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大王饶命 章节目录 5、负面情绪-第九中文网

章节目录 5、负面情绪

 热门推荐: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往上看去,来自曲洋的加了十多点,来自李林的加了十多点,这应该是自己遇到的那两个路人?

    来自张存果的有几百点,这难道是撞住自己的那个货车司机?不然别人也不会贡献这么多吧,吕树已经大概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来自吕小鱼的一百多点,估计自己刚才吓住她了吧。

    这时候吕树重新把记录的列表拉回最底下,赫然看到一行小字凭空出现:来自知微的负面情绪,+1.

    吕树当时脸就黑了,知微不是下午的那个年轻人吗,自己不就怼了他一句,这咋到了现在还有怨念呢?这人是得有多记仇?!

    不过这么看来,不仅仅是恐惧才能增加自己的收入,好像只要是负面情绪都可以的,怨念也可以啊!

    想到这里吕树忽然松了口气,他刚才还以为得扮鬼出去吓唬人呢,结果现在看来是不用了,现在的世道好像忽然乱起来了,自己要是扮个鬼,忽然跳出来一个正义的大能出来拿雷劈自己一下可就不好了。

    既然异能都有了,除魔卫道的人恐怕迟早也会有吧。

    至于让人产生怨念……这事吕树在行啊……

    吕树终于搞明白这收入是从哪来的以后,回过头来点开最后一个抽奖中心的选项,里面是一个转盘,有指针,有按钮,按钮旁边一行小字,每次抽奖1oo.

    这吕树就开心了,起码现在就能试一试啊,他点了一下开始,转盘哗啦啦开始转了起来,吕树脑海里一喊停,转盘开始减。

    “谢谢参与!”

    尼玛啊!吕树当时差点就给浴室里的洗脸盆砸了,这特么啊!你是神奇的系统啊,怎么还会有谢谢参与这么坑爹的选项在转盘上!还能不能行了!

    这还转个狗蛋啊!

    他总共就7o1的负面情绪值,结果这就挥霍了1oo,然而真要他现在停手他也不甘心,毕竟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在这个系统里做的事情了。

    呵呵!抽了!

    转盘又转了起来……谢谢参与!

    谢谢参与!

    谢谢参与!

    我参与你妹啊参与!吕树又连续点了5次,都是谢谢参与!

    自己脸这么黑吗?谁能告诉我这个谢谢参与出现的几率到底是多少?

    吕树现在连转盘上其他那些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好吧,净看见谢谢参与了,这是个多坑的系统啊?!

    最后一次,转盘再次转了起来,吕树毫不犹豫的再次喊停,当转盘停下来的时候,吕树赫然看到转盘的指针所停位置的迷雾散开,不是谢谢参与,而是一枚红色的果实,长的特别像是李子一样的东西。

    “洗髓果实已存入物品栏,物品栏内物品可随时凭意念提取。”

    “提取。”

    洗髓果实,吕树瞅着出现在手心里这个看起来就好吃的果子,话说是吃下去可以易筋洗髓的意思?

    吃还是不吃?肯本就不用犹豫,吕树把果子放进了嘴里,那枚果子入口便化成一股热流进入到了吕树的身体里。

    原本这小平房没有暖气,所以冬天洗澡还是有点冷的,结果吕树瞬间一点都不觉得冷了,只觉得身上热烘烘的,开始暴烈的出汗。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身体通透了一些,很神奇!

    往日里因为身体不好所缠绕着吕树的虚弱感已经荡然无存,就仿佛这枚果实帮吕树打开了身体里所有的枷锁。

    且不说自己是否能成为传说中那些移山填海的大能,仅仅是这一枚改善了他身体的果实,就已经能够让吕树喜出望外了。

    平日里在学校,体育课老师都会主动好心让吕树站到一边不用跑步,同学之间打个篮球踢个足球,吕树自己都不好意思参与。

    病怏怏的样子,跟女同学说话都觉得有点底气不足……

    用吕小鱼的话说就是,这么虚的身体,还要什么女同学……

    这个时候吕树再次点开自己的余额,只剩下1了,来得快,去得也快啊。

    他又点了开收入记录,忽然又多了1点收入:来自知微的负面情绪……

    真是记仇啊……吕树觉得这个系统也挺神奇,起码知道谁对自己有怨念不是?

    “吕树,出来吃面!”吕小鱼在外面喊道。

    吕树下意识的喊了一句:“记得帮我放点葱花,”他们自己院子里种的就有葱,不放白不放。

    然后吕树就眼瞅着收入记录里,来自吕小鱼的怨念+1o,+1o,+1o……

    吕树倒吸一口冷气,忽然就有点牙疼了……要是一般人恐怕得赶紧出去哄哄外面的小姑娘,但吕树不是一般人……

    “再放点香菜!”吕树大吼一声。

    +1o,+1o,+1o……

    吕树琢磨着,吕小鱼这熊孩子估计能承包自己日常生活里一半的负面情绪值?!

    想着想着吕树就乐呵呵出去吃泡面了,越瞅着吕小鱼板着的脸就越乐呵。

    “吕树,以前都是你煮泡面给我吃的!”吕小鱼黑着脸。

    “没事,以后都让你煮,”刚说完,吕树看着自己记录里又增加的2o,乐的不行。

    不过他也不能老欺负这孩子,毕竟这偌大的世界,也只有他们两个相依为命了。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整个世界变成了白色,那寂静的雪花慢慢落下,就像是一声叹息。

    是啊,全世界也就只有他们两个相依为命了。

    “吕树,我们等会儿去堆雪人吧?”吕小鱼试探道。

    “好啊,”吕树笑道:“堆个什么呢?”

    “等会儿再说,还没想好呢,”吕小鱼继续低头吃泡面了,她愿意从孤儿院里跑出来跟吕树呆在一起,不是因为吕树对她有多么好,就是觉得跟吕树在一起像是一家人一样,简简单单。

    家人,这种词汇距离他们太过遥远了。

    最终两个人也没堆起来什么像样的雪人,这一大一小都没什么艺术天赋,人家堆雪人都是好看的不行,还有各种动漫造型的。

    结果到了他们这里,小栅栏拦起来的院子里只有两个一大一小的雪人,歪七八扭的只能大概看出来个人形。

    一大一小两个雪人就紧紧的挨在一起,孤零零的伫立在这个寒冷的世界里。

    (新的一天,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