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深渊里的混沌黑雾已经全部被小蛇吞入腹中吕树觉得现在这小蛇指定是不能叫金色小蛇了叫黑色小蛇也不太洋气搞得好像自己起名能力太差是什么颜色就叫啥名字似的。

    那就叫混沌小蛇吧?吕树觉得靠谱。

    此时明月晔盘坐在地上看着吕树手中照向别处的日镜忽明忽暗他不知道这个少年是怎么进来的有些事情他也确实没说实话。

    明月晔忽然说道:“我有一个功法应该很适合你这是当年东方天地御扶摇赖以成名的绝技你过来我告诉你。”

    吕树乐了:“没事我就站在这你说吧。”

    他算好了对方锁链的距离偏偏就差那么一点进入对方的活动范围吕树才不傻呢他心中觉得这货起码也是个傀儡师的水准鬼知道对方打得什么主意?

    明月晔摇摇头:“你不过来我是不可能说的。”

    “奥”吕树点点头:“你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明月晔似乎没想到对方竟然直接放弃了勒索的意图忽然问起了这个他想了想说道:“这里暗无天日不知道度过了多久。”

    “你有什么想吃的吗?”吕树好奇道:“我拿食物跟你交换一些问题我提供食物你告诉我一些事情。”

    明月晔心想这事还挺划算的他在这下面虽然勉强能以灵力一边抵抗混沌黑雾一边维持自己的生命存在但是生灵哪有不吃饭的道理?

    而且太久没吃过东西就会十分想念明月晔想了想说道:“如果你能为我烧一只琉焰鸡带过来我就回答你三个问题。”

    吕树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有点犯嘀咕琉焰鸡是个什么鬼东西?此时此刻他已经有些确认对方应该不是地球上的生灵了至于是不是和傀儡师来自同一个世界这还有待确认。

    不过只要对方还有口腹之欲那就好办了吕树转身就出了黑暗宝珠去街上买了两只洛城出名的夹马营烧鸡回到黑暗宝珠里明月晔眼瞅着吕树拿来的并不是琉焰鸡便愣了一下:“这又是哪里的食物?”

    但不管怎么说这香味让他非常心动明月晔也不担心吕树给他下毒要是他这境界还怕寻常的毒药那就算是白修行了。

    “来把食物给我我回答你三个问题”明月晔说道。

    “好”吕树说完便将夹马营烧鸡放在了明月晔刚好够不到的地方放完就直接出黑暗宝珠了。

    明月晔看着吕树消失的地方:“???”

    这特么没有防备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不是说好了给烧鸡就回答问题的吗?自己这边都已经准备好编答案了啊!

    “来自明月晔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回到黑暗宝珠之外还专门留意了一下即便是隔着黑暗宝珠他依然可以收到对方的负面情绪值吕树有点惆怅对方的话是肯定不能信了一句真话都没有。

    就算对方给了功法他就敢修炼吗?指定不敢啊万一闹个什么经脉错乱了怎么办?

    所以吕树才会这么惆怅……只当是增加个固定的负面情绪值渠道吧……

    吕树现在笃定禁锢明月晔的锁链一定来历不浅不然不至于自己把对方恶心成那个样子了还一点法术都不用搞不好这明月晔的法术也被封禁了吧?

    他蛋疼的坐在房顶上一边眺望远处一边替吕小鱼吃着深渊果实以往都是他和吕小鱼并排坐在这里现在只剩他一个人了。

    两件刚刚到手的宝物一个承影剑有个不靠谱的剑灵一个黑色宝珠里面有个不靠谱的深渊囚犯怎么想都觉得似乎不靠谱的事情都让自己给遇上了……

    吕树凌晨练剑的时候一边挥剑一边心里想的都是该怎么继续恶心聂廷就在此时海公子又主动从承影里面出来漂浮在吕树旁边趾高气扬的指点道:“你的剑道虽有小成但远远还没有达到登堂入室的境界要知道这里面的学问浩瀚如海但是劈砍一个动作便可有千般变化。你现在就像是一个愚钝的樵夫只会蛮力砍柴却不会使用巧劲距离举重若轻的地步都还有很远。”

    海公子言语之间冷嘲热讽愣是将吕树的剑道给贬低的一文不值。

    吕树不乐意了他觉得自己现在练的很好啊:“来来来你给我劈一个看看。”

    “愚昧”海公子嘲笑了一声豁然间他手中竟是出现了一柄长剑那长剑如冰川似的颜色白色中透出一股子邪性的蓝色。

    只见海公子随手朝面前的一把椅子劈去那一剑就好似轻飘飘的软弱无力可是偏偏在剑刃即将与椅子接触的刹那间海公子的手腕轻微抖动一下他手上的劲力便全部转承到了剑上那一瞬间剑锋快到无法看清。

    吕树脑子里全是刚刚剑刃划过椅子的轨迹那种玄妙的东西让他着迷李弦一传他的剑术十三字诀劈、挑、刺……等等其实都是套路化的东西李弦一教他时间尚短所以根本来不及教授更细致的境界。

    以至于吕树虽然身体控制力惊人真要论起近战剑术来还是有些僵硬。

    这也正常没道理他一个修行还不足一年的人在这方面就能胜过钻研此道数十载的高手所以他现在要做的便是脱离这十三字诀的樊笼去用脑子练剑只是……

    海公子看到吕树皱眉思考便冷笑起来:“如何是否让你受益……”

    话还没说完只见吕树皱眉看向他说道:“谁让你劈我椅子了你赔我椅子。”

    海公子:“……”

    “来自敖海的负面情绪值+399!”

    “愚昧!”海公子说罢便回了承影里面懒得再跟吕树说什么。

    而吕树开始回忆着刚才的那种感觉他尝试着从十三字诀中跳脱出来让自己的剑术不再被条条框框所束缚。

    只是吕树没注意到的是从这一刻起他气海世界里的雪上堆积速度骤然快了足足一倍还多!

    雪山本身就与剑意相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