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京都,刘海胡同。

    灵境胡同是天罗地网的总部,而这里确实聂廷和石学晋的居住地。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天罗地网的成员来这里,能进这里的人无一不是郝志超、钟玉堂这样的C级高手,而且都已经是管辖一块区域的大佬了。

    此时四合院里清清静静的,植物正在发新芽,石学晋难得没有在看书而是端出来一套茶具摆在院子里的石桌上,慢条斯理的洗茶冲泡。

    聂廷在一边快速的浏览着近期的文件,他有三个身份,一个是东方第一高手,一个是天罗地网的话事人,还有一个是京都道元班的校长。

    一般人很难平衡这三者之间的关系毕竟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分身乏术。

    而聂廷不同,事实上他在处理公事方面的效率是一般人难以企及的。

    “承影已经送到了,”聂廷平静说道:“师父当年说这承影必须交给心念正直的人使用,虽说吕树底子不坏,但正直真的谈不上,你就不怕咱俩下去了师父会怪罪?”

    石学晋乐呵呵的笑了笑:“我爹他自己都不算多么正直,还要求那么多干啥?你别瞪我,我下去见了他也会这么说,你怕他,我可不怕。”

    对于聂廷来说,承影是师父托付给他的最重要物件,单论威力来讲恐怕就连新亭刀都没法跟承影相比。

    不过石学晋忽然笑道:“你说他现在面对那位海公子会是什么表情,我爹可是说了,那位海公子的脾气不太好,得顺着他来才行。当初把我太爷爷气的要死要活还得跟人家说好话。”

    聂廷嘴角微微上翘而后瞬间掩盖了下去:“不是因为这事,我也不会把承影给他,让他自己头疼去吧。我倒是想知道他这么硬气的一个人,面对海公子会怎么办?”

    ……

    此时吕树和海公子之间的气氛十分僵硬,吕树冷声问道:“你服不服?”

    海公子白色的衣袂无风自动,他俊逸的脸庞挑了挑眉毛:“这世界上还没人敢问我服不服的,你是头一个!”

    吕树非常肯定,聂廷给他的这柄承影好归好,但聂廷一定是没安好心,现在指不定就是等着看他吕树的笑话呢。

    吕树用黑市和灵石的事情反击,他就不信聂廷能咽的下这口气,这就跟他自己咽不下被聂廷搞事情的气是一个样的。

    现在就是他和聂廷之间的战争,绝对不能输!

    “之前没人敢问你服不服,那是你没遇到我,”吕树冷冷的说道,刚才他光顾着和这个海公子斗了都没注意后台的负面情绪值,这时候吕树再看了一眼,果然,是有的!

    “来自敖海的负面情绪值,+399。”

    “来自敖海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愣了一下,敖海?敖这个姓还真是少见啊,印象中他也只是在西游记里见过几次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海公子笑了笑直接坐在了院子里的椅子上面:“没关系,你不是不让我回去吗,那我不回去了。”

    刚才吕树确实给他恶心的不行,连续好几次用血把他给唤出来,不出来都不行!不过他不回去了,这少年又能拿他怎么样?

    结果海公子刚微笑着坐下,就看到吕树从屋里搬出来了一盆洗好的土豆,海公子愣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你……”

    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吕树开始拿着承影开始给土豆削皮……

    海公子当时就怒了:“承影怎么可以用来削土豆?!多少年了,还从来没人拿承影削过土豆!”

    “来自敖海的负面情绪值,+999!”

    吕树乐呵呵笑道:“商周春秋战国那会儿咱中国还没有土豆呢,这是啥,这是知识点!不过怎么说呢,现在承影到了我的手里,还不是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海公子似乎正在压抑这愤怒,吕树想过要怎么激怒这货,之前还想过更恶心的招数来着但问题是这柄剑他以后还要用的啊。

    要说直接喂给神水吧,说实话喂给神水所获得的效益可能还没有单持这一柄剑来的大,毕竟他自己就是练剑的,好不容易搞到一把趁手的神物真是不容易。

    而且承影这柄剑的特性吕树就非常喜欢:无形!

    以前他还说呢,等到别人都以为他是远程兵的时候不遗余力的靠近他,结果他转手摇身一变成了近战,这多吓人?

    而现在就不一样了,手中有了承影,等到对方终于靠近他的时候,搞不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柄剑他真是太喜欢了,除了这个剑灵。

    吕树甚至觉得聂廷怕是跟这个剑灵都商量好了来恶心他的,他觉得聂廷完全做得出来这种事情!

    海公子看着吕树拿承影削土豆,自己的脸则是越来越黑。他好不容易看着吕树把土豆削完算是眉头舒展了一些,结果吕树又去厨房拿来案板和菜开始切了……

    海公子自从成为剑灵以来还是头一次见承影受到这样的侮辱……其他人谁拿到了承影不是好好的供着?所以这也是海公子现在性格的由来,从来没人像吕树这样就是要他服软的选手!

    最终海公子忍不住了再次钻回承影,结果刚钻进去吕树又开始滴血召唤他。

    “来自敖海的负面情绪值,+999!”

    一人一剑灵就这么杠上了,吕树要治治这个海公子的脾气不想让他回去,结果海公子偏要回去。

    没过两天等到李一笑来这里看到吕树的时候大吃一惊:“吕树,你怎么肾虚成这样!”

    “你特么才肾虚,”吕树有气无力的说道,此时的他面色苍白说话声音都不大,精神也有点萎靡,倒不是他真去干啥了,而是失血过多造成的……

    要说他和敖海俩人都是非常有韧劲的选手,这一僵持便是两天两夜,饶是吕树几乎达到B级的体质也有点扛不住了,今天休战……

    吕树看着一院子的削好的土豆和切好的菜心想这特么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勾当……

    不过他心中却是得意的,那什么敖海也比他强不到哪去,这两天都快疯了!

    “来自敖海的负面情绪值,+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