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武卫军的将士们一开始对于文化课还是蛮期待的,这是个文化普及率不高,却又有些推崇的世界,所以他们曾经做奴隶的时候就特别羡慕那些有文化的奴隶。

    要知道,一个有文化可以当教师的奴隶地位实在太高了,基本不会被奴隶主强迫干什么。

    这种对于文化的尊崇从他们还是奴隶的时代延续到现在,终于被吕树用作业这种神奇的东西给终结掉了……

    一群抠脚大汉手握黑炭制作的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字也写的歪七八扭,李黑炭是最痛苦的一个,他在当奴隶的时候就不崇拜那些有文化的奴隶,他总觉得那些文化人话都不会好好说,心眼还贼多,骂人都不说脏字的太费劲了。

    一次李黑炭看到奴隶主家的西席教师跟别人骂战,骂来骂去让李黑炭这个旁观者都看不下去了,骂人这种行为实在太墨迹了,直接把对方砍了不就完事了吗?

    吕树早就去练剑了,现在对他来说也许一个月内就能突破三品,眼瞅着武卫军的人都在突破,他也有点急了。

    自己作为武卫军的统领,怎么能实力跟大部分人差不多?

    而且攒了那么多的负面情绪值,吕树也想早点达到一品冲破枷锁吃果子啊。

    就在此时,吕小鱼看到李黑炭愁眉苦脸的写作业便乐了,她一直都觉得作业是学生的负担,所以以前上学的时候就特别不想写作业。

    现在看到这么憨厚耿直的李黑炭被吕树折磨成这个样子,吕小鱼笑着走到李黑炭旁边抽过蓝色封皮的账本直接撕掉:“不用写作业了,有人问的话你就说是我撕掉的!”

    李黑炭目瞪口呆的看着吕小鱼,再看看已经被撕碎的账本:“我……已经写完了……”

    “来自李黑炭的负面情绪值,+999!”

    这要换了别人,李黑炭早就砍人了,然而面对吕小鱼却不会。

    李黑炭是耿直,但不是傻,他知道吕小鱼是吕树最亲近的人,而且他也能感受到吕小鱼面对他是发自内心的善意。

    有时候傻人确实有傻福,这说的是憨厚耿直的人总能无意中得到贵人帮助,每次进山打猎的时候李黑炭都老老实实护卫在吕小鱼身边像是跟班一样,正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吕小鱼的善意。

    吕小鱼并不是天生冷漠,她只是觉得这世间充斥着尔虞我诈,唯有吕树值得信任。后来她也发现,其实这世上好人也不少。

    她默默的看着地上撕的粉碎的账本:“……要不你再写一遍?”

    “来自李黑炭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练剑的时候便看到来自李黑炭的负面情绪值,心想自己带吕小鱼离开吕宙的时候,给别人多少洗髓果实无所谓,给李黑炭的一定要多点……

    吕小鱼喊张卫雨等人一起来到溶洞,这还是张卫雨他们第一次正式来到吕树的练剑场所,溶洞的石壁上挂着油灯,那些油脂都是用兽油做的,平时李黑炭会进来添油,其他人禁止入内。

    张卫雨不知道吕树因为什么事要喊他们过来,只是当他们看到石壁上累累的剑痕时便神情凝重了一下,那一条条剑痕中蕴藏着浓郁的剑意。

    仿佛看久了,那些剑痕都会脱墙而出,朝他们斩来。

    “别看,”张卫雨低声说道,他忽然发现自己有些胸闷。

    张卫雨他们都是眼界很高的人,但即便眼界再高,也没法轻视吕树了。

    一个四品小修士随手练剑时造成的剑痕,竟然让他们多看几眼便产生了压迫感,这是何等的剑道境界?

    吕树见他们进来后便从容收剑,他对吕小鱼说道:“给他们说说情况吧,大家也好对局势有所了解。”

    吕小鱼走了一趟外面,因为她是最适合出去探听情况还最安全的人,这次出去一方面是为了吕树要求的作业本,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看看外面的形式,好做出正确的判断。

    吕小鱼平静说道:“离阳关那边太远了我没去,但渭北关这里已经是兵临城下了,黑羽军在渭北关下大量集结,恐怕是想强行攻打进去。我听闻西方天帝端木皇启开口许诺,若黑羽军打下十座城池,那就从黑羽军内选出十位指挥使来当城主。”

    云安城、南庚城、广辽城,这三座城池便如同三角一般夹在渭北关和离阳关之间,而现在渭北关便是黑羽军通往北方的必经之地,如果黑羽军真的对十座城池势在必得,那渭北关就必须要打下来。

    “如何?我们这里是否安全?”吕树问道,他们这里距离渭北关也就一百多里地,还真说不好会不会有黑羽军出现在这里。

    原本吕树在田埂镇的时候便觉得这世界有点小啊,可后来当他知道从田埂镇前往南都便要一万两千多里地时便震惊了,要知道南都位于南州的中心,想要再往王城去,还需要走上一万多里。

    而中国的南北相距总长度也不过是一万一千多里,一个南州,便相当于两个中国?细算起来吕树才意识到这吕宙真的一点都不小……

    张卫雨分析道:“如今黑羽军需要全力攻打渭北关肯定顾不上我们,所以暂时我们是安全的,这个安全周期大概在半年甚至是一年。黑羽军想要将渭北关攻打下来,也并没有那么容易。黑羽军的人数是多,因为西州统共也才两支军队,人数全集中在一起了。但渭北关早就屯了重兵,可谓固若金汤。”

    东晔摇摇头:“但也不能掉以轻心,这天下从来没有攻不破的关隘,我认为黑羽军此次攻破渭北关是迟早的事情,等渭北关一破,黑羽军首先要做的就是牢牢守住渭北关,然后将离阳关与渭北关夹角中的这片地带给经营的滴水不漏,只有将背后的事情处理干净,他们才能放心继续北上。”

    “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大概也就是半年时间,”吕树点点头:“那一切都需要抓紧了,敢在黑羽军到来之前将武卫军练起来,我不信黑羽军会倾尽全力进山横扫整片山脉,到时候我们实力强了也好有周旋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