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就在吕树准备带着武卫军继续缀在黑羽军后面的时候,却在当天晚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变故,张卫雨来找到吕树说要告别了。

    吕树愣了一下:“为什么忽然要走?”

    “也不是走,”张卫雨摇摇头:“我们只是先行回到吕王山去等你们而已。”

    这时候吕树看着对方疲惫的神情忽然意识到,张卫雨他们是普通人,经不起武卫军这种长途跋涉的折腾!

    虽然吕树早早就给他们抢来了健壮的马匹代步,在任何战斗之前都会提前安置好他们,不让他们被战斗波及,然而对于张卫雨等人来说,光是长途跋涉就已经非常吃力了。

    所以说,现在不是张卫雨他们想要离开,而是为了武卫军整体的行军速度,他们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候,不然在军队中只会成为拖累。

    吕树想了想说道:“要不给你们弄个轿子?抬着你们走或许会省劲一点,还不用在马上颠簸。”

    然而张卫雨却摇摇头,神情中隐隐带着一丝傲气:“我们还没到需要被人抬着走的时候呢,除非我们重伤,不然不会有那么一天。你不用管我们,我们只需要自行回到吕王山即可,你们若是还回来,我们便在吕王山上汇合……你们若是去西州不再回来,那我们等战争结束后也会回到田埂镇上去。”

    吕树沉默了半晌,他知道张卫雨等人有自己的傲气与风骨,一开始吕树只是想利用张卫雨他们教授武卫军功法,帮忙练兵。

    然而慢慢的大家也相处出来了感情,他吕树也不是什么冷血动物。

    就在此时张卫雨笑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对于武卫军来说已经算是心愿已了,你只需要让他们按部就班的修行即可,我相信半年之内,他们还会再次迎来实力的飞速提升!”

    吕树沉默了,他知道张卫雨等人去意已决,其实他不太理解这些人,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原因便死死的守在田埂镇上,自己无法修行了便借着武卫军来缅怀自己曾经的时光。

    这群人身上有着吕树难以理解的理想主义与情怀,似乎在吕树成为第九天罗的那一刻,他自己身上也有着这种东西。

    吕树第三次问张卫雨同样的问题:“值么?”

    只不过这次还没等张卫雨回答,吕树便已经继续说道:“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约定?为了一份心中有所愧疚之后的偿还?在田埂镇上你们快乐么?就这么甘心当一颗小小的卒子,在别人的棋盘上虚度一生?若你们等不到那一天怎么办?”

    张卫雨沉默了半晌忽然笑道:“这世上,谁又不是一颗棋子呢?”

    吕树摇摇头:“若我被当做棋子,一定会杀了执棋的人。也许有一天你们想到自己现在虚度的时光,会后悔也说不定。”

    此时张卫雨与东晔等人相视一笑,驱使着健壮的黑色马匹朝吕王山方向行去,张卫雨笑道:“人生如棋,落子便无悔。”

    一行五十六人策马狂奔,张卫雨忽然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光里,那时候他们也是如此的意气风发。

    他忽然勒紧缰绳回头看向武卫军离去的方向:“这武卫军算是成了,半年之后若是他们能安然无恙的晋升到二品,这天下也可以去得。”

    “可惜的是想要到一品就需要太久的时间了,”东晔叹息一声:“还是少了御龙班直的底蕴。”

    东晔所说的底蕴,便是一品高手的数量。

    到二品易,到一品难,二品晋升一品所需要的就不仅仅是资源与功法了,还需要悟性与资质。而当初御龙班直之所以能天下无敌,只因为御龙班直里面那三百内殿直就没有破不开的战阵,那是天下间最锋利的长矛,就握在神王的手中。

    “可惜了,”有人忽然笑道:“没想到分别的这一天来的这么快,我还挺喜欢那群傻小子的,他们打仗的时候是真彪,很有我们当年的样子。”

    “我也有些舍不得,”另一人接着笑道。

    张卫雨眉宇间有些惆怅,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只不过他们确实无法跟着武卫军继续南征北战了。

    就在此时,他们忽然听到武卫军离开的方向传来狂奔的脚步声,张卫雨他们这五十六人全都愣在原地面面相觑。

    忽然间李黑炭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张卫雨你老小子等等我们,一起回吕王山去!”

    张卫雨不解的看向吕树:“你知道跟我们一起回吕王山的后果么?”

    吕树大大咧咧说道:“不就是被贵族军围剿吗,黑羽军进山了还不是半点办法都没有?”

    张卫雨沉默良久忽然又说道:“那你知道,如果被某些人发现你跟我们在一起的后果么?若是我们单独在武卫军里还好说,可要是被人发现我们竟有56人聚集在一起……”

    说实话之前吕树也不太想跟张卫雨他们参合上什么关系,但是张卫雨等人若是单独回了吕王山,到时候贵族军真的去了怎么办?

    而且最重要的也不是这个,吕树平静的看着张卫雨说道:“你们带粮食了吗?”

    张卫雨:“……”

    “吕王山的粮食早就被我们搬空了,你们回去还不带粮食,是打算吃草?”吕树好奇道。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乐呵呵笑道:“如果被发现了,那就一起跑路呗,又不是没有跑过,放心吧!”说着,吕树转头对身后的武卫军喊道:“回家!”

    黑羽军统帅李凉这边已经用法器重新联系到了自己在王城的同窗,想要跟着武卫军再赚点养老钱,结果再也没等到武卫军出现。

    宋记赌坊的大供奉赵帅想要找吕树继续开盘口,结果发现武卫军突然回到了吕王山,仿佛一夜间全都变成了良民……

    一场战争便这样毫无预兆的烟消云散了,王城的一场狂欢伴随着赌坊盆满钵满而结束,吕树也有了在王城的大宅子。

    ……

    还有一章晚点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