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武卫军发现自己家统领大王确实没有收他们为奴之后,都纷纷表示有些遗憾……

    李黑炭在人群里严肃说道:“可能是我们太弱了,大王看不上我们!”

    武卫军的士兵们面面相觑,很有可能是这么回事啊,想想人家仆人都是一品,自己有什么资格做人家的奴隶……

    那怎么办?有些人甚至有点想赶紧修炼,可问题是……他们的功法早就到了上限瓶颈,修炼也没用啊。

    于是大家就有点沮丧,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吕树所说的大机缘是什么,在他们看来,吕树就是机缘本身啊。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生存智慧,他们如草茎般习惯了风往哪吹就往哪倒,然后坚强的生活着。

    而吕树现在想让他们成为一颗颗大树,任重道远。

    张卫雨他们发现,事情已经开始往他们难以理解的方向发展了。

    吕树小声感慨道:“差点就收拾不住场面了,还是你们担心的对啊,差点就发生哗变了。”

    张卫雨看着吕树神情中藏着的那一丝嘚瑟……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66!”

    一群人拉着张卫雨:“别冲动别冲动,你打不过他……”

    虽然吕树不想控制别人的自由,可这么多人哭着喊着要当奴隶还挺有成就感的,回去地球以后他就要跟天罗地网的战友们说:你们不知道啊,我过去以后,茫茫多人的非要当我的奴隶……

    张卫雨对其他内殿直冷笑道:“让他先得意一会儿吧,他不知道盟约也是需要耗费精神力量的,这次就不提醒他分批签订盟约了,我倒要看看一个四品小修士透支精神力后难受的样子!”

    签订盟约的方法他们已经告诉了吕树,而此时吕树开始逐个接受武卫军献上自己的灵魂盟约,吕树忽然感觉自己开始和这些已经献上过盟约的武卫军产生联系,他无法控制对方,却能传递隐约的信号,而这种信号是单方向的。

    吕树心念一动,他并未开口说话,李黑炭却似乎接受到了什么信息一样跑去拿了一张椅子过来给吕树,这便是吕树给他传递的信息。

    吕树忽然意识到,这种盟约……似乎是为战场应运而生的,如果指挥官有这种传递信息的能力,又有非常出色的指挥能力,那么两种能力加在一起便会让军队的战斗力有几何式的增长。

    张卫雨在旁边看着,他一直想看看吕树的精神力极限在哪,通常来说精神力是跟修为有关的,越强大的修士,精神力也就越发的强大。

    一般来说,就算是普通的一品高手也不一定能承受得住一次接受三千多人的盟约。

    可问题是吕树这都已经接受一千多人的盟约了,看着还像是没事人一样!

    有人小声好奇道:“这特么真是四品修士?他已经接受一千多人的盟约了吧,怎么会一点事都没,你们看他的面色,根本没有变化啊。”

    “再等等,再等等……”张卫雨盯着吕树说道。

    此时吕树每接受一个盟约便会认真对对方说道:“如今你们并不是我的奴隶,不是因为我看不起你们,而是希望你们明白自己生命的意义,吃饭是为了活着,活着却不是为了吃饭,迟早有一天你们会感谢我今天给予你们的自由,并且享受它。”

    武卫军的成员们似懂非懂,以他们的文化水平甚至有点理解不了吕树说这话的意思,但不知道怎么的,内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触动。

    因为他们能感受到,吕树那异于这个世界的意识形态,其中蕴藏着名为“意识觉醒”或者是“自由”的魅力。

    因为他们能感受到,吕树在把他们当人看。

    这乱世,奴隶流浪儿被当做人看,已经是一种尊重了。

    而吕树,他虽然没想过到底要依靠武卫军干什么大事,但他忽然有点想让这群人明白一些生而为人的道理,不再甘心做一只蝼蚁。

    这场盟约,从早上延续到了晚上才终于结束,饶是吕树也会觉得有些疲惫。

    只不过当他站起身来的时候有点疑惑的发现,张卫雨他们正惊讶的看着自己……

    张卫雨走过来仔细打量着吕树:“别硬撑着了,我知道你一口气接受这么多盟约肯定不好受。”

    吕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说啥呢,神神叨叨的……”

    说完吕树就去溶洞继续练剑了……留下张卫雨一脸凝重的看着吕树的背影。

    张卫雨不知道,吕树在练剑的第一天,李弦一便说,剑阁一脉修的便是精气神。

    那强大的精神意志与天地共鸣,精神便是剑意。

    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吕树至今没能理解透彻,但这么久以来每天坚持练剑,便让吕树的剑道境界早就到了能够与天地共鸣的层次,也就是一品境界。

    如今他只是身体跟不上而已。

    “这少年有古怪,”有人在张卫雨身后说道。

    “何止是有古怪,简直是处处都透着古怪,不过说实话我还挺喜欢他性格的,挺有意思,”内殿直之一的东晔笑道。

    张卫雨皱眉:“也不知道我们的选择是否正确,我在田埂镇的时候就曾说他如今是潜龙在渊,只不过那时候我认为他距离一飞冲天的时日还有很远,现在……我觉得那一天可能会很近。”

    “想那么多干嘛,”东晔笑道:“他飞的越高,往后对我们的助力越大,只要将武卫军训练出来留一份情谊,等到那位忽然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们也不是一群一无是处的废人了,起码还会有点用。”

    “话说这少年非要去剑庐干嘛?”有人好奇道:“他如今身为一军统领,完全没必要再去剑庐冒险了吧。”

    张卫雨想了想说道:“我总感觉他像是在找寻什么东西,而那样东西牵扯甚大,关乎着一个秘密。原本我也想给他说,其实他没必要再去剑庐,不过我现在不那么想了,我现在有点期待他去剑庐会发生什么事情……”

    “当然,现在当务之急是我们需要制定出计划,让武卫军完成蜕变!”

    ……

    今天只有两更了,任小粟说他想看一下世界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