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卡洛儿正在与北村雉鸟一系的战斗成员厮杀,上千人围着她,她却始终无所畏惧。

    手中的永恒之枪蓄而不发,可雷霆却不时从天穹之上落下,有些修士根本来不及躲闪便被劈为齑粉!

    而两尊骑士则如入无人之境,北村雉鸟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此时高岛平津站在围墙上遥遥望见那两尊B级骑士,而一个白金发色的小女孩便坐在一个骑士的肩膀上与高岛平津冷漠对视。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高岛平津已然明白,恐怕北村雉鸟已经战死了,那骑士虽然身形巨大可动作却不比B级强者差,力量更是大到恐怖。

    对方似乎只有简单的物理攻击方式,一柄巨剑大开大合刚猛无匹,要说只有物理攻击的话其实相对好对付一些。

    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有人进入骑士周围一公里范围之内,若没有灵力甲衣护体,靠近它们的修行者速度都会慢下来将近三成之多。

    高岛平津确实可以不受影响,但问题是他一个人打得过三个吗?要知道他只有B级中阶!

    可问题是高岛平津自问神集和北欧神族向来没有什么过节,就算有,也不至于促使对方不远万里杀上门来。

    他只是搞不清楚,对方为什么要来攻打神集,而且完全是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

    此时高岛平津的脸色越发阴沉,他开启这座堡垒就是为了某个仪式能让自己迅速突破A级来面对内忧外患。

    北村雉鸟一直很有野心,当野际雄信还在的时候三个人还能相互制衡,然而当野际雄信死亡后两系的斗争便彻底撕破了脸皮,一山不容二虎,必须有人产生真正的统治力。

    而天罗地网那边的两个A级也给了高岛平津很大的压力,若是那个新亭候忽然再来杀上一场,这次还有谁能拦住对方?

    就在这种局面之下高岛平津打算铤而走险,将曾经与他政见不和或者站在他与北村雉鸟两人中间的骑墙派全都慢慢抓进了堡垒等待献祭。

    可还是不够!

    高岛平津非常烦躁,他甚至派人出去抓捕散修,但此时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他回身望向堡垒里面的那些正在备战的神集成员,眼中的阴翳神色越发浓重,高岛平津很清楚对方是无法用人力堆死的,现在唯一一条挽救神集的方法,就是他顺利晋升A级!

    高岛平津走进堡垒内部,对自己的心腹说道:“一队人去把囚犯全都带上来,另一队人准备献祭仪式,就在这堡垒之内。”

    启动仪式的资源倒是已经准备齐全,原本地下最深层是留作秘密献祭的场所,然而他现在根本没有机会再带着所有人去那里。

    高岛平津的怨恨神色更浓,若对方再晚两天他便可以成功献祭了!

    “去把灵石全都取出来完成祭坛,”高岛平津吩咐道。

    他的亲卫是这一系最精锐的战斗成员,一百多人里竟然有十多位新晋的C级高手,可以说高岛平津对他们的资源倾斜是不遗余力的,这些人每个月能够领到的灵石高达30枚之多!

    心腹高手带人去开启仓库,其中19号、17号、15号仓库豁然洞开,17号和15号仓库里面的灵石并不算多,因为高岛平津想要钓出那位天罗,所以当初几乎百分之六十的灵石库存都在19号仓库那一批货物里了。

    17号仓库的灵石搬了出来,15号仓库的灵石也搬了出来,吕树惆怅的望着天,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

    原本计划里应该是他离开之后才会被神集发现来着,结果没想到人还没走成,人家就已经发现了。

    他借着这个混乱的机会随便在他手下120名E级修行者中拖住一个和他身形相仿的人:“你想不想当队长?过来我跟你说点事情。”

    对方很迷茫,这种混乱的情况下很难有什么主见,而且忽然听到队长任职这种好事忽然落在自己头上,果断要跟着自己长官走啊。

    吕树半拉半哄的把对方拖到无人处当机立断一把扭断了对方的脖颈,并且尸体也直接收入山河印里给神水毁尸灭迹,而他自己则瞬间换了副面孔走了出来。

    此时前去搬运19号仓库的人忽然惊呼:“这箱子里面全都空了!灵石不见了!九万两千枚灵石,全没了!”

    “来自高岛平津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

    吕树东张西望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跟着旁边人一起惊呼:“灵石怎么会不见了?什么情况啊!啊,我也不知道啊,你们知道怎么回事吗……”

    “九万两千枚啊竟然被人偷走了,这也太可怕了吧!”

    喧哗声好似海水沸腾了一般,吕树开始收到茫茫多的负面情绪值犹如潮水一般涌进收入记录。

    吕树表面装模作样心里却乐开了花,这事整的,大家太客气了啊!这波负面情绪值非常高,吕树第七颗星辰所需的负面情绪值不断上涨。

    高岛平津难以相信的来到19号仓库前面将所有木箱全部打碎,结果里面空空如也,高岛平津愤怒的从腰间抽出一柄纯黑色的太刀,一刀便将旁边一个普通修行者劈成两半:“是谁干的!!!”

    这时候他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高岛平津双眼血红:“栗山云和宫崎尤在哪里?!”

    有人愣住了,是啊,身为整个堡垒的负责人,面对这么大的动静怎么栗山云不在场呢?

    吕树觉得这就有点尴尬了,人家搬灵石吧,他把灵石拿走了,人家找人吧,人也已经被他杀了……

    虽然已经顶上别人的面孔,但总归忍不住有点心虚啊……

    此时忽然有人疑惑道:“不会是栗山云和宫崎尤两个人卷走了灵石吧?”

    这个时间段,不得不说这个推论简直非常在情在理,不然栗山云和宫崎尤去哪了?

    一时间人声鼎沸,而吕树忽然藏在一边大喊:“肯定是栗山云和宫崎尤偷走了灵石!”

    旁人听了也跟着大喊:“对,肯定是他们!”

    然而这一波负面情绪值,还是直接给了吕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