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下一局棋就要两万日元,这价格恐怕别人找织田拓真下棋才像话,织田拓真成名已久,结果没想到这时候找一个少年下棋竟然还要收费……

    桐原家到底教出了一个什么样的继承人啊?!

    然而织田拓真的养气功夫很好:“没关系,只要你想要,我这里取之不尽。”

    这其实是在暗示吕树,他们保守派虽然实力不太给力了,但是他们很有钱……

    吕树一听就是眼睛一亮:“下十盘吧,押一付三。”

    织田拓真愣了半晌,你在这租房子呢啊?

    他兀自走进厅堂里,在一张木几前面跪坐下去,将棋盘放在木几上等着吕树入座,吕树也没含糊,直接坐在了织田拓真的对面忽然问道:“织田叔叔最近去哪里了?”

    织田拓真抬头看了吕树一眼,这是想套自己所在的秘密据点?

    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忽然问道:“桐原,你最近因为父母的去世很伤心吗?性情大变之后的你其实要比以前可爱一些,以前都不敢正视我的。”

    “奥,对,性情大变,”吕树沉思道:“父母去世对我的影响真的太大了。”

    “能问问今后有什么想法吗,或者有什么愿望?”织田拓真慢条斯理的问道,他是想看看桐原洋介想不想为父母报仇,只要桐原洋介想要报仇,就必须要借助他们保守派的力量。

    “愿望?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好好说话……”

    “来自织田拓真的负面情绪值,+66。”

    他发现了,这小子果然跟自己想象的一样滑不留手,根本不愿意接自己扔出去的话题,看来还真够谨慎的。

    “还下棋吗?”吕树问道。

    “你执黑先行吧,”织田拓真决定先把这局棋给下完。

    他一直对樱井弥生子说,棋品观人品,棋路观人生,樱井弥生子便是那种杀伐果断的女孩,所以下起棋来大开大合,犹如利剑出鞘一般,可是年龄太小却不会收放自如,所以偶尔办事会有些僵硬。

    不过织田拓真觉得他应该对樱井弥生子多一点宽容,毕竟樱井弥生子的岁数还小。

    而这次他亲自出马找桐原洋介下棋,是觉得直接交流可能双方都有戒备,不如在棋局里看看对方的抉择。

    织田拓真的神情忽然高深起来,这个少年是他们保守派必须争取的,他要好好应对。

    吕树捻起一颗黑子轻轻的放在左上边角黑点之上,织田拓真看到这第一手,其实很多人都喜欢占角开局,有人说这就是围棋里的王道,也有人不认同,但所有人都必须承认棋局里占角的重要性,这没什么好纠结的。

    织田拓真捻白棋在右下角低位落子,他这是要走大飞守角的意思,这大飞守角的弱点便是有点偏安一隅的意思,但若是能被织田拓真形成与外围相互呼应的局面,那他就算是盘活了。

    织田拓真的意思是,我打算跟你呼应一下,你呼应不呼应?

    结果吕树看到对方这一步棋之后愣了一下,开始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

    织田拓真心中一喜,有谱,这是看出自己的暗示来了啊!既然愿意思考,那就说明对方心里其实愿意考虑双方合作的可能性,只要有细微的可能性,织田拓真就有把握将这个少年纳入组织,毕竟对方年纪尚欠,哪敌得过他这么多年练就的手腕?

    然而就在下一刻,吕树竟再捻黑子落在他第一手旁边,紧紧相连。

    织田拓真心中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第三手、第四手、第五手……

    只见吕树的黑子迅速连成一条直线,根本没有半分阻碍,五星连珠!

    吕树神情郑重的吐出一口浊气:“承让……”

    “来自织田拓真的负面情绪值,+666!”

    “所以,你刚才愣了一下,是因为在猜想我为什么不去堵你的黑子是吗?”织田拓真忽然问道。

    “你怎么知道?”吕树一脸赞叹。

    “来自织田拓真的负面情绪值,+66……”

    织田拓真平静了一下情绪,这么大年纪了不至于被一个少年随随便便气到……可你特么下个五子棋神情这么凝重是怎么回事啊?!

    “告辞,”织田拓真收了棋盘和棋子就走,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试探不出什么了。

    吕树在他身后大喊:“钱呢?”

    织田拓真从钱包里掏出两万日元放在木几上,吕树忽然问道:“不再下两盘吗?很久没有下的这么开心过了……”

    以前跟吕小鱼下五子棋,那厮杀叫一个猛烈,想赢一盘真是太难了。

    结果现在下棋不仅有钱拿,而且还能随便赢!

    吕树当然知道对方要下的是围棋,可问题是他不会下围棋啊,与其下的跟个三脚猫一样被对方看出破绽来,还不如直接插科打诨拒绝对方的试探,一举两得!

    吕树拿着两万日元往后面走去,谷口文代问道:“是那位织田拓真来找您吗?”

    “嗯,来找我下棋,”吕树点点头。

    “围棋吗?他以前倒是经常来这里下棋的,只是您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谷口文代印象里一局围棋要下很久很久的啊。

    吕树想了想:“他完全不是对手,所以败的太快了,我要拉他再下一盘,结果他不同意,给,这是他输给我的两万日元,作为我们最近的开销好了……聂廷,真是太不靠谱了啊……”

    谷口文代愣了半天,这咋还赢钱了呢?而且织田拓真是西京有名的棋手,能下过他的人真的不多了,为什么到吕树这里竟然败的这么快?!

    难道吕树真的厉害到这种程度了吗?

    吕树忽然问道:“真的没有遗产吗?!”

    谷口文代掩嘴笑道:“您还真是贪财呢。”

    “谁还能跟钱过不去啊……”

    ……

    织田拓真回到秘密据点的时候,樱井弥生子还在院子里修行,她看到老师这么快回来便好奇道:“老师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赢了吗?”

    织田拓真脚步顿了一下:“没赢,你还是按照原计划与他接触吧,趁着他不知道你的身份,看看能不能尽快把他拿下。”

    “好的,”樱井弥生子恭敬的鞠了一躬,只是她心里也掀起滔天巨浪,老师下棋竟然输给了那个少年?!

    对方果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啊,不过,樱井弥生子对自己的容貌和身体有着绝对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