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当刘宜钊被张卫雨他们拉走的时候,吕树觉得张卫雨应该会把事情说清楚,结果他看到面前一脸坚定神情的刘宜钊时忽然明白……这事说不清楚了……

    刘宜钊很聪明,然而正是因为他很聪明才能抽丝剥茧般的将所有细节巧合联接在一起,换了李黑炭,根本想不了那么多。

    而且因为他聪明且自信,所以也就理所当然的相信自己判断的那一切,就连别人解释都不会太相信了。

    关键点在于,首先张卫雨他们以前就骗过刘宜钊,所以算是有前科,其次,张卫雨他们都有点难以解释为什么会这么巧合。

    这不是巧了吗这不是,张卫雨也在想,怎么就在吕王山碰到了吕树呢。

    刘宜钊对吕树平静说道:“请您接受我做您奴隶的请求,这样一来大家才能相信我的忠心从未变过。”

    吕树有点牙疼的说道:“是这样的啊,你听我解释一下,我们之间可能真的有什么误会,而且我是不会收奴隶的,我觉得那样不好。”

    刘宜钊眼睛一亮,当年老神王也不收奴隶啊,御龙班直全都不是奴隶身份,如今这不是历史的重演吗?他问道:“那您是如何控制武卫军的?”

    吕树说道:“盟约啊,他们都不是我的奴隶。”

    当年,御龙班直也是签订了盟约。

    “完了,全完了,”张卫雨等人在不远处听到吕树说这话的时候就开始感慨,这特么越来越难解释了。

    刘宜钊单膝跪地直接启动了签订盟约的术法:“请您接受我的盟约。”

    吕树心说自己万一收了这刘宜钊当小弟,以后对方知道真的是闹了误会,岂不是要恼羞成怒?怎么办呢?

    “接受吧,”张卫雨无奈道:“盟约是可以解除的。”

    张卫雨想的是,先让吕树接受了再说,不然这场闹剧还不晓得怎么收场呢,如今武卫军若能得到刘宜钊这样的一品高手,再把清塞军合并进来,那力量就涨的太多了。

    虽然这事让人很蛋疼,但张卫雨觉得真相迟早会水落石出,吕树又不是什么坏人,到时候让吕树解除了盟约就好。

    然后,清塞军与武卫军忽然就和解了,刘宜钊飞回清塞军所在的吞云岭,将一千多名清塞军全部带到了吕王山,让他们每个人去跟吕树签订盟约……

    吕树一脸懵逼:“这么草率的吗?”

    他都感觉刘宜钊像是迫不及待的要把清塞军交到他手里面似的,事实上刘宜钊也确实是这么想的,当年他驻守南庚城苦心经营就是为了等到荣耀的那一天到来,他能派上用场,只不过可惜的是,清塞军如今只剩下一千多人。

    清塞军的将士们也是一脸懵逼,刘宜钊身上背负的东西,他连自己亲卫都不曾提过一个字,而现在刘宜钊对他们的说法是,刘宜钊认主了,以后吕树就是大家的大王,谁也不许违逆……

    刘宜钊是很认真的在跟清塞军将士们解释,而且清塞军的将士们也发现自己家统领没有在开玩笑,似乎吕树在刘宜钊内心里的地位真的很高……

    直到这时候,刘宜钊还在对清塞军的将士们说:“早晚有一天,你们会感谢我的决定,也会明白自己的未来,身上会承载着多少的荣耀……”

    这番话给清塞军将士们说的一愣一愣的,自己家统领今天怎么神神叨叨的?

    张卫雨看着这一幕幕叹息道:“这小子其实还跟当年一样执拗。”

    刘宜钊忽然看向张卫雨:“张大人也不要吝啬了,我清塞军也需要功法,很多人卡在瓶颈七八年了,可否教他们?”

    “教教教……”张卫雨无奈的挥挥手,其实他明白,如果刘宜钊是自己人,那么清塞军才是嫡系部队啊……现在全变成吕树的嫡系了,只希望吕树以后真能帮到大家吧。

    而后,刘宜钊主动要求将清塞军打乱编入武卫军,从今天开始,清塞军便彻底烟消云散了,只余武卫军独存。

    吕树认为清塞军的融入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为清塞军有自己的精神,而且陌生人之间总是缺乏信任的基础。

    就像是一个学生刚刚来到了新的班级,亦或是一名新员工刚加入了新的公司,总会有些不适应。

    但吕树觉得现在黑羽军的威胁迫在眉睫,必须尽快让清塞军融入。

    于是,吕树召来张卫雨、李黑炭、刘谦之、刘宜钊等人商量对策,这时候他终于有点一军统帅的觉悟了。

    然而张卫雨并没有跟吕树谈清塞军的融入问题,而是分析道:“既然黑羽军一直在围剿清塞军,那么也一定知道清塞军进了这座山脉。现在黑羽军的重点是攻打离阳关和渭北关可能还顾不上我们,但一旦关破,那么对方肯定要清理后方,第一件事情就是来清塞军可能隐藏的地方。所以之前所说的半年之期,可能要往前提一提了。”

    吕树愣了一下转头问刘宜钊:“你觉得黑羽军是否能拿下离阳关和渭北关?”

    “能,”刘宜钊笃定道:“这次黑羽军有备而来,而离阳关和渭北关内人心不齐,虽有关隘之险,但问题在于南州的一品高手如今都还聚集在南都,并没有南下参战,而黑羽军不一样,他们的一品客卿早就在军中随行了,甚至成为了指挥使。我认为您现在可以派人给渭北关的统帅送去信函,就说您会在后方干扰黑羽军,但是武卫军统领已死,您必须要官方认可的统领身份,这个时候渭北关巴不得有人送死给他们牵制黑羽军,所以一定会帮您解决这个问题。”

    “到时候清塞军的将士直接由您编入名册提交上去即可,”刘宜钊补充道:“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然战后您想坐稳武卫军统领的位置,就需要花更大的代价了。”

    吕树点点头,刘宜钊是个聪明人,一开口便替吕树想到如何解决当下他尴尬的身份问题,因为躲在山里,所以吕树的武卫军统领身份一直都是自封的,并没有得到南州官方任命。

    而且说是在后方牵制,那也不过是说辞罢了,自己就窝在这吕王山,谁又能把他怎么样?

    “黑羽军多久能把渭北关打下来?”吕树问道。

    “三个月!”刘宜钊笃定说道。

    就在此时张卫雨开口道:“大王,既然时间如此紧急,那是不是可以把文化课先停一停,让武卫军的将士们先以修行训练为主?”

    吕树一听就急了:“不行!绝对不行!”

    等大家一起开始商量如何让清塞军融入的时候,吕树小声对小鱼嘀咕道:“这张卫雨是不是疯了啊,什么时候体育课老师还敢占文化课了……?!”

    吕小鱼:“……”

    ……

    今天就一更了,休息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