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这个时候大家都很紧张,因为在出发动员前各个队的教官就把这次探索罗布泊遗迹的危险性告知了大家,而大家又经过这段时间的集训早就彻底转变了观念,所以态度都是很认真的。

    再反观吕树一副轻轻松松的游手好闲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开后门进来的选手。

    “路上看看再说,如果真是温室里的花朵那就另说了,”有人说道,其实这种心态就跟高神隐当初看不起陈祖安一样,经历过磨练的人就会下意识的瞧不起那些软趴趴的温室花朵。

    而且这七个人在实战对抗演习中受伤,本身就是因为他们七个人比较敢打敢拼。

    这时候总教官来了,吕树看到对方的时候眼睛一亮就想开口打招呼,结果总教官一哆嗦赶紧拉着吕树往旁边没人的地方走去:“哈哈哈,吕上校又见面了啊,别来无恙?”

    吕树笑眯眯的说道:“无恙无恙,你不是在京都嘛,怎么跑这里来了?当初咱们……”

    “哈哈哈,吕上校,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总教官尴尬的笑道:“我现在被调来营地当总教官了,你妹妹吕小鱼在这里表现很好……”

    吕树明白了,这货拉自己过来其实就是不想让自己当众说出对方当初挨揍的事情,毕竟都是总教官了,黑历史被人爆出来脸上也不好看嘛。

    “我懂我懂!”吕树笑眯眯的说道,花花轿子人抬人,人家给面子,自己也不能落了人家的面子啊。

    而不远处那七个道元班学生根本听不到俩人说啥,只是他们觉得有点不对劲:“你们见过总教官这么和蔼可亲的样子吗?”

    “没见过……”

    “这货能让总教官这么客气还有说有笑的,肯定背景很大!”有人笃定道。

    “果然是开后门来的,呵呵,这些权贵们还以为是以前的时代,现在自己不好好修行未来只会被时代甩开,”有人冷笑起来。

    吕树回到队伍里面的时候发现气氛稍微有点不对劲,那七个学生与他之间好像有了一些隔阂似的,正眼都不打算看他一眼的样子。

    不过吕树并不在意这些,他是去探索遗迹的,不是来交朋友的。

    那位总教官面对他们说道:“罗布泊遗迹的危险性不用说了,路上希望大家遵守纪律,路途漫长,不要给各位的队伍丢人,这次探索遗迹的结果会记录在各位将来的档案里,不要轻视。”

    七个人肃穆道:“明白了!”

    这次遗迹探索就像是各自经过训练成了更加出色的人才,现在终于到了大显身手的时机,那些野外生存以及对于战术知识都是他们以前没接触过的,就像是拿到了新鲜的玩具想要赶紧试试一样。

    运兵车没有什么舒适不舒适的讲究,坐在上面其实还不如绿皮火车来的稳当,只不过好在他们8个人一辆车位置比较宽敞一些。

    这次天罗地网为了运几万人前往罗布泊遗迹不仅动用了茫茫多的运兵车,还有火车也是一车皮一车皮的往北疆发。不过现在国内交通发达,一个春运的客运流量就能达到29亿多人次,南来北往的几乎是大半个中国人都在迁徙似的。

    基础建设水平提升上来了,有些困难便迎刃而解。

    那七个同学在运兵车上不断的交流着在这次遗迹里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东西集思广益一下,讨论起来简直是热火朝天。

    结果还没讨论多久呢,他们就听到旁边吕树的呼噜声响了起来,只见吕树躺在车斗边上的长椅上已然睡着了,甭管这运兵车多颠簸吕树都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来自姜丰的负面情绪值,+66!”

    “来自李间仁的负面情绪值,+66!”

    “来自……”

    姜丰冷笑道:“现在不早早做准备,甚至连装备都没带,到时候肯定要抓瞎。”

    李间人无所谓道:“自己想去送命谁能挡得住?”

    然而对于吕树来说他已经经历过了三个遗迹,他很清楚的明白遗迹里面到底什么样子从外界根本无从得知,例如北邙遗迹里遍地从地下钻出来的骷髅,例如盐湖遗迹的妖树,例如象岛遗迹里面的石像鬼,这些东西在外面哪能想到?

    所以每个人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而不是去凭空想象里面到底会有什么危险。

    恐怕姜丰等人根本想不到与他们同行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那些甲级资质天才现在已然是普通道元班学生眼里的强者,然而吕树在石学晋眼中却是早就超越了那些甲级资质天才的存在。

    当然,以后那些甲级资质天才会不会后来居上就不清楚了。

    吕树并不是全部时间都在睡觉,只不过就算醒来了也是在闭眼养神,他的两柄飞剑在尸狗与伏矢在气海雪山开辟的世界里面不断的磨砺着雪山,与当初他磨断雪山时的手段一般无二。

    从神集回来之后吕树练剑一天都没有停歇过,甚至在海公子指点之后雪上的增速要比以往快出一倍还多,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吕树体内的雪山已经又小有规模了。

    一边磨砺一边增长,也许雪山再成的时候便是剑灵再出的时候。

    雪山崩塌的那一瞬间是很痛苦的,可是换来的剑灵却是意外惊喜。李弦一他们磨砺雪山的手段便只是简单的磨砺,随着磨砺会有越来越多的剑气胚胎,也就意味着战斗时可使用的无形剑气越多。

    而吕树则是用自己的痛苦额外换来了剑灵这样的助力,到底谁的路更胜一筹吕树觉得自己心里有了答案,而且他还把这个事情告诉了老爷子。

    老爷子当时听到吕树竟然在磨倒雪山之后蹦出了剑灵就震惊了,没想到磨倒雪山之后竟然还能蹦出剑灵?

    当初自己也只是随口提个建议而已啊,用的还是疑问句,怎么到了吕树这里就变成了意外惊喜?!

    这是怎么样的狗屎运啊,明明是被雪山压住了气海,结果却因祸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