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一次袭击发动之后,黑羽军便开始找寻踪迹,想要知道这些诡异的士兵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

    当黑羽军认真起来的时候,溶洞入口就算再隐蔽也无法瞒住他们。

    黑羽军的指挥使看着那些个黑洞洞的入口倒吸一口冷气,那些士兵就是从这里面钻出来的?这里面是什么?

    他派了两伍进去探查,结果武卫军压根就没走,早就呆在溶洞里就等黑羽军下来呢,于是,这两伍黑羽军也团灭了……

    指挥使阴沉着脸,光是这一次袭击,他便损失了将近四百人,而对方竟然一个都没能留下来,这简直是他的耻辱!

    这次他带队亲自走下溶洞,里面的武卫军不知道得了谁的消息一哄而散,分别逃入了十多个通道……这也太分散了吧,这特么也没法追啊!

    指挥使细细打量着这地下溶洞,说实话他也是第一次见这种地方,那古怪嶙峋的钟乳石犹如炼狱,有黑羽军士兵小声说道:“这是地狱吗……你们看他们穿的都是咱黑羽军的盔甲,还有咱们黑羽军的武器,只是脸上有一条白印。会不会是咱们之前消失的那些战友被地狱吞噬了,从地狱获得了力量后,现在出来索命?”

    这个分析不得不说还是有点道理的,尤其是黑羽军曾经四支队伍离奇失踪本身就有负面舆论,当时就有人开玩笑说,消失的那四支队伍是不是被这座大山吃了?因为那四支队伍真的是完全下落不明。

    所以这些讨论本就让这座山脉有这诡异的神秘色彩。

    现在忽然看到一群人实力高强还穿着黑羽军的盔甲……

    按照正常逻辑,对方实力这么高强了自己肯定有盔甲武器吧,干嘛穿黑羽军的呢?所以是被吞噬的那群队友出来索命了?好像也说的过去……

    指挥使转头看着他,啪的一耳光扇在他脸上:“这世上若真有地狱,老子也要给它推平!让我搞清楚什么人在这里装神弄鬼,非扒了他的皮!”

    到了他一品这种级别都已经可以飞天了,当然不会信鬼神之说,这世上的神也就那么一个而已。

    他不信是因为他实力太高,但是他的下属却没法不在心里嘀咕。

    指挥使带队退了出去思忖对策,而下面已经有人悄悄流传,那些诡异的士兵都来自炼狱,传的有鼻子有眼真像那么回事。一开始大家都觉得扯淡,当个笑话听,后来他们有人发现溶洞口,进去看了一眼便也开始将信将疑。

    不得不说,溶洞这种地方,在没有科学解释前,也没有人类安装的五颜六色灯光,确实很符合地狱这种设定。吕树曾想过,第一个说有地狱这种地方的人,会不会就是误打误撞进了溶洞……

    等到指挥使发现这情况的时候,干脆当众处死了传播谣言者,但这样能不能止住谣传,他也不确定。

    而这一切负面情绪值,都归了吕树所有。

    黑羽军有些难以抉择,他们来之前觉得,即便这山里有军队,他们黑羽军连渭北关和离阳关都拿下来了,还能搞不定藏在山里的军队?

    藏在山里原本只是一个泛指,意思是藏在山脉里,但人还是在地面上的。

    结果,人家是真的藏在山体里……

    从斥候刘宜钊到全体三品的士兵,再到这诡异的溶洞,这藏在山里的军队处处透着诡异。

    但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围剿呢,进溶洞?

    黑羽军指挥使黑着脸:“放火,用烟把他们熏出来!”

    士兵们眼睛一亮,这是个好主意啊,不亏是指挥使!

    就在同一天,黑羽军在十多个洞口点燃柴火朝溶洞里面扇风,整整扇了一天,结果没见有一个武卫军的士兵被熏出来。

    指挥使觉得不对劲,不应该啊,就算这溶洞再大,也不至于说熏了一整天还没事吧。

    他进去一看,那十几个溶洞的入口早就被吕小鱼抬起土墙挡的严严实实,根本就没有一丝烟雾渗透进去。

    得,白忙活一天。

    然后就在此时他们接到消息,最东边的黑羽军也遭到了袭击,这一次面对武卫军的指挥使只有二品,所以损失惨重,几乎在一个小时内全军覆没!

    仅仅与武卫军照面的第二天,黑羽军进山的队伍便已经折损了一支,完全猝不及防。

    黑羽军其他指挥使也由此可知这地下溶洞四通八达,所以武卫军行踪完全如鬼魅一般,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哪。

    此时李黑炭抱着长矛美滋滋的唱着国际歌守在吕树身板,那抑扬顿挫的声音让吕树有点忍不住了:“黑炭啊,听到你的歌声,我有种坐着马车驰骋在大草原上的感觉。”

    李黑炭眼睛一亮:大王这是在夸自己吗?坐着马车驰骋在大草原上,听起来就很舒畅啊。

    只听吕树继续说道:“可惜这马车的轮子是方的……”

    “来自李黑炭的负面情绪值,+9……”

    吕树不乐意了,只给9点你是认真的吗?

    吕树现在算是发现了,最难赚的负面情绪值,一个是刘宜钊,一个是李黑炭,俩人忠心耿耿,吕树说啥他们信啥,根本不会提供太多负面情绪值……

    不过还好,李黑炭写作业时的负面情绪值还没少……也由此可见,写作业到底有多么痛苦……

    “大王,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刘宜钊说道:“各个方位的实力都已经摸清了,我建议有一品指挥使的先不要去动他们。”

    吕树想了想:“不要让他们摸出规律,这才是我们的战术,所以不用刻意避开有一品指挥使的队伍,这样会让他们提前设下埋伏等待我们。”

    在人类犯罪历史上有这样一个说法,只有那种临时起意杀掉毫无相关的人,才最无破绽。

    越是深思熟虑,就会留下越多的痕迹。

    现在武卫军需要做的就是如羚羊挂角般,超脱出战术的范畴!

    张卫雨在旁边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不就是你不擅长制定战术吗……你俩放开我!我特么!刘宜钊!李黑炭!你们俩要反了是不是!我是军师,你俩放开我!”

    张卫雨就这么被拖走了……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66!”

    ……

    任小粟说他想要点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