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站在山体土坡上,整个巨大的平缓山坡上原本覆盖的绿色草地变成了数不清的梯田与屋舍,那屋舍设计摆放的错落有致,看起来甚是美观。

    这种美,是一种整齐的美。

    其实李黑炭和张卫雨他们还是没去看过天罗地网的营地,不然便会被那种整体与个体协调一致的美感征服。

    而此时,李黑炭和刘谦之他们就站在吕树的身后,隐隐拱卫着中心,而张卫雨则是一脸懵逼:“我给你支招是让你弄选荐信啊。”

    “我现在可以给自己写了啊,”吕树平静说道:“虽然过程不同,但结果还是一样的……”

    张卫雨张了张嘴吧欲言又止,说实话他这辈子都还没见过哪支军队的统领亲自去参加剑庐选拔的……

    而且张卫雨想到这里就有点牙疼:“我是让你加入武卫军,没让你收编它啊……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王城?!”

    吕树愣了一下:“那不是早晚都要去吗,剑庐就在王城呢。”

    张卫雨无言以对:“当了统领之后,还是坚持想去剑庐?”

    “去,”吕树认真道:“剑庐是必须要去的!”

    不知道为什么,张卫雨开始期待吕树去剑庐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了,总觉得会出现什么让人难以预料的事情……

    此时吕树好奇道:“我们这不会坑你们的,不至于连口水都不喝吧?”

    说到这里张卫雨就气不打一处来:“那特么是开水!”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199!”

    吕树:“……”

    原来不是连水都不喝,而是喝不成……

    这个时候李黑炭和刘谦之他们已经意识到,原来自己家的统领大王与这群人是认识的,而且渊源甚深。只不过刘谦之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在黑羽军到来之前……自己家这位统领大王哪有半点想要加入武卫军的样子,不是在卖肥皂吗……?

    然而仔细再一想,刘谦之忽然觉得自己家大王似乎从卖肥皂的时候就开始布局了,不然谁卖肥皂敢让正规军帮忙种地?还给财政补贴?

    想到这里刘谦之便觉得有点毛骨悚然,难道自己等人逃过一劫也是自己家大王算准的事情?

    也就是这一瞬间,吕树在刘谦之心里的形象开始变的高深莫测起来……

    而吕树则仔细打量着张卫雨他们,这群选手灰头土脸的尽是疲惫之色,原本的粗布短褂上也多了许多的破洞,头发凌乱。想来是在逃亡的路上吃了不少苦头吧,吕树数了数这群人加上张卫雨总共56人,只是张卫雨跟吕树熟悉,其他人却没见过吕树,所以神情中依然有戒备的神色。

    吕树也发现了,这群人虽然看起来普通,可偶然之间显露的气度却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即便只是56个普通人,吕树却觉得像是在面对一群高手。

    他让李黑炭安排这群人吃饭,而张卫雨小声对身后人说道:“他就是我给你们提到过的那个剑道境界极高的少年。”

    张卫雨身边的人愣了一下:“你不是说他只是个低阶修士吗,还说他是无根浮萍来着,怎么就成了武卫军统领……”

    张卫雨听了有点惆怅:“你这问题的答案,我特么也想知道……”

    说实话张卫雨他们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但如此不按常理出牌让人瞠目结舌的,张卫雨只见过吕树这么一个。

    吃饭的时候吕树乐呵呵坐在张卫雨对面:“你们这是打算去哪呢?”

    张卫雨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们打算往北走,去南都避避难。”

    吕树笑了笑,他知道张卫雨没说实话,这里距离南都尚有一万两千多里,就算是一品高手都得飞上三天的时间,这张卫雨还当自己是那个没见过世面的人呢,只不过吕树也没拆穿:“现在战局怎么样了?你们从外面来的,知道情况不?”

    “南庚城和云安城、广辽城都已经沦陷,清塞军全力突围后不知所踪,如今黑羽军正兵临离阳关下准备攻城,”张卫雨说道:“离阳关是向东进入南州纵深的交通要道,当初南庚城被围困的时候,驻守在离阳关的赤焰军都见死不救,如今兵力完整,应该不会轻易让黑羽军打败。而云安城、广辽城这一线则是向北纵深的路,但他们想一路北上还需要打通‘渭北关’”

    “那你觉得黑羽军会向东去,还是朝北边来?”吕树问道。

    如今两座关隘‘渭北关’和‘离阳关’就像是钳死黑羽军的两扇大门,这也是南州防止西州入侵而专门修建的关隘,俱都屯兵无数。

    “我觉得这次黑羽军所图甚大,”张卫雨皱眉道:“这三年来黑羽军休养生息准备了太久,我认为他们很有可能兵分两路,同时破关!”

    “这么嚣张?”吕树思考道:“那我们所在的这里会被牵连吗?”

    “在对方破关之前应该不会来找你麻烦的,”张卫雨淡定道:“甚至破关了也是要继续攻城拔寨,你们这点力量躲在山里还不够人家塞牙缝呢,根本懒得管你们,除非你们自己出去送死,或者惊动了他们。”

    “哦,”吕树松了口气:“只要这里能太平就好。”

    张卫雨意味深长的看了吕树一眼:“你如今也是一方统领了,这些人握在手中就没点想法?”

    “有啊,”吕树说道:“有想法!”

    “哦?”张卫雨来了兴趣:“说说?”

    “我仔细算过啊,等战乱过去了我就让他们全都给我生产肥皂去,到时候一支军队全都生产肥皂,那钱赚的哗哗的……”吕树已经开始畅想未来了。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66!”

    张卫雨觉得两个人明显不是在说一件事情啊,合着您都成一方小诸侯了,心里想的是卖肥皂?不该是整合兵力做出一番事业神马的吗?

    如今黑羽军来袭,正是乱世将起的兆头,这一场战乱下来南州怕是要重新洗牌的!

    等等!张卫雨愣了半晌道:“肥皂是你弄出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