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思忖着,半年,足够他提升到二品巅峰了,一品也不是不可能。

    此时的吕树在剑道境界上一日千里的前行着,关于修炼这件事情,他已经心里有数。

    而张卫雨等人默默的对视一眼,他们发现这少年尽管只有四品的实力,却有着并不符合四品小修士的沉稳与自信。

    这货真的只是个四品吗?怎么看都不像,可事实又摆在那里。

    张卫雨等人一开始以为吕小鱼就是帮助吕树管管账目什么的,其他事情帮不上什么太大的忙,然而这次他们发现自己可能真的误会了。

    能在黑羽军步步为营的战局之下出去溜达一趟,还能全身而退的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不过他们很欣喜,原本还担心窝在这个山沟里没法得知外面的情况,现在则不用担心了,因为有了消息来源。

    当他们知道时间大概只剩下半年之后便开始更加卖力的操练武卫军,武卫军的日常就变成了每天上午一个小时学习文化课,一个小时写作业,两个小时处理庄稼,然后下午到晚上的功夫练个半死。

    慢慢的吕树还要求张卫雨他们在训练之后进行心理辅导,每个队60人为一个单位凑在一起,轮流讲述自己的苦恼和心路历程或者是其他的东西……

    一开始大家还都有些羞涩,说这玩意干啥呢,结果慢慢也都习惯了,甚至还有点享受这种集体的生活。

    吕树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他们,希望这群人对武卫军这个名字有归属感,有集体感。

    训练军队绝不是提高战力那么简单,战争也不是哪支军队实力高就一定会赢那么简单,张卫雨等人发现吕树的歪点子层出不穷,可武卫军却非常配合的越来越团结。

    直到半个月后,所有人的实力都登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包括刘谦之在内的九名三品,全数进阶到了二品,整支队伍最低的实力也是四品以上,如今,武卫军的硬件实力已经追赶上了当初的青铜洪流,虽然人数没有青铜洪流那么多。

    “现在还只是开始,以我们的方法练下去,半年之后武卫军便是全然不同的样貌了,”张卫雨有些自豪的说道:“你算是捡到便宜了,他们卡在瓶颈那么多年却没人愿意摘果子,现在在你手里一个个都开始了实力跃进。”

    吕树乐呵呵的看着那群武卫军士兵写作业,也没顾上搭理张卫雨。其实他很清楚自己确实捡了便宜,这群武卫军不是没有感恩之心的人,自己让他们多年未动的修为提升,这群人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当然,还得益于张卫雨等人的训练以及功法。

    这就是吕宙世界的底蕴啊,吕树感叹道,地球确实还无法与吕宙世界相提并论。

    “不过也别高兴的太早,刘谦之那样的二品在半年内休想达到一品,甚至他们9个人中,有没有那个悟性和资质到达一品都难说,也许一辈子就卡在二品上面了,”张卫雨看了吕树一眼继续说道:“从今天开始他们必须加倍刻苦训练才行,而且得每天忍受着痛苦,预计5个月之后,如今四品的士兵才会有第二次质变。要不文化课的事情先缓一缓?优先训练?”

    “不急不急,”吕树笑道:“文化课绝对不能松懈,还有每天布置的作业一定要让他们按时完成,这件事情非常重要。”

    张卫雨心想吕树在团队建设上面真的是不遗余力,不像有些统领那么短视,只要求实力的提升,而吕树则是更加长远的希望整个军队的综合素养齐头并进……

    所图甚大啊!

    事实上,吕树并没有想那么多……

    训练与生活全都走上了正规,武卫军士兵们进入新的品阶之后便有了新的经脉运行路线,他们才刚刚能做到在长途奔袭中不走火入魔,结果又要重新开始。

    山下又响起来了所有人嗷嗷乱叫的声音,如今已经二品的李黑炭声音尤其大。

    只不过大家慢慢发现张卫雨让他们这么做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他们经脉破而后立之后,进境确实太快了。

    寻常人根本受不了这负荷,可张卫雨却有草药油脂这样的后手。

    吕树在想一个问题,若是自己突破枷锁后拿出洗髓果实,那这武卫军最终会走到哪种高度?

    只不过洗髓果实可不是说拿就拿的,如在地球上一般,这吕宙世界的威胁太多。

    慢慢的,这群人又再次适应了新的功法路线,也没有了走火入魔。于是张卫雨又让他们背负巨石越野,一立方巨石便有两吨多重。

    虽然这些人的负重能力早就超过了这个重量,但问题在于……越野的时间是漫长的。

    也许他们拿起石头并不费力,但扛着跑上五个小时,那就非常痛苦了。

    这种训练方法针对的是二品以下的那些人,例如李黑炭和刘谦之等人在二品之上便不用这么做了,往后的日子循序渐进便可。

    一天训练下来,武卫军全体又是练了个精疲力尽经脉胀痛……

    以前,大家都是抢着去种地,谁也不愿意当暗哨和斥候,因为相比起来,还是种地更安逸啊,现在大家都是抢着出去当暗哨和斥候,因为那样可以休息一天,那种一天不用训练的感觉,简直太爽了啊。

    就在此时有斥候匆匆跑回吕王山,身形敏捷矫健,他见到吕树后气喘吁吁说道:“南方30里处出现不明番号的军队,大约一千多人,不是黑羽军!”

    吕树愣了一下:“不是黑羽军能是谁?”

    “清塞军!”张卫雨笃定道:“只有他们可能出现在这里,之前刘宜钊便带着清塞军突围,然后人间蒸发了,现在想想,应该也是进了这片山脉!”

    吕树凝重道:“不能让他们过来吕王山,双方并没有什么共同利益,而且一山不容二虎,全体集合进入溶洞,把清塞军赶走!”

    吕树在想,若清塞军赖在这里不走了怎么办,难道自己多养活一千多人吗?那可是一千多张嘴要吃饭的啊!

    而且,武卫军也是该实战练练兵的时候了,虽不杀人,但增加些实战经验总归是好的。

    30里外的刘宜钊正行走在山间,忽然一股凉意从背后涌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