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清晨,吕树伸了个懒腰从榻榻米上直起身子,他昨天晚上临时恶补了一大堆谷口文代给他的资料,包括神集内部的主要人物,还有保守派的残余力量。

    看了这份资料,吕树才对保守派的惨状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了解,在天罗地网的情报信息里,因为谷口文代一直在桐原家当保姆的原因,所以对保守派更加熟悉一些。

    而现在神集主战派的成员总是几乎达到一万多人,而保守派则是一百多人……

    之前吕树还以为保守派还剩余多大力量呢竟然敢跟主战派继续明争暗斗,现在看来,这特么简直是开玩笑啊!

    当然,保守派至今残留人员未被全部杀死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保守派里仍旧有一位B级的高端战力不见踪影,这个高端战力是他们的底气,然而吕树现在是半点跟他们合作的欲望都没有。

    吕树起床洗漱,当他站在庭院里的时候,那周围简单的朴实木色质感还有地面的青色碎石路径让他感觉神清气爽,他能看得出来,这栋庭院以前的主人真的是很用心在打理它。

    以前吕树还在想,岛国这边一些传统建筑的木质框架上面糊着白色的纸,这些纸不会脏的很快吗?然而现在他发现,起码这个院子里的一切都仍旧是干干净净的。

    谷口文代从旁边的一个屋子里走出来,站在走廊上轻轻对吕树鞠了一躬:“您可以来用餐了,只是我太久没有做过中餐,所以还是做的日式的,不知道合不合您口味。还有您中午在学校的便当也准备好了,您记得带上。”

    说实话这还是吕树第一次被人服务,这种感觉挺别扭的。

    昨天晚上谷口文代就问过他中午带去学校便当的事情,吕树本来说是要自己做的,结果后来想想不行……

    不是他懒,而是他不会做日式的料理。

    这要是按他的做法,到时候中午同学们一起吃饭,别人一打开,哟,饭团。另一个一打开,哟,鳗鱼饭。

    吕树一打开,鱼香肉丝、酸辣土豆丝、宫保鸡丁……

    这像话吗?!妥妥的第一天潜伏直接就暴露了……

    谷口文代在旁边端坐着,两只手放在膝盖上,安安静静的看着吕树,吕树忽然好奇道:“你在这里多少年了?”

    “21年,9岁的时候随着父亲过来,然后便一直在这里了,直到7年前才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谷口文代平静的笑道,笑起来温婉的样子就像是传说中的大和抚子,她似乎比现在的大部分岛国女性都更加传统一些。

    其实谷口文代并不算好看,甚至眼角早早就有了皱纹,不过仪态确实端庄从容。

    吕树想了想问道:“你昨天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还愿意回国吗?”

    “想过,”谷口文代笑道:“可是朋友都在这里了,国内也没有亲人,现在唯一可以支撑下去的就是父亲留下的遗志,以前有时候也会偷偷在房间里唱国歌,竟然会把自己唱的泪流满面,可近些年也不怎么唱了。我已经习惯了这里,聂天罗问过我是否愿意回去过平常人的生活,但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就很正常,已经习惯了。”

    吕树内心一时间有些感慨,这世界从未平静过,有些人从年少时便替其他人背负着某种使命,才能让大多数人安然生活。

    谷口文代这样的人,值得吕树尊敬,虽然他自己做不到这些。

    吕树吃过早饭换上桐原洋介那套类似中山装似的校服便背着书包上课去了,岛国这边的课业有些两极分化,平日里早上8点半上课,下午3点半就放学了,然后就是社团活动之类的事情,其实是比较注重全面发展的。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课业就真的很轻松了,但凡想要考上好的大学就必须在课外去上辅导班,学业压力极重,竞争很大。

    不过吕树就很轻松了,反正他也不是过来考大学的,上啥辅导班之类的都是徒增烦恼。

    走在干净的街道上,不得不承认岛国的街道确实很干净,吕树走的很慢,时不时便有女孩子穿着短裙校服从他身边经过,欢声笑语的样子让吕树忍不住就去看她们的腿……

    欢声笑语和腿好像没有什么关联……不过吕树不在乎。

    看一个民族不能只去看它的缺点,也必须正视它的优点,干净的街道确实让人神清气爽。

    西京市路边的墙稍微矮一点,吕树走在路上的时候便听到路边两个男生兴高采烈讨论着剑道社的事情,说起米花高中剑道社最近要和清池女子高中切磋,清池女子高中那边有位高手最近接连败了好几个高校的剑道高手。

    吕树听了半天才发现,原来这是没有修行者参与的切磋。

    这些学生因为没有修行资质所以没法真正修行,然而修行时代的到来让武风大盛,以往学园祭的主流都是绘画展、模拟裁判所、演奏会、献血角、各类模拟店、药物植物研究会展示即卖会这样观赏性比较强的种类,结果现在武道方面的切磋却慢慢成为了能和学园祭同样热门的活动。

    一个剑道社竟然能有全校60%的男生参与,这个比例真的是很高了,剑道优秀的学生在学校里宛如明星一般,毕竟那些有修行资质的都被神集给集中起来了。

    只不过对于吕树来说,修行者和普通人终究是两个世界了,所以这种事情也只是听个乐趣。

    就资料里来看,他扮演的桐原洋介是正经的闷葫芦一个,不光是社团活动不参加,就连音乐课和体育课都会躲起来。

    在岛国这边根本不存在音乐课和体育课被其他主课占用的这种情况,而且体育课要专门换衣服,而音乐课则是去专门的音乐教室。

    这在国内的大部分普通高中你敢想象吗?体育课还没上呢班主任进来给你发一沓卷子,音乐课这种东西在高中压根就不存在好吧……

    等高三了你给班主任说这是体育课,你想打会儿篮球,班主任会回答你,打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