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当武卫军的故事传到王城时,其实大家都当做趣闻,但跟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毕竟王城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战争了。

    南州与西州的战争早就传遍了吕宙,黑羽军在攻城略地中展现出的强悍让大家都是眼前一亮。

    然而便是这强悍的黑羽军,竟然拿一支小小的残军毫无办法。

    有知情人提起武卫军的时候便会说:“那武卫军原先只是一支流浪儿组成的军队,南州人都知道它很不济,但没想到之前黑羽军用三千人便将这支军队覆灭掉了。那些个流浪儿不敢打仗,战场上只会逃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变的如此厉害。”

    关于武卫军之前有多么弱的事情,大家都说的绘声绘色,仿佛他们把武卫军说的越弱,这场战争便越富有戏剧性。

    因为战争与他们没什么关系,所以战争本身的对与错、胜与负都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它有没有意思!

    王城里多的是大贵族子弟与千金大小姐,他们读着王诗王词一边附庸风雅一边羡慕边塞,也没几个人真的去过战场。

    茶馆酒肆的说书人为了吸引这些千金客,当然是当下什么事情最热他就说什么。

    只见王城里最大的酒肆中,一名老者坐在舞台上捋着胡须:“只见那武卫军统领叶晓明手持一杆方天画戟……”

    “不对,你说的不对!”有一个女孩忽然站了起来:“我姑父上个月去了南州,他从黑羽军那里得到消息说武卫军统领已经换成了一个吕姓的少年,而且战斗时用的也不是什么方天画戟!”

    说书的瞬间就尴尬了,他这种杜撰加忽悠的选手最怕就是台下的哪位知道实情,他一个小小的说书人哪还能真去战场调研不成?

    一般情况下这些王城的子弟不会知道这些事情,因为王城的大贵族们不会去关心一支小小的武卫军,于是他们的子弟也就没有消息来源。

    但这次,偏偏有人关注了,因为这次故事的主角武卫军确实足够戏剧性,就连大贵族们也都当做笑谈。

    说书的犹豫了一下:“敢问这位姑娘,您听说的情况是如何?吕可是大姓,您知道他具体叫什么吗?”

    “具体叫什么不清楚,但我知道他战斗的时候所用的武器仅仅是一根树枝!”那姑娘神采奕奕的说道:“据说那少年相貌好看,修为极高,一点都不比王城的天才们差,还比他们有血性!”

    这话说的旁边正吃瓜的王城子弟们不乐意了,一个玩泥巴的武卫军统领怎么能和他们这些王城子弟相提并论……还据说很好看?带兵打仗的能有多好看?

    而且说他武器就用一根树枝,这特么要是真的话,那也太装逼了吧!

    王城里喜欢装逼的天才不知凡几,但是敢在实战中还用树枝装逼的,武卫军这位统领还是第一个,你以为你是剑庐那位主人?

    也就是一夜的功夫,方圆数千里的王城之中,说书人统一便换了口径,吕树从一个军中彪形大汉变成了一个具有诗意的形象。

    也就是这一夜之间,王城的姑娘们都对这个人设有所希冀,而王城的男性子弟们,全都对吕树非常不满,如果这货来了王城,一定要教他做人!

    忽然,王城里的各大赌场开了新的盘口:武卫军是否能在黑羽军围剿中存活、武卫军还能活几天、武卫军还能杀多少黑羽军。

    反正是什么盘口都有,赔率当然是庄家自己定了。

    原本武卫军这件事情应该是热几天便过去了,结果这个盘口一开,热度就开始持续高涨。

    赌场开始宣传武卫军有多弱,战胜黑羽军有多么侥幸,然后忽悠着一大票人买了以后,一大票人就开始天天盼着武卫军的消息。

    他们关心的可不是武卫军真的怎么样了,而是关心自己赢了还是输了。

    要说有钱真的能使鬼推磨,这销金窟似的赌场为了追这场热度,好几家赌场竟然同时搬动了自家一品实力的大供奉去打听情报,然后再通过法器与术法实时传送回来,赌场好及时更改赔率。

    一方面是掌握真实信息,庄家能够走在赌徒的前面。

    另一方面,也是实时的、有选择性的散播消息,维持王城对于武卫军的热度。

    赌场的各大庄家甚至已经买通了所有说书人,来做这么一场狂欢盛宴。

    大供奉们收了修行资源便起身朝南州飞去,预计一周后便能抵达,开始传递消息,一切就绪!

    赌场的庄家们信心满满,热血沸腾。

    结果就在第八天,有其他几家赌坊的大供奉传回消息,宋记赌坊的大供奉,被武卫军抓了……

    赌坊全都懵逼了,那特么是一品大供奉啊,你们武卫军说抓就抓?!怎么抓的啊?你们是神经病吧,你们不是跟黑羽军正打仗呢吗,抓我们赌坊的大供奉干嘛!

    一品之间,有人一心想要逃跑的话其实战斗根本打不起来。

    而且现在是活捉……这特么武卫军得是什么实力才能活捉一个一品大供奉?

    原本信心满满的赌坊全都无语了,自家大供奉都表示现在不太敢靠近武卫军所在的那座山头,甚至退避出去了几十里地才躲开对方的搜寻……

    这时候赌坊才忽然明白,所有人都低估了武卫军,这武卫军是真的彪悍啊!

    远在吕王山的吕树当然不知道两万多公里外的王城竟然已经有人为武卫军开了盘口,他只是乐呵呵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笑道:“黑羽军的?”

    那年轻人摇摇头:“我劝你还是将我放了,我来自王城,你若对我不利,后果难以估量。”

    这宋记赌坊叫做赵帅的大供奉看起来年轻却已经不知道活了多大岁数,说实话他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活捉,就像他没想过武卫军竟然会有四名一品高手一样,当时他刚刚靠近吕王山就被主教、安东尼、贾桑伊、刘宜钊给包围了……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

    还有两章会晚一些,今天家里有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