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此时,刘宜钊看到张卫雨他们之后更加坐实了自己的猜测,差点就膝盖一软给吕树跪下了。

    张卫雨赶紧对他摇头:“这个不是王。”

    吕树不乐意了,这咋还有人要挑战权威呢,是你张卫雨飘了还是我吕王提不动刀了:“我不是王,难道你是啊?这里是不是吕王山?你姓吕还是我姓吕?”

    张卫雨简直一脸懵逼,大家说的王就特么不是一回事好吗!你说的是这吕王山的王,我们说的是吕宙天下共主的神王啊!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66!”

    只有张卫雨他们知道刘宜钊在误会什么,可张卫雨他们撞见吕树真的只是巧合啊,他们离开田埂镇是因为这次黑羽军实在太凶猛了,呆在那里只会是白白牺牲。

    然而吕树这话听的刘宜钊眼睛一亮,这是承认了啊?!而且真的姓吕!

    这吕宙世界缘何叫吕宙?只因为王城建立后老神王一句话便给改了称呼,以前是叫宇宙的啊!

    张卫雨翻了个白眼,得了,这误会是越闹越深……

    刘宜钊开口对吕树说道:“我清塞军愿合并进入武卫军,如若大王不放心,我刘宜钊可当大王的奴隶,为大王征战四野!”

    都说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吕树沉吟了两秒:“你是不是为了我这盛世美颜才说出这番话,请你放尊重一点,我不是那种人。”

    刘宜钊哪管那么许多,枯等十来年,如今终于将黑夜盼走,等到了黎明,哪还管对方说什么?他单膝跪地:“王说什么就是什么,刘宜钊愿听王之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张卫雨等人赶紧一拥而上把刘宜钊架走:“那个……大王,我们私下沟通一下!”

    刘宜钊也没有挣扎的特别强烈,心想张卫雨等人是不是有事情要交代,难道自己刚才做错了什么事情?

    而吕树看着张卫雨等人的背影忽然笑道:“原来张卫雨他们真的是神王身边的人,只不过那刘宜钊恐怕是认错人了吧,我们该怎么办?”

    吕小鱼想了想说道:“给神钞就行,我算了一下咱们第一批庄稼还需要两个月才能成熟,中间会出现一个月断粮,如果有神钞我就可以去渭北关后面采购粮食了。”

    “对,神钞重要……”吕树点点头:“甭管怎么样,刘宜钊也是拿出数百万神钞的人啊……”

    吕树平静下来,他知道这之中可能闹了什么误会,就刚才吕树观察刘宜钊表情在张卫雨等人出现前后的变化,他估摸着是张卫雨的身份导致刘宜钊产生了什么误会。

    所以,如果没猜错的话,其实刘宜钊与张卫雨早就相识,还都是老神王身边的人。

    越来越复杂了啊,吕树感慨了一声,本不想和张卫雨他们扯上什么关系的,现在好像越扯越深了。

    吕树不傻,他只是想隔岸观火。

    ……

    山沟里,张卫雨严肃道:“虽然我不知你得了谁的指示去经营南庚城,但我必须要说明,我与这吕树确实是偶然相识,而且在田埂镇便分别了,并没有过多瓜葛!”

    刘宜钊摇头:“我不信,你们都在骗我!当年你们就骗我,现在还骗!”

    刘宜钊当年就是张卫雨他们带出来的,23年前的事情是张卫雨他们内殿直去做的,因为不想牵连其他御龙班直,所以就哄骗他们说只是执行普通的任务而已。

    “我特么当年是为了你们好啊,”张卫雨有点火大。

    “嗯,”刘宜钊点点头:“我不知道大人这次还是不想让我卷进这场争斗,但我刘宜钊并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人。”

    张卫雨听了便是一懵逼:“我就说不清楚了是不是?”

    “那大人告诉我,既然你们在田埂镇分别,为何会一起出现在这里?”刘宜钊平静问道,英武的脸庞上尽是坚毅的神情……

    “我们来这里是为了躲避黑羽军,碰巧撞上了他,”张卫雨耐心解释道。

    “这么巧?”刘宜钊平静问道。

    “……就是这么巧,”张卫雨自己说这话都有点牙疼,是啊,吕宙那么大,怎么还就碰巧和吕树撞上了呢?

    “那我再问张大人,各位既然真是那么巧碰到这位吕树,那为何会留下来帮他训练武卫军?”刘宜钊很冷静,而且非常相信自己的判断。

    张卫雨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你看是这样啊,我给你说一下过程,我们逃进来了以后遇见了他,然后当时饿的不行了在他这里蹭顿饭吃,结果吃到一半,他听说我们要走,就让人把饭盘子端走了,然后……”

    刘宜钊笑了笑打断道:“这怕是张大人编的吧,世上哪有这种人?”

    张卫雨当时就差点吐血了,他痛心疾首的说道:“他真的就是这种人啊!”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999!”

    “各位休要再提,”刘宜钊说道:“各位大人能为吾王做的事情,我刘宜钊同样能做到,我知道你们还不相信我,但是没关系,时间会证明一切。而且我刘某心甘情愿当奴隶,只要成了奴隶,便无法背叛了吧?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我的忠诚。”

    在刘宜钊看来,张卫雨他们不告诉他吕树的身份就是怕他对吕树不利,这是为了保护吕树……

    说完刘宜钊转身就去找吕树了,这次张卫雨他们想拦都拦不住,毕竟他们只是普通人,而刘宜钊却是实打实的一品。

    张卫雨等人在后面面面相觑:“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东晔无奈道:“当初骗了他,现在他不相信我们了,而且他先入为主的认为一切巧合都是编造出来的,就是为了保护吕树的身份,现在说什么都不好使了。问题的关键在于,如果换做我,我也不相信这一切都是巧合,可他偏偏就是巧合……”

    有人忽然说道:“等等,你们有没有想过,要不我们干脆将错就错,将吕树当成新王,然后把他推到前面去当挡箭牌,等到新王出现时,便没人会注意他了!”

    张卫雨听了之后严肃起来:“闭嘴,这种争斗关乎生死,不要害了无辜之人的性命!你我都知道吕树是好人而且前途无量,我们的事便是我们的事,你忘了老神王的教诲了吗?”

    那说话之人沉默了一下说道:“是我糊涂了,以后不会再提。”

    ……

    最后三天啦,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