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倒是走了,可他在黑市所有人面前留下的传说却无法烟消云散。

    硬过一招的吕树、李一笑、纳兰雀三个人很清楚战况,虽然吕树在剑气如龙的时候手下留情了,可若是让纳兰雀缓过劲来和李一笑联手,吕树分分钟就得趴下。当然,纳兰雀和李一笑也必须承认,就刚才吕树那上百道剑气以及还没出手的剑阁飞剑,单以杀伤力来看吕树要是死了心不顾一切打算拼死一个,搞不好还真的可以做到。

    但吃瓜群众们看起来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啊,吕树先是和李一笑对上一拳,紧接着又用上百道剑气逼退纳兰雀,这种感觉就像是轻描淡写的逼退了两大B级强者一样,实在高深莫测!

    眼瞅着对方并不是天罗地网的人物,不然怎么会和李一笑打起来?可散修里面什么时候出这样的硬茬子人物了?王喆想到自己对吕树的态度简直后怕,后怕之后又生出高山仰止的感觉,崇拜莫名啊!

    一己之力逼退天罗和家族隐藏高手,大丈夫散修当如是!

    一群吃瓜群众一边怀着对吕树的敬仰之情一边朝外面退去,就让那八字相克的两个人互相伤害去吧。

    然而李一笑也不傻,这特么两个人打起来他又不想下杀手,说什么感情还在不在的他这种粗人理解不了,但真要让他杀了纳兰雀他办不到。

    所以这种情况与其继续打下去,还不如跑路。

    双方缠斗中,李一笑骤然具现猛虎法印佯装暴起伤人的模样,纳兰雀一时心惊,手上的进攻变成了防守,也就在这个时候李一笑闪身走人,堂堂天罗竟然就这么跑了!

    不过李一笑也不想丢人:“我可不是怕了你,身为天罗我懒得跟你计较!”

    事实上纳兰雀现在也有点清醒了,如果只有她和李一笑的话那打个地老天荒也没关系,但问题是她刚刚遭遇一个剑道高手环伺在侧,万一真的她和李一笑两败俱伤了被人渔翁得利怎么办?

    现在谁也不知道那个高手到底什么身份,是敌是友,虽然刚才对方手下留情了,但万一只是演戏呢?

    这个江湖,永远不能看表象啊。

    ……

    第二天吕树去上学,刚进教室就发现很多同学在热烈的讨论着什么,吕树靠近了才发现大家讨论的赫然就是昨天晚上黑市里发生的事情。

    纸是包不住火的,那么多散修在场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不走漏一点风声?更有甚者直接就跑去基金会论坛上发帖去了好吧。

    所以现在很多人都知道,昨天晚上洛城里爆发了一场大战,三名B级在防空洞内大打出手,一名是他们的校长李一笑天罗,一名是纳兰家29岁的长女纳兰雀,还有一名极其神秘的高手竟然在以一敌二的情况下丝毫不落下风……

    这个曝光事件的人倒是没把黑市相关的事情说出来,只说在防空洞里,至于大家怎么猜测就管不了了。

    帖子中,发帖人话里话外都表达出一种对那位神秘高手的崇敬之情,他描述起剑气纵横的场面来简直跟拍电影似的画面感极强……

    其次,就是李天罗和纳兰雀相爱相杀的故事被传出了各种狗血的版本,有说李一笑是始乱终弃的,有说是纳兰雀的老娘找龙虎山天师看相发现两人八字相克,注定相爱相杀一辈子的……

    如今关于修行者的事情就像是被关注的大热明星一样,灵气枯竭时代同学们讨论的都是:听说哪哪哪个明星闹出了绯闻,听说……

    现在大家关注的反倒是修行者了,所有普通人也十分向往那个神秘的江湖,包括江湖里的八卦。

    失踪已久的李天罗重新回到了学校里,吕树经过校长室的时候正看到李一笑咬着笔杆子愁眉苦脸。

    李一笑看到吕树后眼睛一亮:“吕树,你会写检查吗?”

    吕树当时脸就黑了:“从小到大学习优异的我,从来不用写检查。”

    他走进办公室看了一眼,李一笑的检查上就零零星星的几个字,抬头标题是:检讨书。正文开头则是,亲爱的聂天罗……

    吕树看了差点一颤:“你这个称呼真的没问题吗?”

    “我看网上都这么写啊,”李一笑愁眉苦脸的说道。

    “呵呵,加油,”吕树面无表情的说完就打算闪人了。

    然而就在这一刻李一笑在他背后忽然说道:“昨天晚上的是你吧?”

    吕树转头看了李一笑两秒便乐呵呵笑道:“是我。”

    “来自李一笑的负面情绪值,+666!”

    “卖韭菜的时候我在一边偷偷图看你那贱气就开始怀疑了,只是你小子什么时候变这么强了?!”李一笑忿忿不平的嘟囔道:“既然是你,为啥不帮我打那个疯婆娘?”

    吕树之所以没有否认,那是因为他知道李一笑虽然大大咧咧的神经粗大,但对方并不是真的傻。

    自己与李弦一的关系在那里放着,高神隐又不是什么真正的无名小辈很容易就能被查出来,这种情况下李一笑虽然不知道自己跟着老爷子练剑的事情,但他知道自己有白骨面具能变换别人的模样,所以李一笑即便没有确凿的证据也很容易往自己身上联想。

    “你俩的旧日恩怨我掺和什么?”吕树笑道:“你俩到底怎么回事?”

    李一笑惆怅道:“说起来我俩也是多次共同经历生死的人了。”

    “那你俩的感情不是挺好的吗?”吕树愣了一下。

    “不,我是说,我俩有好几次吵架,都差点同归于尽,”李一笑惆怅说道。

    吕树:“???”

    共同经历生死是这么理解的吗?!

    吕树决定岔过这个话题:“你咋跑去黑市当了佛爷?聂天罗不管你的吗?”

    “我这不是正写检讨呢吗?”李一笑愁眉苦脸的说道,不过这时候他忽然眼睛一亮:“你觉得我起佛爷这个名字怎么样?我那天偶然看到一个词叫做拈花一笑,昔时佛祖拈花,惟迦叶微笑,既而步往极乐,我查了新华字典,里面说拈花一笑的意思是指对禅理有了透彻的理解,就看我这名字,说明我与佛祖有缘啊!

    吕树听的一愣一愣的:“这事佛祖知道吗?你也不问问他乐意不乐意?”

    ……

    求月票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