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拿到了入学特批的吕树像是人生圆满了一样,这一程,算是他吕树胜了,而聂廷也不得不退了一步最终批准他去上学。

    呵呵,早知今日,当初何必电话不接玩失踪,死活都不让他去洛神修行学院呢?

    聂廷眼瞅着吕树已经陷入自己的世界开始欣喜就有点脸黑:“给了你入学审批,希望你不要浪费学习的机会。”

    他觉得吕树去上学也好,毕竟各个修行学院会有单独的情报课程,到时候万一吕树回心转意决定去国外了,这些课程也许对他会有一些帮助。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回过神来,他压根没听到聂廷刚才说的啥:“承让了。”

    聂廷:“……”

    “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666!”

    石学晋在一旁看着都牙疼,赶紧岔开话题:“吕树,你把海公子弄哪里去了?”

    “反正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的地方,你们甭操心了,”吕树满不在乎的挥挥手:“这货就得好好治治他,不然一天天的看谁都觉得低他一等。”

    “是这样的啊,”石学晋认真组织着语言:“你看他以往对人类的功勋,是不是可以给他一次机会?”

    吕树不乐意了,这老小子半天也没告诉他海公子到底有什么功勋:“我对天罗地网也有功勋啊,也没见你们之前给我一次机会啊?”

    聂廷冷冷道:“海公子虽然傲气,但从来不会主动打人,你也该反省反省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石学晋在旁边帮腔:“对对,君子日三省吾身……”

    “呵呵,”吕树冷笑,这事说起来确实有点理亏,毕竟让人家一五爪蟠龙这种神兽去蹲地上捡豆子确实有点不合适,不过理亏归理亏,气势不能输:“吾日三省吾身:吾是不是太客气了,吾是不是给他脸了,吾是不是应该动个手?”

    “赶紧的,海公子在哪,”聂廷听不下去了,海公子于他师父有恩,而且上古时代曾为人类牺牲,绝对不能让海公子折在吕树手里。

    之前他和石学晋看到吕树被揍的模样时还内心底窃喜:承影果然没有给错人。

    结果现在他们反倒急了……不能不急,眼瞅着海公子被这小子弄去哪了都不知道!

    石学晋看吕树冷笑不说话就说道:“要不你看这样,我把收回海公子的法诀教你,这样你以后不想看到他的时候把他收回去就好了。”

    吕树:“???”

    所以这收回剑灵的法诀是以前就有,但是你们没告诉我?!这不该是送承影的配套服务吗,咋的,藏一手呢老铁?

    “咳咳,”石学晋略显尴尬:“你学不学?”

    “学啊,咋能不学,”吕树说道。

    石学晋去里屋拿出来一枚小小的玉简,这玉简一看便觉年代久远:“将神识投入玉简便能学到法诀了。”

    吕树将信将疑的接过来按照石学晋所说的一试,果然,那玉简之内没有文字没有符号,只存着一段似无似有的神识,然而吕树的神识与那一道神识刚刚接触便已经明白了该如何召回承影剑灵的方法。

    “等着,”吕树进屋把门反锁起来,直接拿出黑暗宝珠进入到混沌深渊里面。

    聂廷在门外挑挑眉毛:“他的气息彻底消失了,似是去另一方世界!”

    石学晋惊异:“你是说他已经打开了阵眼?”

    “有可能。”

    ……

    此时混沌深渊光线晦暗,明月晔在这里被囚禁了太久,久到几乎忘记了时间。

    然而好不容易等来了活人,结果还一个比一个不正经。

    现在明月晔每天最大的消遣便是看着海公子捡绿豆,非常催眠……

    “4491、4492、4493……”海公子一边捡一边念叨着,这比数绵阳好使多了。

    忽然间混沌深渊里的空间法则一阵波动,吕树凭空出现。

    海公子站直了身子冷冷的看向吕树:“给我个袋子!”

    “别捡了,聂廷和石学晋俩人求我带你出去呢,”吕树乐呵呵的装了个比。

    海公子皱眉:“本尊便是在这里一万年也不会有事,倒是你要小心,承影里面没了我,恐怕不出一年便会自行崩碎。”

    吕树愣了一下,他还真是不知道有这种说法:“因为你和它共生?”

    “我便是承影的法阵,它需以我吸纳的天地灵气转化后供养它,”海公子冷笑道:“我却可以自行吸纳灵气而存在,我倒是想看看若是承影碎了你上哪哭去。”

    “别扯这些,”吕树也冷笑起来:“说的好像你不需要借助承影一样,我就不信它碎了你能好到哪里去,这种话偏偏三岁小孩子就可以,走吧,我带你出去。”

    说着,吕树便已经运起法诀,海公子忽然间感受到来自承影的拉扯之力将他向承影拽去,这种器灵与器物的契约超脱了实力的境界,即便强如海公子也无法抗拒。

    海公子没想到吕树竟然掌握了这段法诀当即面色大变:“等等,豆子还没捡完,4493!让我凑个整数!”

    可是吕树根本没再给他机会,将海公子收回承影后便退出了混沌深渊。

    “来自敖海的负面情绪值,+999!”

    吕树觉得自己和海公子和解的路还很漫长,不过没关系,他的时间还有很多。

    聂廷在屋外感受到屋内吕树凭空出现,低声对石学晋说道:“回来了,也不知他是用何种方法开的阵眼世界,为何新亭里的世界我至今无法开启?”

    “遗迹这东西古怪的地方太多,慢慢来吧,”石学晋叹息道:“要不你问问吕树?”

    聂廷沉默了一会儿:“我还是再自己研究研究吧。”

    石学晋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聂廷和吕树之间的事情还没完……

    等吕树来到屋外,石学晋看向吕树:“海公子呢?我得亲眼看到他才能放心。”

    吕树乐呵呵的笑道:“你还不放心我嘛?”

    “……”石学晋愣了半晌:“你哪来的勇气说这句话?”

    你就是那个最没法让人放心的选手啊!

    “来自石学晋的负面情绪值,+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