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聂廷手里捏着那半枚灵石久久不语他此时此刻最想做的事情是先把这半枚灵石捏碎然后再把吕树捏碎。

    如果所谓的不虚此行就是得来半枚灵石那这个世界真是太幽默了。他平静的将半枚灵石塞进石学晋手中:“入库吧。”

    石学晋:“???”

    你俩都不是什么正常人好吗?!

    聂廷忽然转头看向吕树:“你是不是有什么空间装备?”

    要说吕树什么都没拿那真是鬼才信了曾经一切关于吕树的资料都表明吕树绝对是那种雁过拔毛的选手。

    然而吕树身上并没有什么东西啊虽然聂廷即便在吕树昏迷的时候都没搜过吕树的身保持着对战友下属的最大尊重。

    可问题是神水呢?这玩意你虽然可以凝缩成甲衣穿在身上但不至于他扛着吕树飞了一路还感觉不到吧。

    而且聂廷在堡垒内部真切的看到了长矛的碎片光是碎裂的矛尖就有12个所以吕树是怎么扛着一捆长矛进到堡垒里面的?情报上显示吕树进去的时候可没扛着长矛!

    所以聂廷仍旧怀疑神集那消失的灵石其实是在吕树手里他倒是没打算要纯粹想知道而已。

    然而吕树摇摇头:“没有什么是空间装备?”

    聂廷平静的看着吕树的眼睛吕树忽然拍了拍脑门:“对了我把刘修带回来了。”

    刚说完吕树直接从山河印中取出刘修的尸体小心翼翼的放在聂廷面前。

    聂廷愣了一下这特么就是你说的没有空间装备?!自己撒的慌能圆得走心一点吗?故意气谁呢啊?!

    “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666!”

    聂廷对刘修敬了个礼便黑着脸走出去了:“你跟他说我去找人安葬刘修。”

    聂廷实在是担心自己跟吕树聊久了会忍不住打他。

    其实看到十二杆长矛的时候聂廷就意识到当初北邙遗迹里必然有错过的细节回来的路上他回忆着关于吕树的报告吕树上交的物品数量等等这十二杆长矛与当初北邙遗迹里的长矛极为相似所以其实那个时候吕树就有空间装备了。

    那么答案显而易见……山河印在吕树手里。

    其实聂廷不在乎这些他觉得吕树手里有空间装备是好事省的他再出去给吕树抢了不然负责海外事务的天罗手里连个空间装备都没有就太不方便了。

    空间装备极其稀有天罗地网虽然家大业大也不过是能保证每个天罗手里有一个而已。

    现在既然想让吕树干活当然得给好处啊。不过吕树既然有那就省下了。

    没过一会儿就有人来收敛刘修每个人来到刘修面前都要肃穆的敬一个军礼吕树在旁边默默的看着他认为这些军礼刘修当得起。

    吕树忽然说道:“当时刘修透支生命临时提升实力临死前杀了足足九名神集的c级高手为我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有他在我才能顺利的杀死高岛平津。”

    石学晋在旁边默默的听着刚才问吕树的时候这货一点都不老实以至于那一场大战的真实面目到底如何他们都无从得知。

    然而没想到吕树此时竟然自己说出来了。

    石学晋想起自己曾为吕树写下的八个字菩萨心肠金刚手段此时的吕树眉眼间带着几丝悲恸却将杀人之事娓娓道来。

    他很震惊高岛平津真的是吕树所杀双方的实力差距那么大吕树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聂廷曾告知石学晋吕树恐怕在战斗正晋级而且很有可能b级就产生了天地异象只不过范围没有a级的十公里只有三公里而已。

    但即便如此也值得石学晋震撼他本身就在走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路这条路上充满荆棘与坎坷。

    而吕树似乎也走出了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路自己竟是落在了后面。

    不过石学晋并无负面情绪大道三千他便专注自己的那一条就好了。

    石学晋微微笑道:“为何现在又愿意说出真相?”

    吕树想了想:“不说出真相英雄的功绩便会被埋没高岛平津这个名字理应成为刘修墓志铭上面最显著的功勋。”

    这才是吕树深思熟虑后选择说出真相的缘故若他不说起那场战斗谁又知道刘修在那个时光里拥有着多么大的勇气与魄力!

    背后a级伪境而面前则是十多名神集最精锐的修行者那大气魄必须被人记载下来。

    在这种正事面前吕树觉得自己那一点小得失便不算什么了。

    石学晋觉得聂廷的苦心没有白费只是刘修若没死就更好了将士们身在他乡每日为祖国辛苦的压抑着自己无时无刻都在承担风险石学晋由衷的希望那些人都能安全归国。

    说这话似乎有些矫情毕竟不想让他们有生命危险就把他们撤回来啊还不是你们派出去的?

    然而就像谷口文代所说这世上总有事情需要有人去做。

    石学晋默默的看着刘修入殓被小心翼翼的抬走他忽然说道:“这个事可能比较突兀不过也是时候给你说了第九天罗职位的一直空缺。”

    吕树沉默了难怪聂廷会多次对他委以重任难怪海外深藏在神集里的情报组织会只为他一人服务难怪他会觉得这次去神集那边镀金的意义更大没成想被自己误打误撞玩了一票大的。

    原来聂廷对自己的期待竟然是天罗之职。

    “为什么是我?”吕树忽然问道。

    “刘修可没有问过我们为什么是他”石学晋平静问道。

    “职位越高责任越大我觉得我可能还暂时没法胜任这个职位”吕树拒绝了。

    对于吕树来说似乎一旦走上那个耀眼的职位所面对的不是天下扬名而是需要担负起千千万万例如刘修这样的同袍的生命责任。

    他的一举一动都关系着“刘修们”的生命安慰甚至有无数的“刘修”愿意为他的目标慨然赴死。

    这不是现在的吕树能够承受的所以他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