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现在北村雉鸟在吕树的心中地位很高,要知道他上一次对某四个字产生这种亲切感,还得追溯到很久以前吕小鱼嘴馋想喝冰红茶的时候看到瓶盖上面的“再来一瓶”……

    真是让人怀念的年代啊,吕树那次一口气中了7瓶,差点没给吕小鱼喝吐了……

    现在吕小鱼压根听不了别人在她旁边说冰红茶这仨字。

    没有新的负面情绪值开源方法就只能唱小星星修行,此时吕树唱小星星每八小时就能获得大概24颗星辰果实的力量,平均每小时三颗。

    换算过来就是一小时三千负面情绪值,这修行速度跟吕树赚负面情绪值的速度,确实没法比,吕树在这方面确实有特长……

    白天的时候吕树关在屋子里始终都在研究天罗地网新发来的资料,吕树经过桐原洋介短短时间里崩人设、崩身份的经验之后,终于痛定思痛决定好好花点功夫来潜伏一次,玩一票大的!

    这时候他要熟悉的可就不仅仅是身份背景了,而且还要通过视频来模仿对方的走路姿态,甚至要熟悉那间仓库里的库存以及存储、调用物品的流程。

    毕竟如果他在那里当仓库管理员,神集的人过来新运进来货物或者调出,他要是忽然什么都不会就很尴尬了,总不能跟人家说:“大家就当这是自己家,想放啥放啥,想拿啥拿啥,不用跟我客气。”

    这特么肯定不行啊!

    所以吕树认真花费精力去认认真真扮演一个身份的时候才终于发现,原来当间谍并不是那么一件轻松的事情,而谷口文代他们在这里时间长达十几年、几十年,每天都要担心自己被发现,这种长时间的精神紧绷状态并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

    吕树决定,自己这一次,一定要崩的慢一点,人总要进步的嘛……在他看来,他吕树只要想不崩,那谁都让他崩不了!

    中午千叶煮好饭喊吕树来吃,两个人之间很尴尬,千叶是不知道该如何这样近距离相处,而吕树则是非常排斥千叶的靠近,他还没想好怎么说,但无论如何都是必须让千叶明白一些事情。

    坦然相告吗?

    吕树沉思,樱井弥生子那是因为走投无路了,所以自己就算让对方知道了身份也没啥,但千叶不同啊,万一这女孩知道自己不是桐原洋介后果断选择出卖怎么办。

    天罗地网已经发来消息,织田拓真在北村雉鸟和高岛平津两大高手的围攻下已然身死,保守派此时算是彻底灭亡了,神集将把所有人都绑上战车。

    而吕树现在要做的,不说把车掀翻吧,起码给这战车扎扎车胎他觉得还是能办到的……

    “桐原君,你是什么级别的修行者啊?”千叶好奇道。

    吕树吃着饭愣住了,说实话吗?还是开个玩笑糊弄过去吧:“我啊,SSS级。”

    这次轮到千叶愣住了:“SSS级?!有这种级别吗?”

    “当然有了,我不就是吗,”吕树乐呵呵笑道。

    “SSS代表着什么呢……”千叶明知道吕树是没想好好回答她,但还是有点好奇,对于修行来说她就是个连入门都不算的菜鸟,所以好奇心特别重。

    吕树想了半天,是啊,以前不是老看别的小说里S级、SS级、SSS级,可SSS代表着什么啊?

    他沉吟了两秒:“可能是SIX.SIX.SIX的意思?”

    “来自千叶真寻的负面情绪值,+666!”

    然而这个时候千叶真寻忽然愣住了:“桐原君,我曾经看过中国的一个帖子,他们说在中国表达一个人非常厉害的时候,会说666……所以你……”

    吕树牙都开始疼了,这样都能崩身份?自己是中了聂廷的诅咒了吗?

    还没等他想好该怎么编,却听千叶真寻忽然笑道:“所以桐原君你是非常喜欢中国吗?”

    “喜欢,非常喜欢!”吕树松了口气,这都能糊弄过去啊……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千叶真寻正在吃饭,眼泪却忽然开始大颗大颗的坠落:“桐原君,虽然我很想说服自己,可是从你病假之后回到学校的当天晚上,我就知道可能你已经不是原先的那个桐原君了……”

    吕树沉默了,这世界上没有谁是真正的傻子,他能瞒过所有人,可是他能瞒过始终都在关注着桐原洋介的千叶真寻吗。

    “那个桐原君啊……”千叶低头小声说道:“他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被推搡了一次就连体育课都不敢上了……就算性情大变也不该变化这么大才对,所以您不是桐原君对吗。我没有怪您,只是想知道真相。”

    吕树叹息一声:“桐原洋介在半个月前自杀了,我的确不是桐原洋介。”

    就在吕树刚刚说完这句话之后,千叶真寻的眼泪便仿佛大雨倾盆,然而眼泪刚刚滑落到下巴处,却直接被高温蒸发。

    吕树赫然发现,对方竟然又觉醒了?!

    “你……”吕树一脸懵逼。

    千叶真寻忽然抬头一边笑,一边眼泪继续向外滚涌:“也许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吧。”

    吕树无言以对,从头到尾千叶真寻这段坦诚的时间里确实没有对他产生任何的负面情绪值,也没有任何的敌意。

    他明白,这个少女守护了桐原洋介两年多的时间,喜欢却从未开口,然而曾经说不出的话,现在对方也听不到了。

    这就像是寄出去一封信,只有姓名,却没有地址,而那封信注定无法寄达,也无法退回。

    最终慢慢的飘荡在时间长河里,或者被遗忘,或者被埋藏成一种伤痛。

    就在此时,吕树忽然听到二楼有窗户打开的声音,赫然便是樱井弥生子休养生息的那间屋子。

    吕树惊了一下赶紧跑上去,然而原本躺着樱井弥生子的床上已经空空荡荡了,窗口洞开,樱井弥生子不知所踪。

    床头柜上丢着一张便签:“吕树君,谢谢你,后会有期。”

    落款樱井弥生子。

    吕树愣了好半晌,就这么走了?伤势好点没啊大姐,外面全是神集的人这时候你到处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