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静静的看着那黑色重甲的武将,而对方并没有静止很久,而是继续向武卫军冲杀而去,似乎是想将武卫军赶紧杀绝。

    原本黑羽军到来,武卫军应该是在城头防守的,但这支黑羽军精锐来的太过突然了,以至于武卫军还在城外的军营便被突袭而至。

    黑羽军这头黑龙,仅仅一个冲锋便将武卫军给打散,加上叶晓明回城途中刚好遇到黑羽军这种惨事导致武卫军群龙无首,搞得武卫军再难组织起有效的战力……

    吕树也感慨,这叶晓明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起码把他的选荐信给他再死啊?

    现在武卫军连统领都没了,自己找谁要选荐信去?

    只见那支黑羽军硬生生在城外厮杀到了夜里,城内百姓一个个紧缩门户不敢出门,生怕这黑羽军一个不高兴来一次屠城。

    仗着兵强马壮,黑羽军三千人的兵马在一万多武卫军中如入无人之境,往往一个小小的冲锋便能吓的武卫军那群流浪儿们分头逃窜。

    黑色盔甲缝隙有血水滴下,他们的长矛都快染成了红色。

    武卫军的残兵败将们已经逃入深山,希望这支黑羽军骑兵不会弃马上山追杀。

    吕树和李黑炭时刻关注着这边,吕小鱼问他用不用出去看看,但吕树不让她出去。

    这会儿他已经确定那之前与他对视的黑羽军武将是一个一品高手,吕小鱼出去了万一被对方拦下来怎么办?

    眼瞅着黑羽军将武卫军彻底杀溃之后竟然直奔南方而去,连进城的打算都没有。这才是吕宙世界的精锐军队,吕树一眼看过去竟觉得同样人数来看,就算青铜洪流对上他们也只是平分秋色而已。

    不过青铜洪流胜在盔甲是法器,这些黑羽军的可不是。

    吕树看着黑羽军远去的身影想了半天:“这是要从后方去围杀清塞军的,主要目标并不是云安城,他们从这个最弱的地方撕出一条裂痕,其实还是想打南庚城那边的清塞军一个措手不及,这是想要断掉清塞军的后路啊……”

    云安城距离南庚城大概有六百余里,按照这支骑兵的脚力恐怕三天之内就能赶到,这还是非常省马匹脚力的行进速度,这吕宙世界的战马太过彪悍了一些。

    这样一支黑羽军过去,南庚城的清塞军想逃都逃不掉了吧。

    如今的云安城俨然变成了鬼城,整座城池里一点灯火都看不到,死气沉沉。老百姓们躲在家里噤若寒蝉,他们才是战争里最无助的人。

    忽然间身后有青龙寨的帮众跑来:“大王!有武卫军的士兵跑上来请求咱们青龙寨庇护。”

    吕树差点就笑了:“这特么正规军请求土匪庇护?也不嫌丢人吗?让他们走,我们没义务庇护他们。”

    帮众一路小跑走了,正在吕树观察山下情况的时候,那名帮众又跑了回来:“大王,他们说他们会种花生!”

    吕树:“……会种花生了不起啊……走,去看看。”

    吕树来到青龙寨的寨墙之上,墙外的武卫军逃兵黑压压的看不见尽头,吕树粗略一估算这怕是得有三千多人吧……

    武卫军的逃兵一个个都面带希冀的看着吕树,吕树平静道:“你们是正规军,我们是土匪,哪有土匪庇护正规军的道理?就算我想庇护你们,我这山寨也住不下这么多人啊。”

    “不用,我们睡城外就行,只求您不赶我们走!”有人喊道,喊话之人脸上黑黢黢的沾着泥土,一看就是逃命时贼拼命的那种……

    吕树还是想拒绝:“关键是这说出去也不好听啊,我跟武卫军无亲无故的……师出无名啊。”

    这时有人忽然扔上来一个东西,吕树一开始以为是暗器呢,结果主教一手抓住那物件递给吕树,吕树愣住了:“这是啥?”

    “这是叶晓明的虎符印信,如今叶晓明已死,武卫军已散,属下是武卫军副统领之一刘谦之,愿奉您为武卫军新统领!”说着,这名叫做刘谦之的副统领忽然单膝跪地,其余的武卫军也有模有样的跪了下去,刘谦之高声道:“我们这群人都是老老实实跟着您种花生的,愿意出力讨个出路,平日里就见不惯叶晓明的做派所以在武卫军内一直受到排挤和打压!”

    对方似乎知道吕树在犹豫什么,继续说道:“武卫军统领的任命向来松散,属下知道叶晓明头顶上那位贵族老爷是谁,愿替统领大王去递拜帖,只要利益足够,武卫军的统领职位也能买到!武卫军其余人死的死,散的散,正是大王出山的好时机啊!军籍可以假造,虎符印信就在大王手中,我们愿听大王差遣!”

    吕树倒吸一口冷气,这特么是在开玩笑呢吗,自己一个外人,本来想低调的加入武卫军,结果落草为寇了,本来想让叶晓明给自己弄个选荐信,结果叶晓明死了,本来还有点遗憾没了武卫军的正式编制,结果自己阴差阳错眼瞅着就要成为武卫军统领了……

    这吕宙世界是假的吧?!

    今天一天可谓是一波三折,然而吕树现在看着面前的武卫军半点都高兴不起来,甚至还有点怀疑人生……

    他之前确实听李黑炭说过:愿意种花生的武卫军都还不错,起码愿意靠力气吃饭,剩下的那一大半武卫军习惯了不劳而获,所以连种花生都不愿意干,哪怕青龙寨给的财政补贴很优厚。

    所以这一批愿意种花生的武卫军,还是很不错的,也许正是他们还有救,老天爷才会饶他们一命,让他们种地时远离了武卫军军营,逃过一劫。

    不得不说,这就是命啊……

    吕树忧愁的看着寨墙外黑压压的武卫军:“咳咳,真的可以当统领吗?”

    那刘谦之一见这状况便大喜过望,他知道吕树动心了!

    已经站起来的刘谦之赶忙重新跪了下去:“吾等愿为大王种一辈子花生也在所不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吕树有点牙疼,这宣誓的词是不是有点不对?!

    ……

    还有一更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