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张卫雨和吕树对视而立,双方都在思考着利弊,以及对五部功法的判断。

    其他的人已经被吕树挥散开了,现在他们之间所说的话都需要极其保密才行。而张卫雨猜到了吕树的顾虑之后便明白该如何选择,他看着吕树说道:“这其实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那也得看有没有命拿啊,”吕树连天罗都能推那么久,这点功法算个屁。

    张卫雨忽然强调道:“这一次,我们不需要你做任何承诺,也不需要你答应任何条件,只需要让我们来训练他们!”

    吕树沉吟了两秒:“那也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行!你说!”张卫雨严肃的看着吕树说道。

    然而张卫雨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等等……自己送人功法,还得答应对方一个条件?!这特么角色弄反了吧,自己不是来让吕树承情的吗,怎么吕树没承情,反倒自己像是承了对方的人情似的!

    张卫雨静静的看着吕树那无辜的面孔……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66!”

    “你让我捋一捋啊,”张卫雨说道:“怎么我来送功法,还得我答应你一个条件?”

    吕树无辜的看着张卫雨:“你捋吧。”

    张卫雨想了想决定从头开始:“我们要送你五部功法。”

    “不行,”吕树说道。

    “我们不需要你任何承诺,只需要让我们来训练他们。”

    “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吕树摊手:“有什么问题吗?”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199!”

    张卫雨叹息一声:“罢了罢了,什么条件?”

    “条件就是你们免费教,”吕树平静说道:“你看啊,咱们武卫军开销这么大,现在又没什么收入,所以钱很重要……”

    张卫雨思忖着,怎么就成了“咱们武卫军”,怎么搞得他还有点小小的共鸣感呢……

    只是您纠结了半天,最后就是不想掏那每人2000神钞的钱?!

    其实张卫雨不傻,他很清楚问题出在那里,这次是因为他们自己想要把武卫军当做一件精致的玩具来摆弄,虽然他们自己废了,但若是有一支军队能够在他们手中大放异彩,这也算是慰藉了自己的情怀。

    所以导致张卫雨他们看着武卫军那群人,就像是父母希望子女去完成自己已经做不到的梦想一样,给他们最好的东西,送他们走每一程。

    说到底,是他们孤独的太久了,那曾经叱咤风云过的内殿直们从辉煌跌落进深渊,心中藏着巨大的遗憾与伤痛。

    然后到了现在,当他们忽然发现自己一群废人也能再次发光发热的时候,就开始有一点小小的兴奋,还有期待。

    但最关键的还是张卫雨了解吕树,吕树帮过他们,也救过张卫雨本人,算是有救命之恩。

    吕树不归属于任何势力是重点,吕树自己身上也藏有秘密便成了双方建立信任的基础。

    内殿直不为神王以外的任何人效命,而现在他们并不用给谁效命。

    对于张卫雨来说他们是为了情怀,而不是为了利益,他们并没有改变,他们依然没有受到大贵族们的诱惑,他们的忠诚依然属于神王!

    说起来有点矫情,放着荣华富贵不要,偏偏跑到这山沟沟里面练一支稀烂的武卫军,但这恰好保全了内殿直最后的尊严。

    而吕树似乎也看出来了这一点,所以才敢提条件。

    张卫雨平静的看着吕树:“饭总得管吧?”

    吕树立马眉开眼笑:“管管管,这个肯定是管够的啊!”

    “不把盘子端走了?”张卫雨冷声道,他知道李黑炭端他们盘子肯定是吕树授意的。

    “哈哈哈,你看这误会闹的……”

    等到俩人谈完之后,吕小鱼看到吕树朝自己眨了眨眼睛,成了!

    忽然间,吕树更加期待起武卫军以后能走到什么地步了。

    就在当天晚上吕树来到张卫雨他们的屋舍,五十多个人或坐在床上,或坐在地上看着吕树。

    吕树笑道:“合作愉快。”

    张卫雨拍了拍他的肩膀:“关于武卫军的掌控权我们要跟你说清楚。”

    吕树平静下来,这就是要进入正题了,只是谈武卫军的掌控权?这怎么谈?吕树肯定不会把掌控权交给这群人的啊。

    “你别多想,”张卫雨平静道:“我们虽然愿意拿出来功法,但是绝不希望功法外泄,所以武卫军这些人必须在你的掌控之中!我们信任的是你,而不是他们!”

    “这是什么意思?”吕树想了想说道:“你们有什么办法吗?”

    “把他们全都变为你的奴隶,”张卫雨说道:“功法有了,也许你的精神强度无法一下承受这么多的奴隶认主,但是可以慢慢来,只有他们变成了你的奴隶,我们才能真正的放心。”

    吕树犹豫了,他是现代人,不是这个吕宙世界的人。

    所以张卫雨他们认为收奴隶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可他却觉得很别扭,他可没想过要欺压谁,也没想过要当奴隶主。

    他从不希望有人来控制他的自由,所以将心比心,他也不愿意控制别人的自由。

    吕树忽然说道:“我要说人人平等肯定就虚伪了,我不想控制谁,也从来没想过某一天要高高在上的俯视谁,而且我更加认同一个观点:掌控他人生死得来的忠诚,并不是真正的忠诚,当一个人的生命自由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时候他才会发挥出自己最大的潜力。”

    结果刚说完张卫雨他们面面相觑,似乎陷入了某种思考。

    半晌后张卫雨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你跟我们认识的某一位在这方面非常像……她也曾说过跟你意思差不多的话,当然,话与话之间还是有区别的。”

    吕树愣住了,还有谁在张卫雨他们面前说过这样的话吗?

    吕树觉得这其中有蹊跷,却想不明白蹊跷在哪。

    “收奴隶这个不是我不愿意收,而是觉得这样并不是最好的办法,”他说道:“除了收奴隶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我也不矫情,说实话我并不是什么无私的人,虽不想让人给我做奴隶,却也同样不愿意承受背叛。”

    吕树就是这样一个世俗的人,务实的人,他敢于承认自己的私心,也始终坚持着自己的底线。

    “有,还有一种,”张卫雨想了想说道:“盟约,效忠者自愿与宿主签订盟约,宿主无法控制效忠者的行为,只有在效忠者背叛时,盟约深藏在身体里的力量才会将效忠者的根基断绝。你可想好了,这种盟约约束力相对奴隶印记来说就太弱了。奴隶主们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他们在战场中可以想让自己的奴隶去送死,奴隶就得去送死,有些奴隶在战场上天生就是用来当炮灰的。而你如果用了这样一种方法,想要控制军队就得用心经营,他们只不过无法背叛你而已。”

    吕树呼出了一口气,这就已经足够了,他并不需要谁去为他当炮灰。

    忠诚这种东西,不是能用枷锁换来的。要知道天罗地网也并没有把谁收成奴隶,大家慨然赴死不是被逼的,于是英雄这个词汇才有了意义。

    ……

    求月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