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群村民现在就想让西吠他们帮忙做主,别的他们不太懂,但既然洛城这边的天罗地网是这个叫做西吠的负责,那西吠的官就应该比这个吕树大吧?

    然而天罗地网里虽然并不是那么讲究敬礼啊之类的规则,也不像神集那么阶级森严,但该有的上下尊卑大家心里还是有数的。

    所以西吠等人来了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先给吕树敬礼寒暄,双方都完全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

    村民们虽然没听到他们互相之间的官职称呼,但西吠他们明显对吕树非常客气好嘛,大家都不傻啊,吕树官职比那个叫西吠的还大!

    刘鹏生见这情况就打算跑路了,结果还没等他转身便看到吕树对他冷笑起来:“怎么,以为我死了就可以偷我家韭菜?这事咱们还没完呢。”

    西吠眼观鼻、鼻观心,完全当做没有听见的样子。

    这特么是钟玉堂现在都不想惹的选手,他们上去自找不痛快干嘛,而且他们觉得有吕树这么一个存在去恶心恶心那些人也挺好,像他们平时遇到这种情况都得忍气吞声,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稍微处理不得当了搞不好还得被钟玉堂骂。

    钟玉堂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他知道西吠等人大部分情况处理的并没什么问题,但他处在这个位置上没办法啊。

    西吠他们也能理解,钟玉堂管着豫州一大家子事情,有时候难免需要从非常官方的角度来处理事情,偶尔钟玉堂骂骂他们也没啥。

    而吕树就比较厉害了,钟玉堂不敢骂他……准确的说,钟玉堂现在觉得吕树不主动给他打电话就很好了,他才不会闲着没事给吕树打电话。

    刘鹏生一听吕树敢当众这么说就有点虚了,然而吕树也小看了村民的刁蛮之处,当初刘家村和王家村抢水源的时候,三百多人聚众斗殴那是民警都不放在眼里的,鸣枪示警都拦不住!

    不过刘鹏生横归横,他也明白吕树这货可能是个不按规则来的选手,所以也在苦思冥想怎么继续保住自己家剩下的那些草莓。

    西吠对吕树笑道:“你没事就好,回头了你来治安大队报道我请客给你接风。”

    “行,”吕树乐呵呵应了,临走前给西吠他们一人装了一筐草莓:“自家种的,大家拿回去给兄弟们尝尝。”

    旁边的村民心里简直都在滴血,你自己家里种的都是韭菜,有没有草莓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

    “来自刘鹏生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

    ……

    此时京都刘海胡同里,聂廷坐在四合院的石廊上翻看着手里的文件,这文件里汇报的信息赫然全都与吕树近期有关。

    石学晋端着一碗小米粥站在旁边笑道:“北欧神族那边可是已经在说他们有意结盟,天天问咱们天罗地网的海外负责人什么时候能过去一趟?咱的人再不过去,他们就要过来找咱们谈结盟的事情了。”

    聂廷揉了揉太阳穴说道:“吕树回去以后没再跟钟玉堂打过一次电话,好像直接放弃了去修行学院的希望一样,竟然开始安安心心的种地去了!”

    “种地?”石学晋笑道:“要不是事太多,我也想回乡下种地去。不过他那个无利不起早的性格能老老实实种地?”

    “山河印在他手里,想种出来什么还不是他说的算?种子播下去,种出来的都是金子,这句话我说的一点都不夸张,”聂廷沉着脸说道:“昨天晚上道元班刘里家的灵气产生异变,导致附近植物也产生了异变拱塌了别墅,跟之前姜束衣的修行住所一模一样,这肯定又是那小子干的,估计是看在刘修的面子上帮刘里改善修行环境,山河印在他手里确定无疑了。”

    “治安大队确实没有油水,毕竟咱们这是什么也不管,只管降妖伏魔,不过你想让他去油水更多的海外的计划怕是要破产了吧,”石学晋幸灾乐祸的说道。

    “最近外面局势越来越动荡,到处都能见到那个傀儡师的影子,血妖的实力似乎也在迅速恢复,”聂廷皱眉道:“天罗地网现在非常需要海外负责人,我就想看看这小子到底能撑多久。”

    “不要这么势在必得,”石学晋将手中的小米粥一饮而尽:“换了别人我不敢说,但如果是吕树,我觉得事情只会朝你的计划之外越走越偏……”

    聂廷平静的表情忽然挑了一下眉毛,他也觉得事情好像越来越不在掌控之中了,那个少年这两天干的事情,就没有一件是正经的!

    这时候他也不禁深思,自己让吕树去治安大队真的合适吗……

    ……

    当天晚上吕树再次带着吕小鱼和小凶许行动,临行动前吕树还夸了小凶许干的漂亮,因为整整一白天就数小凶许祸害的那家村民提供的负面情绪值最高了……

    要这些人命肯定不至于,然而吕树觉得自己既然打算在这里弄个小小的分基地出来,那就一定要让这些人明白,跟自己整幺蛾子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别的可能吕树还不擅长,但这方面他是祖宗!

    吕树大摇大摆的往前走,今天晚上村民都长记性了,干脆直接住在地里看着草莓。然而小凶许过境,一个个瞪大眼睛守在大棚旁边准备抓贼的村民纷纷躺倒开始做梦。

    这时代,普通人哪有抵抗修行者的能力?

    吕树最先光顾的就是刘鹏生他们家的大棚,结果来到大棚门口看到一块刚刚竖起来的牌子就愣住了,只见牌子上歪歪扭扭写着:“这个大棚里,其中一颗草莓有毒。”

    呵呵,吕树当时就气笑了,得,这家草莓他也不拿了,直接在牌子下面加了一行字:“现在有两颗了。”

    第二天早上刘鹏生从地上爬起来看到牌子上面的字时嗝的一声就差点背过气去,这特么也太缺德了吧?他特么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硬气的贼!

    “来自刘鹏生的负面情绪值,+999!”

    ……

    说起来昨天晚上的梦刘鹏生就更气了,这次对方也不要他充值超级会员了,竟然问他有没有月票!还一本正经的跟他说,投了月票就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