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刘宜钊在战阵之中,一杆长矛所向披靡,当他将矛尖指向黑羽军的指挥使时,两人之间的黑羽军士兵全都纷纷让开,不敢阻挡,而那长矛上的红缨在飘摇如血。

    张卫雨忽然在想,他在吕树六品的时候便见过吕树出手杀人的样子有多么令人惊艳,那如果吕树到了一品呢,那会是什么样子的?

    他觉得,那一天恐怕不会太远,就看现在吕树的进境,他很快就能看到那一幕。

    不知道为什么,张卫雨忽然有点期待那一天。

    黑羽军指挥使想走,因为他知道大势已去,谁也不会猜到这山沟里竟然藏着一支如此精锐的军队。他现在最应该做的不是死战,而是将这个信息带回去给黑羽军,等到大军一到,就算这武卫军再精锐又如何?

    可是刘宜钊和小鱼却不会放他这么离开,主教从地面冲天而起朝黑羽军指挥使追去,黑羽军忽然感觉身上舒服的银色光芒消失了,行动恢复了正常。

    可问题是现在恢复了又能怎么样,武卫军已经完成了合围,而且原本是赤手空拳的武卫军前排,现在手上都已经有了武器……

    黑羽军斥候的武器标配是朴刀,而正规军则是长矛加朴刀,所以武卫军杀一名敌人,分一分俩人就有了武器……

    在这场实力不对等的战争中,黑羽军战阵已乱,即便剩下的人仍旧悍不畏死,也很难撼动武卫军的胜果。

    主教在天空抽出力量来,所有银色的光辉全都束缚到了那位指挥使的身上,而后刘宜钊一杆长矛透体而过。

    一品高手二打一,还是在埋伏的情况下,这位黑羽军指挥使死的非常不甘心,却无能为力。

    刘宜钊与主教对视一眼,便如同利箭一般重新杀回了黑羽军的战阵之中,他却没看到,泥土之下的安东尼忽然不傻笑了。

    吕小鱼静静的操控着安东尼吐出一颗魂珠将黑羽军指挥使的魂魄吸纳进去,还有已经死去的黑羽军士兵魂魄。然后,安东尼重新将魂珠吞进肚中再次开始傻笑。

    就在下一刻,安东尼身上的黑雾竟然开始颤抖,模糊。

    刘宜钊在战阵之中惊疑不定的看向地下,他不知道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因为他竟然感觉到,地下似乎有人刚刚从二品突破到了一品!

    什么情况?战阵之中突破,武卫军要有第三名一品高手了?他知道吕小鱼在地下呢,又因为没见过安东尼,所以他便以为是吕小鱼突破了。

    要知道整个吕宙世界,能同时拥有三名一品的军队也寥寥无几!果然是王的军队啊,也不知道这武卫军是否能重现御龙班直的辉煌?刘宜钊内心有点激动……

    咦,不对,刘宜钊赫然发现,如果是吕小鱼晋升,那为什么没有天地异象?要知道一品晋升都会有天地异象的啊!

    刘宜钊心中有疑惑,却并没有说出来,而是继续如同战车般碾压黑羽军的战阵,直到黑羽军溃不成军。

    与此同时吕小鱼开心的打量着安东尼,而安东尼则一如既往的傻笑伫立,若此时吕小鱼再发动老虎背外面那天灾级别的沙瀑大藏,便已经不再需要有其他土系魂魄合力了。

    吕小鱼只认一个道理,她越强,她便能帮助吕树更多。如今她身具两名一品魂魄,若是再偷袭黑羽军几次,搞不好连贾桑伊都能晋升一品。

    到时候她就能给吕树具现更多的飞剑啦!

    最近吕树勤奋练剑,虽然气海雪山始终被枷锁封印着,可气海雪山内的剑胎却还在增长,所以吕小鱼一直担心,若吕树哪一天突破枷锁的时候,贾桑伊具现的剑不够吕小树用了怎么办呐。

    现在就不用担心啦,吕小鱼甚至打算带着贾桑伊、安东尼、主教偷偷走一趟渭北关,她要在战场之下收集亡魂!

    对于其他人来说,渭北关就像是一座巨大的人头绞盘,此时城墙壁垒上都是血迹与碎尸,新兵看到了都会呕吐出来。

    但那里对于吕小鱼来说就像是一座宝藏。

    她已经发现,手上沾满鲜血的邪恶亡魂会在死后变的狰狞可怖,吕树虽然不让她拘好人魂魄,但这些狰狞亡魂总可以收拢吧?

    不过也有点限制就是,吕小鱼无法通过这种品级的亡魂让安东尼他们达到宗师级。

    就像是之前安东尼始终无法晋升一品的原因一样,无意识的魂魄无法产生自己的“道”,所以它必须夺取别人的才行。

    战场中异常激烈,武卫军的吼声此起彼伏:“你下手轻点,那套盔甲正好适合我穿,别给我打烂了!”

    “你们有没有看到个子高点的黑羽军,他的盔甲帮我留一下啊!”

    黑羽军的士兵们都绝望了,主要是武卫军这种态度实在太打击人,仿佛他们已经注定要死去……

    可问题是你们连盔甲都没有的吗?你们这种军队都能有这么强的实力是怎么回事啊。

    山崖之上,还时不时有山歌飘摇而下:“喊声婆娘听我说,请你不要冤枉我……”

    就在这种古怪的环境里,黑羽军输的非常不甘心……从军十多年,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古怪的军队……

    当夕阳落山的那一刻,李黑炭带头走在队伍的前面,肩上还扛着刚刚缴获的黑羽军长矛,所有人高声唱着:“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需要神仙皇帝……”

    这时候他们唱起这种歌来尤其带感,因为他们现在真的不需要依靠别人了,不管是武卫军还是清塞军经过这场战斗之后彻底融合,也正是从现在开始,清塞军才算是真正的告别了历史的舞台。

    一开始吕树教他们唱这首歌的时候,大家还只是觉得歌词很振奋,现在,他们终于体会到自身强大的好处,仿佛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里。

    如果这时候有人问武卫军,黑羽军厉不厉害,也许李黑炭会带头说,黑羽军算个屁。

    夕阳下有人嬉闹起来:“你刚才跑调了!”

    “放屁,老子唱歌是武卫军一绝,怎么可能跑调?”

    李黑炭笑道:“也不知道黑羽军还来不来,这次来的竟然没有我能穿的盔甲,都太瘦了!”

    “应该会来吧,再给咱们送点武器盔甲什么的,要是能带点酒就好了……”

    张卫雨看着这群人的背影忽然意识到,武卫军的士气这就算是成了!

    ……

    新的一个月啦,求月票呀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