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看了一眼旁边的胖子:“我没玩过这种游戏啊。”

    他说的是实话,家里连电脑都没他哪能玩过电脑游戏?去网吧又不舍得,所以他是真的没有玩过电脑游戏。

    胖子乐了:“开玩笑呢吧兄弟,CF你没玩过吗?来吧凑个人数一起玩玩,8V8我们正好差一个。”

    “我真不会,”吕树说道。

    “不会没关系,我们几个都是高手,带你随便赢,你会喊666就行了!”胖子得意洋洋的说道。

    吕树奥了一声,反正闲着没事,玩玩就玩玩吧?

    刚好CF这个射击类游戏可以用通讯软件的账号直接登陆,所以吕树连账号都不用注册,进去之后加了好友胖子就点准备了。

    结果进去游戏后胖子发现吕树是真的不会玩,连怎么操作都不知道,胖子急了:“WASD四个键控制方向,鼠标控制视角,看到屏幕里那个准星没,就控制准星往对面人身上打就成了,打头的话可以一击致命,换子弹按……”

    一顿解释之后吕树的人物可算是能动弹了,不过吕树马上发现这个游戏好像确实很简单啊,就以他现在的反应速度和肌肉控制,想把准星瞄到人身上那简直太容易了。

    不过吕树皱了皱眉头,枪械的后坐力他有些不熟悉啊,这个还得再玩玩才能适应。

    胖子旁边的一个大学生笑道:“胖子,你还真是拉了个一点都不会的啊?”

    胖子憋了半天也没吭声,自己拉来的人话说太难听也不好啊,先凑合着玩吧,等会找个理由把这个菜鸟给踢掉。

    结果还没过五分钟,胖子忽然发现吕树ID的杀人数排名直线上升,有时候他刚看到人,对方就直接跪了。

    胖子瞥了一眼吕树的屏幕当时就一哆嗦:“全是爆头啊?”

    对面不乐意了:“特么的玩个内战还开挂?!要不要脸?”

    胖子愣了半晌:“真没开挂……”

    吕树玩的不亦乐乎,熟悉了枪械后坐力以后想要爆头简直太轻松了,果然像那个胖子说的一样,爆头就能一枪致命,非常省事。

    “兄弟,你真第一次玩啊?”胖子都懵逼了。

    吕树诧异的看了胖子一眼:“真第一次啊,不过你说的没错,这个游戏挺简单的。”

    “来自王阳的负面情绪值,+666!”

    就在这时吕树忽然发现了一件事情,只要自己杀死对面一次,好像就会有点新的负面情绪值进账……

    对吕树来说光玩游戏乐趣还不算太大,但是打死一个人就能获得一堆负面情绪值,这就太有意思了啊!

    可能那个叫做王阳的胖子都没想到,吕树简直是在为自己的修行在战斗啊,玩游戏就能修行,吕树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王阳也是没有节操:“高手哥!带我!”

    ……

    清晨6点钟,刘海胡同四合院里,石学晋一只手握着一本线装书慢吞吞的看着,另一只手夹了一筷子芥菜丝拌在白米粥里一起扒拉到嘴里,早晨吃点白粥咸菜真是非常美好了。

    他瞥了聂廷一眼:“那小子在网吧里可呆了快一天半了,从前天晚上一口气玩到今天早上,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聂廷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快速浏览着,两万字的汇报他一分钟就看完了,而且全都记在了心里。

    看完一份写了批注后又拿起来一份继续翻看,两个人一个看书极慢,一个人看文件极快,反差明显。

    聂廷平静道:“刘修的死,对他冲击很大。”

    “你就不怕一下子往他身上压的东西太多了他会受不了?”

    “谁还没经历过点挫折?”聂廷浑不在意:“他从福利院里出来举目无亲不都活下来了,还活的很好,哪用我们操这种闲心?”

    石学晋砸吧砸吧嘴说道:“也是。”

    聂廷忽然递给石学晋一份文件说道:“你看看这个。”

    石学晋接过文件之后越看眉头皱的越紧:“那个傀儡师的身份还没有调查清楚吗,他是如何在人类世界隐藏这么深的?”

    “不知道,”聂廷摇摇头:“大家以前一直以为基金会是危言耸听的时候我却相信他们,不是因为我觉得他们的理想与信仰有多崇高,而是我曾经在灵气枯竭的时代里就跟傀儡师交过手,那时候我就知道他不是人类了。”

    石学晋叹了口气:“它们到底想干什么?”

    “回归,”聂廷说道。

    “但愿不要生灵涂炭才好,”石学晋说道,他忽然话锋一转:“要不要让郝志超去跟吕树谈一谈?也不能就看着他这么堕落下去。”

    “不用,无非就是有些东西想不通就找点其他事情逃避一下而已,谁都会有这种时候,而且,会有人去跟他谈的,”聂廷看了一眼手上的一块老式机械表:“应该已经到了吧。”

    ……

    网吧的前台妹子正趴在吧台上面打盹,熬了一夜终于有点熬不住了,到了七点以后那些客人的电脑就会自动关机,等到有人来跟她交接班以后她就可以回家睡觉了。

    只是妹子打盹的时候就有点烦躁,这波客人尤其的吵闹啊。

    然而就在这时,网吧的大门忽然砰的一声洞开了,鹅毛大的雪片被寒风裹挟着往网吧里面倒灌进来,妹子当即打了个哆嗦抬头就像骂人。

    只是骂人的话还没说出口呢,她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对方给震慑住了,到嘴边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此时的吕树正撸着袖子跟旁边的人理论:“呵呵,你这个人真特么有意思,怎么同样的器官还被区别对待呢,我说你玩的吊你就很开心,我说你玩的像个‘几把’你就说我是在骂你,这不合适吧?!”

    “来自王阳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他豁然回头看到吕小鱼穿着去年吕树给她买的白色羽绒服,带着毛线球的小帽子就那么冷冷站在网吧门口的看着他:“吕树,你变了!”

    吕树一时间惊愕了,他没想到挂掉他电话的吕小鱼竟然孤身一人来到了京都。

    他疲惫的眼睛里面忽然有了神采,慢慢咧开嘴笑了起来:“小鱼,你怎么来了?”

    不得不说聂廷其实很了解吕树了,他比石学晋更明白一点:旁人说一千道一万都没用,而吕小鱼一句话不用说就能成为吕树的解药。

    ……

    关注“会说话的肘星人”,咳咳,今天下午16点半会有个与主线无关的小小剧透在里面发布,我半个月前做这个剧情设定的时候就觉得非常有意思,虽然还没写到但忍不住了跟大家分享一下,大家可以在留言里讨论一下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