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清塞军脱离战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在他们离开南庚城之后,便有一小队黑羽军的精锐紧紧的跟在后面,这时候刘宜钊便意识到黑羽军此次是对南州的十座城池势在必得,所以才这么煞费苦心的要将后方清理干净。

    若是寻常时候,黑羽军根本没必要追杀这么一支残军,因为清塞军摆明已经不会再参战了。

    但是黑羽军的主帅不放心,他们的图谋太大,容不得后方出现什么闪失,要解决所有隐患。

    所以清塞军在群山之中兜兜转转,耗费了足足半个月才将身后的黑羽军甩掉,然后迅速向北进发来到吕王山。

    刘宜钊的目的地并不是这里,他想要一路北上,哪怕艰难辛苦一点也要把自己身后的这群士兵给带回安全区域。

    如今他就是放心不下这些长年跟着自己的士兵,若是只有他自己,这天大地大总归有一品能去的地方。

    结果就在此时,刘宜钊忽然皱起眉头,因为他感觉到有人在偷偷窥视着他,只是还没等他所有动作,对方便消失在了一个山洞里。

    “统领,”亲卫也看到了那边的动静:“要不要追进去?”

    “不用,”刘宜钊摇摇头:“这地方人迹罕至,可能是在这里躲避战乱的百姓或者流浪儿,只要不是黑羽军,我们就不用太过担心。”

    “万一……”亲卫小声说道:“万一对方能够产生威胁呢?”

    刘宜钊笑道:“既然不是黑羽军,那还能有什么威胁,难道这里还能蹦出来一支军队?哪支军队会驻扎在这里?”

    半个时辰后,刘宜钊看着面前漫山遍野的武卫军,笑容渐渐消失……

    “来自刘宜钊的负面情绪值,+666!”

    李黑炭站在队伍前面拿着一张纸大声念道:“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但本着友好合作……自愿、诚信、平等、互惠互利的原则,希望你们不要再继续前行,不然我们就要打人了!”

    刘宜钊面色铁青的看着山上的那群人,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身旁的亲卫犹豫了一下说道:“这里还真特么有一支军队,也不知道是哪里的……”

    “武卫军,”刘宜钊面色平静的说道:“如今不归属于黑羽军还出现在这里的,除了跟我们一样丢失城池的武卫军,还能有谁?”

    “咱们怎么办?”亲卫说道:“如果是武卫军的话,咱们完全不用放在眼里,那支军队早就从骨子里烂掉了。”

    刘宜钊明白他亲卫的意思,就是干脆要将这支武卫军给杀溃,打开堵住的去路。

    只不过刘宜钊点点头:“传令下去,让武卫军再尝尝兵败如山倒的滋味,什么时候武卫军也敢挡我清塞军的去路了?不过不要枉造杀戮,打溃他们就好了。”

    在刘宜钊看来武卫军根本就没什么好同情的地方,而且他也从来没把武卫军的那群渣滓当做友军,因为那些人还不配当他的友军。

    若不是武卫军随随便便就丢了云安城,他清塞军现在说不定还有三千多人呢。

    当初他从南庚城突围而出,迎面便遇上了绕道而来的黑羽军,武卫军足有两万多人,竟然连三千人都挡不住,简直就是废物中的废物。

    想到这里,刘宜钊神情更冷,但他现在不想杀人,因为要真的不死不休了,自己手下这些将士们也会出现伤亡。

    如今的清塞军,再死一个人他都会感觉心疼。

    然而清塞军刚准备杀出去的时候,便见到那漫山遍野的武卫军忽然撒丫子往后跑去,等到清塞军追到之后,满山的人都如同人间蒸发了似的……

    刘宜钊拨开一堆草丛,赫然露出里面掩藏着的洞口,亲卫惊异道:“这些人是属兔子的么,怎么一眨眼就全不见了,统领,我们要不要追进洞里去?”

    刘宜钊兀自走进一个洞中,他拿法器照亮这地下溶洞,原本他以为这是武卫军挖出来的通道,结果现在看起来并不是,这些洞穴是天然形成的,却被武卫军给利用了。

    他又往前走了走,此时还能听到溶洞里远处传来密集的脚步声回响着,结果还没走两步刘宜钊便发现这溶洞四通八达,规模极大!

    “不要追,”刘宜钊出来后摇摇头:“下面的洞穴所通甚广,我们不熟悉路径,搞不好会在下面迷路。”

    此时李黑炭抄近路屁颠屁颠的跑回了吕王山,见到吕树后便大喊起来:“大王,清塞军要和我们动手了!我们怎么办?”

    吕树愣了一下:“他们多少人?”

    “粗略估算一千人!”

    “咱们多少人?”

    “三千二百多人!”

    “那还说什么,揍他们啊!”吕树没好气的说道,他现在觉得武卫军压根不缺实力,以现在的武卫军硬实力来看,就算是黑羽军也比武卫军稍弱一些。

    这就是为什么张卫雨会说吕树捡便宜了,当初武卫军最早的那位统领为什么喜欢招募流浪儿?因为流浪儿的实力普遍要高一些啊,尤其是那些跟着大贵族的,平日里修行可比士兵强多了,作为大贵族的私有财产,享受的资源都不一样。

    当然,若不是有新的功法和张卫雨他们的辛苦努力,武卫军的实力肯定还是不行,但这不是已经都突破了么……

    所以现在武卫军缺的不是实力,而是勇气。

    李黑炭挠挠头:“那我们揍一下试试看?”

    “去吧去吧,”吕树挥挥手,然后小声对吕小鱼说道:“让安东尼、贾桑伊、主教保驾护航一下,悄悄的,别让他们心里有依靠。”

    都说慈不掌兵,吕树也在学会放手让他们成长,但问题在于好不容易练出来的兵,也不能说死就死了吧。

    吕小鱼点点头便钻入了地下,与此同时,得到吕树指示的张卫雨等人已经在溶洞之下某处空旷的地方建立了指挥部,所有人都将得到他们的指示去偷袭清塞军。

    既然是两军之间的战争,那当然不能毫无章法的随便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