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将近年关,吕树一点都没有把海公子从混沌深渊接回来的意思,而海公子吃亏就吃在他虽然在混沌深渊里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然而他毕竟只是一个灵体……没有装载储存绿豆的容器!

    一开始他想拿白袍兜着来着,可是海公子兜着兜着就发现自己真是小看吕树了,五十斤的绿豆的重量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可问题是体积大啊,根本不是衣袍下摆能够装下的。

    明月晔就跟看戏一样,横竖自己被困在这里也出不去,能有个人在自己面前捡豆子就已经算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了……

    不过明月晔很快就笑不出来了,他赫然发现海公子时不时看向自己的破麻布裤子:“我这裤子都破洞了,你就算拿去装绿豆也会漏啊!”

    海公子认同的点点头:“混成你这么落魄的人还真是不多见。”

    “你会好好说话吗?”明月晔心气有点不顺了,自己这眼睁睁的看着烧鸡腐烂变质却吃不到嘴里,结果这还进来个人恶心自己?他平静道:“你倒是混的不错,怎么被那小子给拘禁到这里了?想当年那些人想要拘禁我废了多大的周章,结果你呢,人家十几斤豆子就把你困在这里了,头上就是混沌神焰,想出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海公子瞥了明月晔一眼:“不是几斤,是五十斤。”

    明月晔:“……有区别吗?”

    “我喜欢整数。”

    “……能进来点正常人吗?”

    “来自明月晔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带着口罩和墨镜买了一些年货漫步在长街上,此时车马忙碌,洛城路边尽是一片红色的年货都被小商贩们摆到了街道上。

    当那些春联和年货被商贩们摆到街道上的时候,年味一下子就出来了。新闻里面开始慰问农民、慰问工人、慰问春运等待在车站的人,时不时还有小孩子放鞭炮扔窨井盖里被炸上天的新闻……

    吕树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就一阵庆幸,因为小时候他也带着吕小鱼往窨井盖里扔过鞭炮。福利院还曾经有过一个比较虎的小孩,老师发了每人五块钱去买鞭炮,结果那货买了一大把专找窨井盖,最喜欢从窨井盖那两个透气的眼往底下塞鞭炮。

    中途发现一个窨井竟然没有盖子!这不行,小孩子不服气,没有盖子也要扔!

    刚扔进去,底下正在抢修管道的工人就开始骂娘了:“特么的谁家小孩不看一眼下面有没有人就扔鞭炮?!”

    吕树回忆着小时候的事情一路来到一栋别墅门前敲了敲门,一个中年妇女系着围裙就来开门了:“你是……?”

    “我是刘里的同学,”吕树笑道:“刘里应该在参加集训吧,我来给二位送点年货拜个年。”

    那妇女明显愣了一下转身回头喊道:“孩子他爸,刘里的同学来了,你招呼一下。”

    刘建国走过来看到是吕树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吕树,只是他没想到吕树为什么会来给他们家拜年啊?!

    “你来干嘛?”刘建国表情警惕,看着吕树他就想起一句老话,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然而吕树很真诚的说道:“叔叔你好,我是刘修的战友,刘修牺牲的事迹对我影响很大,我跟刘里说好了以后我就是他堂哥,以后你们有事可以直接找我,我电话是158……”

    “来自刘建国的负面情绪值,+199……”

    这话给刘建国听的一愣一愣的,这小子咋就成了自己家人似的……也没听刘里提过这茬事啊?

    晚上刘建国给刘里打电话,集训期间只有晚上固定的8点半到9点可以通电话,营地终究没有全封闭。

    刘建国拨通电话后问道:“儿子集训累不累?”

    刘里平静道:“不累,很充实,我感觉这次集训让我提高很多,端正了心态。”

    “哈哈,那挺好的,”刘建国最期待的就是儿子可以快速成长起来,现在看来天罗地网这次搞的集训确实不错,他紧接着问道:“吕树说他是你堂哥还给咱家送年货拜年,这事你知道不?”

    刘里:“……”

    “来自刘里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完成了这件事情就开始收拾东西,自己家里的年货倒是什么都没买,往山河印里塞了两件换洗衣服就出门了。

    京都刘海胡同四合院。

    石学晋正围着围裙站在厨房里面炸麻叶和牛肉丸子,聂廷坐在庭院里面看文件,面前摆着已经炸好的麻叶和丸子,趁热吃都很脆很香。

    “要我说这次天罗地网七大修行学院的集训让那些学生都没法回家,咱们要不要去慰问一下啊?”石学晋在厨房里大声问道。

    聂廷冷冷道:“慰问什么?不用慰问,那些身在海外的战士们连年都没法过,连个新年快乐都没人对他们说一声,他们才是真正需要慰问的人。”

    “那不一样啊……”石学晋话说道这里便戛然而止……

    四合院的大门豁然被人一脚踹开,外面的风与灰尘汹涌袭来,门口赫然出现了一脸鼻青脸肿的吕树。

    吕树没管两人诧异的表情而是大摇大摆的坐到聂廷对面,把装着丸子和麻叶的盘子拉到自己面前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石学晋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碗小米粥,有点干,”吕树朝石学晋招招手。

    石学晋:“……好。”

    聂廷冷冷的看着吕树:“你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我住哪个屋?还是我之前养伤的那个吧,”吕树直接问道:“我给你说,那个海公子最近都作不了妖了,我呢,就来你们这过年,等我脸上的伤好了再走。”

    聂廷:“……”

    他和石学晋算是发现了,这吕树是打定主意过年的时候混吃混喝不走了!

    就在此时,迅速吃完一盘牛肉丸子的吕树从聂廷面前抽走一张文件擦了擦油腻的手:“小米粥呢?咋这么慢呢!”

    “来自石学晋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