:“如果有的话,那我们不是白做了吗?”

    吕树笑了笑:“我们把肥皂卖给普通人就好了啊,你看这里普通人还占据着百分之八十的比例呢,这就是市场,不需要卖给那些修行者。”

    “也是,”吕小鱼心中忽然有点悲哀,吕树就要制造肥皂了啊……

    还说什么自己是肥皂的发明者,臭不要脸……

    吕树想到了自己的发财门路后便开始兴奋起来:“咱们手里的神钞恐怕还不够住两天客栈的,你那有什么之前的东西可以卖一下吗?”

    吕小鱼警惕的看了一眼吕树:“你想卖啥?我倒是有金条,可这里不要啊。”

    这一点确实很头疼,金子到了这里竟然成了没用的东西……

    吕树想了想:“还有别的吗?”

    “还有一条想要买了送你的皮带,可这里的人穿裤子和咱们那不一样,他们不需要皮带,也不认识什么名牌……”吕小鱼想了半天说道。

    这时候路边竟然有个卖糖葫芦的经过,一串串红色的糖葫芦就插在小贩扛着的棍子上,一群小孩追在小贩身后。吕树乐呵呵朝吕小鱼问道:“吃吗?”

    “不吃,”吕小鱼摇摇头:“咱们的钱还留着有用呢。”

    吕树看向吕小鱼,在灵气复苏前夕,吕小鱼在那场庙会时还吵着要吃糖葫芦,结果这一转眼两年过去,吕小鱼也长大了,懂事了。

    时光会不经意间改变一个人,而吕树认为不管是他还是吕小鱼,都在朝着自己曾经希望的模样改变着。

    吕树喊住小贩:“一串糖葫芦。”

    他买回来塞进吕小鱼手里:“给我留一颗就行了。”

    “嗯,”吕小鱼应了一声,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一切就仿佛世界从来都没有变过,或者说世界已经变了,没变的只是她和吕树。

    那时候他们也很穷,但她知道吕树一定会想到办法。

    原本吕小鱼不是太喜欢这个世界,总有种莫名的排斥,可现在那种排斥忽的就荡然无存了。

    因为吕树在这里啊,有吕树在的地方,哪里还不是一样?

    ……

    有人说我要看世界杯,呵呵,我不看世界杯的好吗,是任小粟要看,我陪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