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晃着他手里的树枝走出溶洞,他忽然回头问张卫雨道:“怎么,看不上我这树枝?你可别小看了它,它能杀人。”

    张卫雨无语了半天,虽然功法特征一切都对不上,但吹牛逼的样子却是很有当年那位的风范。他鄙夷道:“没有趁手的武器就是没有趁手的武器,我真不信你有武器还用这玩意?”

    吕树乐呵呵笑道:“怎么,你真当我没有武器?只是落在我故乡了而已,早晚会拿回来的。话说,你们以前用的武器是什么?剑?还是刀?还是长矛?”

    只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吕树却发现张卫雨竟然走神了!

    天空之中刘宜钊与一名黑羽军指挥使的战斗壮阔而又激烈,天上的波动传导到地面上,就连粗壮的树枝也要折断。

    黑羽军士兵和武卫军全都默契的避开这片区域,一是大家也帮不上什么忙,二是避免被误伤。

    事实上刘宜钊始终是压着黑羽军指挥使打的,老神王赐下的功法能让张卫雨将自家功法都弃置不用,一定是有过人之处。

    在这战斗中,指挥使早就发现不管是飞行速度还是自身灵力的澎湃程度,自己都远不及刘宜钊,这便是功法的差距。

    只见那黑羽军指挥使在天空之中向后飞退,等到刘宜钊追过去的刹那间指挥使竟返身杀了个回马枪,只见他背后天空出现庞大的蟒蛇法印,随着长矛一同咬向刘宜钊。

    只是,不知为何,他竟然在刘宜钊脸上看到了笑意。

    “就怕你一心想跑呢,”刘宜钊笑意盈盈的说道,忽然间,他将手中的长矛一拧,那金铁所制的矛身竟然寸寸断裂,而后显露出藏在长矛里的一柄长剑!

    还没等黑羽军指挥使看清那柄长剑的模样时,长剑便已经分成七片,宛如拆解了一般一分为七!那每一枚碎片都不再似剑型,仿佛就是有人随意拿捏出来的规则图案,却都锋利无比!

    黑羽军指挥使见到这场景时便仿佛丢了魂一般:“天下潮!这是天下潮!不是早就被大贵族们瓜分了吗,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此时溶洞之内的张卫雨看向吕树嘿嘿笑了起来:“知道你是在试探我,但你要想清楚,知道我们当年的武器可就要知道我们的身份了。”

    张卫雨的意思很明白,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又和他们混在一起,就要成为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啊,忽然不想知道了,”吕树随意挥着树枝转身就走。

    突然,张卫雨开口说道:“我们的武器叫做天下潮,是老神王赐下的剑!”

    “我不是说不想知道吗……”吕树面无表情的看着张卫雨。

    “每一柄天下潮都可一分为七,哪怕其中的一枚碎片都是难得的神物,”张卫雨微笑道:“现在知道我们的身份了吧。”

    吕树看着张卫雨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沉默了半晌:“你们的身份是啥?!”

    吕树有点纳闷了,怎么张卫雨说的好像他说出天下潮三个字的时候吕树就应该知道他们的身份了似的,可吕树真的不知道啊!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199!”

    “话说为啥叫天下潮?”吕树好奇道。

    张卫雨好不容易调整了一下气息,他仔细看着吕树的表情就发现对方不是在装蒜,而是真的没听说过,张卫雨就纳闷了,这吕树到底是从哪嘠嗒冒出来的?!

    张卫雨虽是内殿直,可地球的存在也仅限于傀儡师知道而已,所以他就闹不明白了,天下潮这么有名的东西吕树都没听过吗?

    他深深吸了口气:“因为当他们一起使用天下潮的时候碎片可如潮汐,可席卷天下……可斩大宗师!”

    吕树想了想:“那是挺牛逼的。”

    张卫雨忽然觉得吕树这夸奖,根本让他高兴不起来啊,这特么太敷衍了吧!

    吕树大大咧咧的转身继续朝山外走去,他背对着张卫雨摇了摇树枝:“好啦知道你们很厉害了。”

    “你等会儿,你给我回来,我要告诉你,我们当年是如何……你给我回来!”张卫雨生气了,非常生气,他就在想为啥自己每次跟这货说话就忍不住生气?!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99!”

    ……

    黑羽军思考过如何应付武卫军的偷袭,毕竟总是这么昼夜不停的被偷袭也不是事啊,忽然有一支黑羽军小队行走在山里时讨论起来,那些诡异的士兵脸上都有一道白印,这恐怕就是他们用来区分敌我的标记,所以大家脸上也抹上白色的印记,是不是可以造成对方的混淆?

    其实大家都觉得这建议挺一般的,但现在也没什么别的好办法了,有一个就用一个吧。

    于是今天夜晚还没被袭击的这支黑羽军费了老半天劲才找到颜色相近的石头,然后磨成粉末抹在脸上。

    刚抹上没一会儿呢,李黑炭等人就举着朴刀嗷嗷的从溶洞里冲了出来。

    结果黑羽军看到李黑炭他们的时候就愣住了:“你们脸上怎么没有白印呢?!”

    李黑炭转头看了看身旁的其他人然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们忘了……”

    黑羽军半天说不出话来,打仗这么认真的事情,还能有事忘了?!你们到底有没有人管啊?啊?老子费了半天的劲抹好白印,结果你们倒忘了?

    黑羽军这边有点生气了:“你们家打仗都这么草率的吗?”

    没错,就是这么草率,怎么了?

    李黑炭一听对方这样说话就不乐意了:“我们抹不抹白印需要你来质疑吗?我家大王都不管,你管着吗?兄弟们砍了他们!”

    黑羽军小队,卒。

    不得不说,自从武卫军发现自己的实力已经高出其他军队许多后,已经越来越嚣张了……

    忽然间,李黑炭他们听到西边传来哀嚎声,他们当机立断朝那边赶去,结果还没跑近便看到吕树手持树枝从容不迫的站在数百名黑羽军中间。

    他随手挥出的剑罡,便能斩断一片树林与黑羽军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