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支军队的崛起,一定是踩在尸骸之上的,只有见了血,然后用一次次的胜利来完成自己的蜕变。

    如今清塞军来的正是时候,他们远道而来缺吃少穿,而武卫军却以逸待劳,平均的综合实力不如武卫军,人数还没有武卫军多,这就刚好让吕树放心的练兵。

    吕树虽然没去溶洞里,然而现在他与武卫军已经达成盟约,即便不去现场也能纵观全局,甚至看的比张卫雨还要清楚。

    这个时候吕树一边练剑一边分心旁顾,他在琢磨张卫雨的一个又一个命令,试图学习对方的指挥手法。

    在指挥上面吕树并不是很在行,但他愿意学习,地球那边修行历史没有这边悠久,学的多了他也好把先进的修行战争指挥手法给带回去……

    吕树尝试着让李黑炭他们夺了一杆长矛,然而他发现即便精锐如清塞军也没配备法器长矛。

    这就是吕树惊讶的地方,地球上随便开启个遗迹都那么多的法器,原本他以为吕宙世界应该是法器遍地,结果发现并不是这样。

    反而那地球上的遗迹里,就像是一个个被人精心埋藏的宝藏一样,等待有人去挖掘。

    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此时武卫军不断的骚扰,清塞军的人数眼瞅着越来越少,而武卫军则像是打出了气势一样。而山上的山歌不断,哥啊妹的感觉今晚就能喜结良缘了似的……

    清塞军的将士们就身处这个环境里面,一边感受着生命的威胁,一边听着山歌……差点就要崩溃了……

    就算跟黑羽军打仗都没这么大的压力,首先,即便是黑羽军也没有武卫军的综合实力高,现在这些人把实力全用在了速度上,偷袭之后一击即走毫不停留,根本追不上。就算追上了,对方也有二品断后。而且这些武卫军贼精,偷袭了几次便摸透了清塞军的实力分布,专挑薄弱的地方偷袭。

    清塞军的将士们就想不通了,武卫军不是出了名的弱军吗?怎么这才多久没见,一个个都像是蜕变了一样?

    其次,实力高也就不说了,实在是唱山歌让人太受不了,你打仗就好好打仗,还有人唱歌助兴是怎么回事。

    武卫军自己清楚,那些战友是得了张卫雨的命令要干扰清塞军的,而且确实干扰的很成功。但清塞军不知道啊,他们就觉得你战场里面还能分出来这么多人有余力唱歌,就仿佛跟自己打仗是在娱乐一样……

    清塞军的阵型在越缩越紧,所有人手持着长矛严阵以待,当清塞军结成枪阵的时候便没有那么好偷袭了。

    身处指挥室的张卫雨皱起眉头,他没想到这清塞军竟然比想象中还难对付,按道理说清塞军现在突围之后应该已经是强弩之末,然而斗志却始终未失。

    这便是一个优秀将领的带兵能力了,张卫雨寻思着以前也没发现刘宜钊竟然还有这方面的才能。

    眼瞅着武卫军拿枪阵没什么办法,张卫雨命令最后留守的一批人:“投石,破阵!”

    半刻钟后,一个个武卫军背着他们平时训练的巨石跑上了山头,毫不犹豫的丢掷了下去。

    每块石头都有两吨多重,从高空砸下就算是修行者也不敢硬抗,虽不致死,但阵型却乱了!

    不是清塞军不够精锐,而是武卫军此时占了地理和人数的优势,本身就立于不败之地。若是刘宜钊料到这里有军队驻扎还可以绕路,尽量在山间开阔地与武卫军作战,然而这不是没想到会有军队在这里驻扎吗……

    清塞军不得已只能躲避巨石,当枪阵一乱,下面躲在溶洞里的武卫军就再次冲了出来!

    刘宜钊站在战场之中冷静的纵观全局,他发现武卫军其实还是那支武卫军,因为这些人与他印象中胆小怕死的武卫军士兵完全一样,只不过对方的指挥官很聪明,先一步提升了他们的实力,又让他们始终捡软柿子捏,让武卫军的士兵慢慢觉得自己很强,胆子也就慢慢大了起来。

    刘宜钊很清楚现在武卫军缺的就是一个练兵的过程,而清塞军又刚好送上门来,不管是实力还是人数都非常符合对方的需求。

    这背后有大人物撑腰,首先能让武卫军迅速全体突破就不是什么小手段,他知道功法,可这么快突破是会损伤经脉的。但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武卫军的士兵一个个精神饱满,根本没有痛苦的样子。

    刘宜钊笃定有这位大人物在那里,武卫军崛起是必然的,如今清塞军打不过他们,日后黑羽军也有可能败在他们手中,再然后……谁知道对方有没有什么更大的图谋?

    大势已去,这是刘宜钊对清塞军的判断。

    此时他内心有些落寞,经营十多年的军队,一场战争毁于一旦,而且偏偏当了别人的磨刀石。若是清塞军编制齐整,就算这武卫军实力高又怎么样?

    刘宜钊忽然朗声大笑道:“我清塞军愿意认输,刘某此番输的虽有不甘心,但我愿孤身一人离开清塞军,希望各位给清塞军留一条活路。”

    说完,他便负手而立等着对方的回应,即便认输,刘宜钊也始终保持着骄傲的姿态,因为他曾是王座之下的御龙班直。

    清塞军的将士们都安静的看着刘宜钊,他们知道自己这位统领非常傲气,如今竟愿意认输,不过是为了给大家换一条生路而已。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就在此时……

    “小妹生得像枝花,偏偏嫁给矮人家……”山歌从山上飘摇而来。

    隔壁山上歌声又起:“心想好好找一个,不妨嫁着矮疙瘩……”

    刘宜钊:“……”

    “来自刘宜钊的负面情绪值,+666!”

    万籁俱寂的山中,只有武卫军还在尬唱着,刘宜钊无语的看向山上,这特么说正经事呢,你们能不能停一会儿?

    此时的清塞军身处吞云岭,四面尽是山歌,却无法背水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