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剑鸣震颤之声本身就是剑阁的特有武道鸣音,当初李弦一晋升A级的时候武道鸣音几乎要摧毁洛城方圆十公里,是被李弦一自己给收住了剑意才免除一场浩劫,但剑鸣依旧。

    然而从来只听闻方圆十公里的剑鸣,却没听说哪个人晋升B级就能产生天地异象的,不得不说吕树这是头一次,甚至可以说是开创了人类修行史上的先河。

    以后还会不会有人B级就产生天地异象不知道,但在吕树之前,没有!

    吕树尝试着操控那漫天的无形剑气却始终感觉太过紊乱,似乎气海将开的刹那间天地都在变换。

    那气海之外的雪山轰然向一边倾倒,而吕树曾和李弦一讨论的方式确实可行,确实是雪山将整个气海雪山镇压住了!

    若不是这雪山,恐怕他的气海早就开了!

    然而吕树忽然发现这好像也并不是李弦一所描述的气海开时场景,他清晰记得李弦一所描述的一切,可那气海之外的云气海洋并没有一股脑涌进气海**,而是形成了巨大的漩涡!

    吕树顿时觉得有点不对劲,他的气海穴竟是被这漩涡给搅动的天翻地覆。

    不对!这不对!吕树感觉这云气海洋并不是要进入气海穴,竟是要和对方融为一体,自成天地!

    钻心的疼痛传来,吕树的冷汗瞬间打湿了衣服,可他却始终动弹不得。

    这个过程像是硬生生的在改造他的身体,然而吕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因为前人的经验无法给他任何帮助。

    他现在所做的事情并不是行走在山间的崎岖小路上,那种小路起码还有前人的足迹,起码还能够知道方向。

    而吕树不是,他实在开创剑阁修行以来的新历史篇章,气海自成天地!

    就在此时吕树忽然看见轰塌在一旁的雪山上开始产生一寸寸的裂纹,那声音在他脑海里犹如冰川瓦解一般产生咔咔的声响,细密而又绵长!

    轰隆一声,雪山崩碎之后吕树一脸懵逼的看到雪山之中蹦出个白色的小小人影来……

    这特么什么情况?!吕树震惊了,李弦一也没说过雪山磨倒了会蹦出这种东西来啊?

    简直颠覆三观好吗,吕树简直害怕小小的人影蹦出来喊一声“爷爷,爷爷!”

    葫芦娃,是你吗葫芦娃?!所以穿山甲临死前到底说了什么?!

    太特么吓人了,吕树感觉自从踏上修行路上之后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儿都不是太正经……

    只见那小小的白色人影嬉笑着一跃而起,竟是直接钻进了尸狗之中,而吕树豁然发现,自己与尸狗之间的联系仿佛多了一丝灵性!

    这是……器灵?!不对,与其说是器灵,倒不如说是剑意与吕树一脉相承的剑灵!

    为什么雪山磨倒了之后会直接产生器灵啊,老爷子从来没提过这件事情!

    所以说老爷子说雪山就是用来磨砺建议其实是错误的对吗,其实雪山本来是用来孕育剑灵的!

    这特么……老爷子这一脉到底还能不能靠点谱了……

    也就在此时,吕树惊觉,自己似乎已经能控制那上百道无形剑气的轨迹了,虽然与老爷子的万剑有很大差距,可不得不说这无形剑气此时当为他立身B级之中除尸狗与伏矢之外的最大杀手锏了!

    高岛平津并不知道吕树的武道鸣音只有方圆三公里,但他知道这天地异象的由来,可他仔细判断的时候又觉得不像是A级。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他刚才晋升的时候天地异象还没成功出来便被吕树打断了,现在彻底止步A级伪境,介于A级与B级巅峰之间!

    这种感觉让高岛平津十分愤怒,可现在并不是纠结这种事情的时候,他知道吕树这不是晋升A级便放下心来,而永恒之枪也即将来到面前!

    高岛平津手中的黑色妖刀掀起血浪迎了上去,骤然间整个堡垒都在这巨大的气浪之中摇摇欲坠,而无法动弹的吕树则直接被掀到了墙角:“疼疼疼疼疼……”

    卡洛儿听到吕树喊疼她也心疼,雷霆一拳一往无前的砸向面前的高岛平津,然而就在此时高岛平津竟双手裹挟着无数的血色丝线朝卡洛儿轰去!

    A级伪境毕竟还有A级这两个字,而卡洛儿即便觉醒了奥丁血脉也不过是B级初阶!

    如果是普通的B级恐怕高阶也不够卡洛儿打的,然而对方是A级!

    卡洛儿整个人被掀翻了出去,白金色的长发在空中缭乱,她本人更是在空中呕出一股鲜血来,这伤势就算比吕树好也好不到哪去了。

    骤然间一个声音缓缓响起:“天不生我吕小树,剑道万古如长夜!”

    高岛平津惊骇间回头,卡洛儿也扶地而起惊喜的看向吕树,然而……两人却发现吕树依旧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动都动不了你装什么比?!

    “来自高岛平津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Coral.Odin.Johnson的负面情绪值,+99!”

    然而吕树虽然浑身骨骼受损依然动弹不得,但是那堡垒内部的所有无形剑气却已然掉转方向回到吕树身边来,尸狗骤然从他星图内激射而出。

    那上百道剑气以尸狗为轴形成巨大的剑气漩涡朝高岛平津奔涌而去!

    高岛平津一时间骇然提起血墙阻挡,可那剑气却如缴割机器般将一层层血墙尽数破开!

    剑气在消弭,可血墙却也荡然无存。

    刹那间尸狗已然来到高岛平津的面前,高岛平津伸出血色的双手硬生生的夹住了尸狗,可他自己却也被尸狗巨大的惯性向后带去。

    高岛平津冷笑,若只是如此那你们二人就在葬身于此为神集的修行者们陪葬吧。

    可是就在下一刻,尸狗中忽然蹦出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从身形上看去竟是与吕树相仿。

    啪的一声,然后万籁俱寂!

    吕树、卡洛儿都有点懵,而高岛平津更懵,那剑灵竟是从尸狗之中跳出来飞到高岛平津的脸上,扇了他一耳光……

    此时高岛平津一脸麻木,脸上还有着一个如指肚般大小的巴掌印,根根手指清晰可见……

    吕树都傻了,这可不是他控制的啊,这剑灵……这么贱的吗!?

    “来自高岛平津的负面情绪值,+1000!”

    高岛平津一时间心神失守完全没有想到这其中的变故,尸狗竟是直接趁机贯穿了高岛平津的透露!

    “来自高岛平津的负面情绪值,+1000!”

    伪境A级的神集领袖高岛平津,竟然就这么陨落了!

    ……

    睡醒了,脑袋昏昏沉沉的但这一章我写的还是挺过瘾的,希望大家今天看的也过瘾。今天真的力竭了,再有更新怕是明天,晚上不用等了……

    第七更送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