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一瞬间吕小鱼仰头看到吕树流出鼻血的痛苦样子想要含怒出手安东尼浑身的能量都要爆炸了一般而贾桑伊也随时都准备具现出一切可以战斗的力量。

    然而对方似乎并没有打算恋战仅仅是冷冷的丢下一句英语便继续朝血池赶去:“不要碍事。”

    话语里没有丝毫的情感似乎只是做了一件不起眼的事情而已。

    吕小鱼准备动手却被吕树阻止:“不要动手是a级!”

    吕树是易感知体质当他发现对方的时候便已经感受到了浓烈广博如海洋般的能量波动这种感觉吕树只在陈百里、李弦一、聂廷身上感受到过!

    然而吕树很疑惑对方并没有下杀手却也没有丝毫在意吕树他们会被伤的多重这种感觉非常诡异好像对方出手就仅仅是要把吕树他们留在这里而已。

    而且这是哪里忽然蹦出来的a级?!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世界上只有三个a级的时候第四位忽然出现了!

    “带我上去”吕树有些虚弱道他感知到对方已经离开这里继续前往血池了。

    吕小鱼眼里全是心疼与愤怒然而她却很清楚吕树为什么不让她出手在这方面吕小鱼从不任性。

    两人回到地面吕树不再去思考自己的内伤说道:“他必然是冲着血池那边去的然而没法确定是敌是友万一两个a级联手对付老爷子那就出事了!我们赶紧过去!”

    吕小鱼此时却要比吕树平静:“加上我们也未必能有什么作用你……不能有事……”

    吕树沉思两秒便笑道:“就算没用可也不能辜负别人的善意啊。我们修行什么的……不就是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吗?这世界上真心对我们好的人不多老爷子不能死。”

    也许这是个借口也许这是理由但一切都不重要即便打不过这个a级吕树也不能看着老爷子一个人面对如此凶险的境遇。

    就算是为了……那碗归家时的番茄鸡蛋面吧。

    吕小鱼也笑了起来:“你去哪我就去哪。”

    吕树将嘴里的血沫吐在了地上神色平静的与吕小鱼并肩朝血池那边奔去。

    忽然间血池方向传来剧烈的爆炸声能量波动宛如平地惊雷般在吕树的感知中忽然卷起如同蘑菇云般的景象:“打起来了!”

    只听血灵愤怒嘶吼:“傀儡师你怎么可能还活着!你竟然与人类联手!”

    一个冷漠的声音说道:“你都可以躲在这里苟延残喘我为何不能活着还不跟我走?”

    李弦一、血灵与完全陌生的a级在空中三角而立谁都不愿意与谁太过靠近李弦一皱着眉头看向这陌生的a级强者对方浑身笼罩在黑色的袍子里黑色袍子上镶嵌着金色的滚纹可诡异的是这名强者身边竟然还有一个人静静肃立在空中从未发声而那人浑身笼罩在钢铁色泽的盔甲里气息恐怖!

    结合对方傀儡师的称呼李弦一有理由相信那是一具傀儡而a级强者的傀儡绝对不容小觑。刚才便是这钢铁铠甲里的傀儡一拳轰出便锁定血灵气机若不是血灵反应快恐怕此时已经丧失战斗能力了。

    只是李弦一忽然皱眉收手琢磨不透的事情便不愿意插手虽说血灵必然是敌人可敌人的敌人未必就是朋友!

    血灵已然说了这傀儡师并非人类!

    之前李弦一斩杀地表炼狱血妖的时候便觉得这遗迹里有太多纹路眼熟而此时血灵与傀儡师的出现虽然李弦一还对不上号但他心中已然笃定了什么。

    没听说过傀儡师这名称也许是因为它们沉寂了太久。

    而李弦一等待它们也太久了!基金会一直在信奉前人留下的遗志守卫着世界可时间太久了即便灵气复苏之前的一些战斗李弦一他们都没法确定他们所见到的那些古怪事物是否真的和前人遗志有关。

    久而久之就连基金会内部也开始动摇他们坚持的东西到底是否真实?

    直到李弦一进入这个遗迹看见了那一切血色的纹路与祭坛直到李弦一看到了这位傀儡师以及对方非人族的身份!

    李弦一此时才终于明白基金会这么多人并没有白白等待!

    而自己这一脉剑阁代代守候在这里若是等不到敌人那就真的太孤独了。

    此时血灵正想要迅速汲取血池里面的力量恢复己身:“现在我与你实力相同你又凭什么觉得我就必须跟你离开?!我自己一样可以出去!”

    而傀儡师却冷笑道:“你恐怕已经忘记了吾主的荣光劣种终究只是劣种。自我苏醒之日起便要提醒你们有些东西是不能忘记的。”

    说话间傀儡师已经出手它赫然是选择以一己之力战斗血灵和李弦一两人!

    黑袍与钢铁傀儡同时分别朝血灵与李弦一飞去同为a级这举动简直狂妄之极或者这边是傀儡师的优势?

    然而李弦一却忽然笑了起来:“竟然被人小瞧了你们两个都留下吧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忽见李弦一骤然间须发皆张浑身衣袂抖动间气海雪山豁然洞开雪山上的积雪簌簌落下顿时间这血池之上的每一粒微尘都忽然变成了一柄意剑。

    狂风卷起血池旁的石壁上竟是骤然间出现了无数道细密的划痕入石三分!

    无形的剑意在整个血池之上席卷傀儡师忽然皱眉:“这世间竟还有剑阁传人!”

    那细密的意剑犹如牛毛在李弦一的操控下犹如洪流般向血灵和傀儡师席卷而去血灵本就身受重创此时更是无法抵抗李弦一而它这时才明白刚才李弦一竟是根本就没有尽全力!

    血灵身上被无数细密牛毛意剑投体而过只是不知道它到底为何物竟然这样都还能苟延残喘血灵哀嚎起来:“救我!我愿将血魄给你永世追随!”

    说罢血灵眉心一滴殷红鲜血分离出来朝傀儡师飞去然而就在此时忽然一团金光腾空而起赫然一条金色小蛇将那枚鲜血叼入嘴中直接吞噬了!

    三名a级大战之间谁也无法分身没想到竟是别人捡了便宜!这金色小蛇似乎蛰伏在血池里已经很久了!

    而这枚血魄本是血妖一族的命根子谁若拿到便可凭借这滴血永世驱使然而那傀儡师都没想到这金色小蛇竟将这血魄给直接吞噬消化了!

    刹那间血灵便迅速委顿了下去!

    “来自血灵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虎执的负面情绪值+999!”

    ……

    今天一天都在赶路但因为没休息好今天有点晕车导致高铁上完全没法码字今天的内容又比较关键所以临时下车在一个高铁站里的德克士码字决定码完字再订票继续赶路回家。

    终于在德克士里熬了7个小时码出了三章现在如释重负手脚冰凉只能安慰自己终于可以继续回家了。我个人认为我为了稳定更新真的很拼了所以书评区那位冷嘲热讽的我删帖禁言了。算了心情有点沮丧不说了回家。天冷大家注意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