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惆怅的望着山坡下面校场上武卫军士兵他们识字的模样,有些惆怅的问张卫雨说道:“这些大贵族也太能忍气吞声了吧,给他们恶心成这样,他们都不来攻打吕王山的?”

    虽然想到贵族军如果真来的话可能是数万人甚至十万人进山,压力还挺大,但是现在忽然没了收入搞得吕树还挺落寞……

    从小吕树就明白一个道理,做人绝对不能坐吃山空……

    张卫雨其实也挺疑惑的:“按道理说不应该啊,刘宜钊这两天回来都说贵族军就老老实实的待在渭北关,甚至都没有急着去收复丢失的三座城池,难道是天帝出关了?”

    吕树忽然说道:“天帝出关不应该是赶紧收复失地吗,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比较小,所以我想……他们是不是怕我了?”

    旁边的吕小鱼忽然点点头:“跟武卫军打仗这种事情,运气好的话也就是换点士兵,运气不好的话就换个贵族了。”

    吕树赞赏的看向吕小鱼:“吕小鱼,你总结的非常到位!”

    吕小鱼笑道:“必须哒!”

    张卫雨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俩人商业互吹,完全没有继续分析的欲望……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199!”

    事实上贵族军们是忌惮吕树的身份,一开始他们以为吕树就是一个没有根底的少年天才而已,然而吕宙的天才夭折的还不够多吗?

    结果现在王城传来消息,竟然承认吕树是琉璃巷老吕家的人,这时候老吕家的说法很模糊,没说是旁支,也没说是不是嫡系,这就让大家感觉很莫名其妙了。

    琉璃巷老吕家每隔几十年便会出一个精彩绝艳的天才,但这不是重点。

    所有人都知道琉璃巷老吕家很低调,甚至王城以外的生意都没几个,然而那些生意都很重要,但这也不是重点。

    具体原因老一辈很少提起了,而年青一代虽不知道这老吕家为何强,但也心中有点分寸,知道这是不能随便招惹的豪门。

    这时候王城不少年轻人都不服气:“难道就让他这么把我们坑了还不能动他?那南州的贵族军竟然这么怂?”

    王城的天才们哪受得了这种委屈!

    然而家中长辈面无表情的说道:“四州军队不敢惹吕家,王城却并不在意,你们自己看着办好了。”

    天才们看到家中长辈竟如此态度便心生欢喜,这意思是琉璃巷的老吕家虽厉害,但自家在王城的地位也并不害怕!

    所以当琉璃巷老吕家发话之后,似乎所有人都为武卫军的崛起找到了解释。但王城的少年们依然摩拳擦掌,甚至已经有人开始秘密组织要走一趟南州了。

    这些秘密组织去南州的选手,都是在赌坊里输了大钱的,闲着没事干,实力境界还高。平日里在王城都是大纨绔,就这么被人耍了一把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一行12名王城的天才已经商量好,等太学到了假期,他们便要跟父母说一声,离开王城。

    有人忽然说道:“太学本身这个假期里便有‘行万里路’这门课业,我们去南州刚刚好啊!”

    “就这么定了!”一位天才意气风发的一脚踩在凳子上冷笑道:“让那小子知道联手做局的后果有多么严重!我特么答应了翠红居的灵奕这月去照拂她的生意呢,结果现在身无分文……”

    于是,他们便真的定下了两个月后前往南州的计划。

    吕树是不知道这件事,知道的话就会欢迎他们赶紧来,他来帮这群天才把气咽下去……这会儿不是正愁着没进项呢吗?

    就在吕树惆怅的时候,李黑炭他们也很惆怅,回到山里来就得学识字,还得写作业。

    说实话对于李黑炭他们来说,还是跟着自家统领打仗更痛快一点……

    李黑炭原来是土匪,武卫军那群货也都沦落到种花生去了也好不到哪里,清塞军虽然一支是强军,但败仗也打了好几次。

    所以说他们过去的人生经历,都不如这几个月来的痛快。

    武卫军从遭遇黑羽军起便从未败过,而且向来都是把敌人打的摸不着脑子,尤其是在山里的时候,溶洞之间穿行占尽了主动权,武卫军全体士兵有时候会感慨,这才是打仗的快感啊!

    如今大家同吃同住亲的跟一家人似的,这都是战友,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过,一起吃过苦,也一起享受过荣誉。

    现在就算让谁离开,他们也不会走的。

    而吕树,便是武卫军名副其实的精神领袖。

    可这精神领袖,偏偏要用作业折磨他们,李黑炭非常痛苦,他想跟大王建议一下,要不大家去把渭北关给打下来吧,反正闲着也没啥事干。

    只要不用写作业,干啥都行……

    然而就在此时,渭北关里的贵族军忽然倾巢出动,但他们并没有来吕王山,而是一路奔向云安城、广辽城、南庚城,马不停蹄似乎在与时间赛跑。

    但斥候刘宜钊把消息传递回来的时候,张卫雨便笃定的说道:“天帝出关了!”

    吕树皱眉:“这文在否是个什么样的人?若他真打算制武卫军的罪,恐怕我们得提前跑路,要不我们投奔西州吧?”

    张卫雨愣愣的看着吕树:“你都把人家西州的黑羽军给恶心成什么样了,竟然还想着去投奔西州?而且这种事情你想都不要想,一旦本州的军队变节,天帝手下的客卿们一定会倾巢出动清洗武卫军,这不是输赢的问题,而是面子问题!”

    “我就随口说说,”吕树心里在想,好险自己没这么干……

    “天帝文在否那边似乎并不用特别担心,”张卫雨忽然说道:“我对他的印象还是蛮好的,四大天帝里只有他一心修行,对于权利与利益并不是特别在意。若他真是在政事上锱铢必较的人,那叶晓明也没法当武卫军统领那么久,天帝难道还看不穿他养废自重的小把戏?懒得搭理这蝼蚁罢了。”

    “那咱们就先不跑了?”吕树好奇道。

    就在此时,一个略带笑意的声音在吕树背后响起:“准备跑哪去啊?你们不是立了大功吗,为什么要跑。”

    吕树面色大惊,反手便是一树枝向身后斩去,只是他那树枝还没有出现剑罡的时候,他身后的那人便已经一根手指点在了树枝上,而后树枝分崩离析化为齑粉。

    只见那身后丰神俊逸的年轻人身着黑色衮服,衣裳以龙、日、月、星辰、山、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十二章纹为饰!

    吕树的心情当时便凉了半截,他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