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场大战开始了,黑色的黑羽军与红色的龙猛军在渭北关相撞,从天空中俯瞰下去就像是水与火,永不相容。

    刘宜钊带着承诺来渭北关,换取了一个武卫军统领的任命,渭北关统帅觉得自己不亏,反正武卫军一直都是稀烂的状态,给他们点希望好歹牵制一下黑羽军也行,他巴不得武卫军全被黑羽军杀死,那样的话战争之后他就能再依靠武卫军统领这个职位大赚一笔了。

    甚至不用黑羽军去杀,他也会想办法弄死这个叫做吕树的人,也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压根没听过啊……

    在他看来,这个叫吕树的小子卡在这个时间点找他要统领职位,跟要挟没什么区别,这让他心情阴冷。

    然而吕树也觉得自己没亏,甚至还在想如果渭北关破了,自己有没有机会捞个统帅玩玩……

    但这些都是次要的,吕树觉得当务之急,还是给武卫军弄身行头。

    清塞军来的时候装备齐整,但武卫军那群熊犊子玩意逃命路上就把武器盔甲扔了,生怕自己跑的不够快。

    现在这群选手好不容易有点雄心壮志之后,结果手里连特么武器都没有……于是,吕树就觉得应该打劫黑羽军。

    这事,就算是南州自己人听到了都会觉得笑话,清塞军都覆灭了,渭北关里的龙猛军、离阳关的赤焰军全都战事吃紧,这些精锐部队都还龟缩在关隘里呢,你一个武卫军竟然说要打劫黑羽军……

    张卫雨愣了半天问道:“你是不是疯了?”

    “我没疯啊,”吕树说道:“我只是打算重操旧业而已,你忘了我当武卫军统领之前是什么身份了吗?”

    张卫雨怔怔道:“青龙寨的土匪……”

    “是啊,当土匪就要有当土匪的尊严,这黑羽军路过,我不打劫他,以后传出去了我还有江湖地位吗?”吕树理所当然的说道。

    “您能不在这一本正经的跟我瞎扯淡吗……”张卫雨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66!”

    张卫雨觉得吕树是疯了,而且就在这个节骨眼,张卫雨发现吕树都准备带兵出去打劫黑羽军了,竟然开战前夕还在上文化课!

    吕树分析道:“你想想咱们现在什么实力段位?2名一品,21名二品,剩下的一半是三品,一半是四品,我说的对不对?”

    “对啊,”张卫雨说道:“现在就连原本清塞军的那些士兵都晋升了啊。”

    “那黑羽军呢?”吕树平静问道:“他们一个指挥使统领多少军队?”

    “一个指挥使统领三千,其中一半是五品,余下的都是……”

    “有我们强吗?”吕树问道。

    “好像还真没有……”张卫雨叹息道,可战争的实力不能这么算啊,这群人并没有经历过什么战术的训练,要全都是清塞军那些人还好,可武卫军那些人在战术方面真的是一张张白纸。

    “慢慢来,”吕树拍了拍张卫雨的肩膀安慰道:“我们又不是要直接跟黑羽军刚正面,而且就算打劫,也要等下一批人实力再一次晋升。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如果他们的实力足够强,那没有战术就是我们武卫军的战术。”

    经吕树这么一安慰,张卫雨更加忧愁了……

    若他带的是御龙班直,那当然不需要什么战术……

    现如今武卫军整体都在经历着每天的经脉破而后立,药草熬制的油脂在飞速的消耗,张卫雨带着这群人拉练,每天都得换一座山头,一是扫荡山上的草药,二是扫荡山上的野兽。

    原本野兽们在这里很宁静,谁能想到来了这么一群流氓,什么都不打算放过……

    每天拉链结束之后,山下一大群人都在嗷嗷的痛叫,然后经过一晚上打坐修行,第二天就又开始生龙活虎。

    慢慢的,大家也都习惯了每天高强度的拉练,甚至在他们经脉越发广阔与坚固的情况下,张卫雨还需要每天加大训练量。

    其实吕树挺佩服张卫雨他们的,这些人晚上要轮流熬药,似乎那熬制的温度都有讲究,火不能大也不能小。白天又要教文化课又要带着拉练,睡觉都只能抽空隙,结果张卫雨、东晔这群人始终保持着热情与韧劲。

    就仿佛军队的实力在增长,他们便能高兴一样。

    一开始李黑炭他们是排斥张卫雨等人的,毕竟一群普通人训练修行者,怎么想都觉得古怪,可渐渐的李黑炭等人也发自内心尊重张卫雨他们了。

    吕树最近很开心,练剑锻体的速度越来越快,负面情绪值也哗哗的入账。

    文化课这个固定进项就不说了,吕小鱼也给他带来了惊喜,当吕小鱼劫走粮草之后,渭北关以此次劫走粮草为名开始控制士兵的配给,以至于那些士兵发现每天饭都比以往少了之后,就提供着大量的负面情绪。

    说实话,吕树都没想到劫一次粮草竟然能有这么大的收获,欣喜之下他甚至有点想让吕小鱼去把龙猛军的粮仓给再烧一次……

    但他确实不能那么做,现在是有龙猛军牵制着黑羽军呢,一旦龙猛军垮了,也就意味着黑羽军可以有足够的力量来山里搜索“失踪的清塞军”。

    眼瞅着现在黑羽军和龙猛军把狗脑子都快打出来了,吕王山这边俨然一副世外桃源的样子,所有人都在积蓄着实力。

    刘宜钊回来了,带回来的还有一纸任命,如今吕树已经是武卫军名正言顺的统领,他终于可以给自己写剑庐选拔的选荐信了……

    吕树也有点好奇,这剑庐似乎一副超然物外的存在,据说整个吕宙就算打翻天了,它也是照期选拔。

    曾经有参加剑庐选拔的人,正打着仗呢就背着行李去王城了,军队主官也不管,甚至还支持。

    因为一旦自己军队里出现个剑庐的传人,那么以后对方飞黄腾达后,怎么也会伸手帮老东家一把,这是一项天大的风险投资,而投资失败了自己也不过是失去一名士兵而已。

    这笔账,大家算的清。

    距离剑庐选拔,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当吕宙进入严寒的冬季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