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为什么会亲自过来,难道因为你们是‘同袍’吗?”卡洛儿说同袍这两个中文发音的时候有些别扭,但吕树说过一次她便记住了。

    聂廷愣了一下:“这个词是吕树教你的吗?”

    “不知道。”

    聂廷:“……”

    “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199!”

    聂廷有点纳闷,吕树这小子是怎么给人家北欧神族的领袖迷成这样的?!问别的你说不知道也就算了,问这个也说不知道?!不过他心里清楚,同袍这个词必然是从吕树嘴里说出来的。

    他曾经希望吕树对于天罗地网这个集体多一点认同感,因为他总是感觉这个少年在刻意的将自己游离于这个集体之外,现在若是从吕树嘴里说出同袍二字,倒是让聂廷感到意外惊喜。

    而卡洛儿这边反正是涉及到吕树的事情她都保守秘密,以防自己说错什么话来。

    聂廷笑而不语,他不再犹豫扛起吕树便飞上天空向国内飞去。

    ……

    三天后京都刘海胡同四合院,吕树从一间客房中醒来,警觉间他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整个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味道,像是草药,可他却又从来没闻过这么好闻的。

    他掀开被子,赫然发现外面的小院子里已经是白雪皑皑了,屋外冰天雪地,屋内的炉火暖烘烘的,就连干燥的床褥也能让人心情舒畅。

    鹅毛般的雪花正从天上落下,雪花的绒絮很轻盈,风将雪刮进院子里来,雪却一时半会儿不会落下而是在院子里打转。

    他不知道自己从堡垒里出来以后的事情,自那次昏迷后再醒来便是身处这里,不过光看建筑的特征他便清楚,自己应该已经回到了国内。

    具体在哪里虽然不清楚,但想到自己已经人在国内,吕树心中就稍微踏实了一些。

    就在吕树刚刚传好衣服的时候,石学晋端着一碗药汤就走进来了,门一打开,风雪吹荡进来。

    石学晋见到吕树醒来乐了:“终于醒了,赶紧把药喝下去我给你准备吃的。”

    说完石学晋便走了出去,留下吕树一个人处于懵逼状态,怎么回事啊一睁眼就跑石学晋这里来了?

    而且石学晋身为天罗照顾自己?这也太接地气了啊。

    还没等吕树回过神来呢,石学晋就左手端着一碗小米粥,右手端着一碗酱,胳膊地下夹着大葱和饼就进来了……

    “来来来,趁热吃,”石学晋笑道。

    吕树脸都黑了:“大葱蘸酱还有趁热吃这一说?!”

    “哈哈,”石学晋没有半点不好意思,他开门见山说道:“等会儿聂廷就过来了,是他把你从岛国给带回来的,他等会儿找你还有比较重要的事情要谈。”

    吕树奥了一声喝了口小米粥,大葱卷饼他确实是有点吃不惯的索性不吃。

    石学晋在一旁看着:“这次岛国之行真是辛苦你了,算是为咱们天罗地网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虽然不能说是一劳永逸,但是他们想翻身也很难了。杀死高岛平津这件事情算你首功,若是让他成功晋升A级就麻烦了。”

    吕树忽然意识到石学晋跟他说这些的时候异常的自然,就像是同等身份在对话似的。

    不过他没有接茬,吕树感觉石学晋话里话外都在试探似的,他摇头说道:“我也没做啥,神集发生了什么?我昏迷过去了不太清楚。”

    反正知情的除了卡洛儿之外都死光了,具体情况还不是靠他一张嘴随便编?他说高岛平津是自杀,那高岛平津就是自杀啊。

    不过吕树一边吸溜小米粥一边观察着石学晋的神情,他是担心卡洛儿太单纯啥都跟别人说。观察了半天,吕树发现石学晋的神情并没有什么异常。

    此时聂廷忽然推门而入,兀自坐在吕树对面将一个巴掌大的盒子推到吕树面前,然后转头对石学晋问道:“还有小米粥吗?”

    “有,等我去给你盛,”石学晋笑着出去了。

    聂廷神情平静中略带嫌弃的将大葱推到一边说道:“盒子里面是天罗地网给你的军功章,不过我估计你也不是特备在意这个,盒子里面还有你的新证件,恭喜你,成为上校了。不过情况特殊就不给你办授衔仪式了,自己心里清楚就行,对外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

    吕树打开盒子看了一眼,晋升军衔倒是好事,工资更高了一些。不过吕树没有说话,他意识到聂廷应该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说。

    聂廷平静道:“你现在是B级了吧?”

    “没有,我不是,”吕树一本正经的说道:“还是C级。”

    “高岛平津是你杀的吧?”聂廷问这话的时候自己内心也有一丝波澜,因为他真的很好奇吕树现在的实力到底如何。

    “不是我,聂天罗你弄错了,”吕树继续否认。

    聂廷对吕树的话不置可否,吕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信了还是没信,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吕树现在并不想深谈那么多。

    石学晋端着小米粥就进来了,聂廷接过粥碗一饮而尽后问道:“这次神集之行有没有收获?”

    吕树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顿时警觉起来,他认真思考了足足半分钟:“有。”

    聂廷似乎有点意外,他之前在堡垒里面就观察过血阵,血阵里灵石的数量根本就和他们天罗地网的情报对不上号,所以聂廷也有想过那些灵石到底哪去了。

    他很清楚,那些灵石都运进了堡垒,可堡垒里并没有,难道真是吕树拿走了?聂廷平静问道:“什么收获?”

    吕树从兜里把长谷川吉吸纳剩下的半枚灵石塞进聂廷手里,一脸郑重道:“这是我好不容易从高岛平津手里夺来的,可以说是不虚此行了。”

    聂廷看着手里那被吸纳一般灵力的灵石:“???”

    “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666!”

    大老远跑去神集拿回来半枚灵石来你跟我说不虚此行?!你这一脸郑重的样子是认真的吗?

    吕树也心疼啊,当初信誓旦旦的说可以上交一百枚灵石,但到头来还是有点不舍得,而且如果交出灵石,他该怎么解释自己是如何携带灵石的?

    山河印的事情不就露馅了嘛!

    ……

    求月票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