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等到放学时已经是晚上了,天边的夕阳刚刚落下,在蓝黑色的天幕边际还能看到一抹红色从下而上的蒸腾着。

    春节一过,也就意味着春天真的不远了。

    吕树比较喜欢秋天,因为那时候温度适宜,气候干爽。

    他小时候身体虚弱,最怕的就是冬天,福利院的棉衣保暖不错,但被子就有点薄了,也没有暖气。

    早上睡醒的时候,鼻尖是冰的,脚也是冰的,所以那个时候他就特别容易生病,也特别讨厌冬天。

    所谓凛冬看雪这种事情,得是那些富人家孩子吃饱穿暖了才能做的事情。

    那时候吕树会偷摸带着吕小鱼到街上买烤红薯吃,他们身上的钱也不多,就2块或者5块,大多是来福利院的有些好心志愿者给的零散零花。

    不过一个红薯也不贵,2块钱的就够两个人吃了,吕树少吃点,吕小鱼多吃点。

    吕树回家路上就遇到一个卖烤红薯的大爷,乎着土的炉子看着就暖和,炉子上面已经放着几个烤好的红薯了。

    他跟老板打了声招呼,直接掀开土炉的盖子往里看去,这是要挑一个烤得好的。

    吕小鱼喜欢吃烤红薯,最好是那种已经烤的金黄,滋出糖汁的那种。

    老大爷拿着红薯一称:“2块6毛钱,你给2块5吧。”

    吕树乐呵呵的掂了掂红薯,晚上回去得逗逗家里那个小姑娘。

    回到家,院子里的两个雪人已经融化的不成样子了,倒是自己搭的塑料棚里的番茄看着要由青转红,这是一个好消息。

    他拿钥匙开门:“吕小鱼!闻到味道了没?”

    没人应答,吕树好奇了,按理说这小姑娘闻到红薯的味道应该第一时间蹦出来的啊。

    他往里面走去:“吕小鱼?”

    打开吕小鱼的卧室,竟现吕小鱼正窝在被窝里,脸色非常苍白。

    吕树一下就急了,摸了摸吕小鱼的额头,好烫!小姑娘烧了!

    此时吕小鱼才悠悠转醒:“红薯烤出糖汁了吗……别买没烤好的,不好吃……”

    吕树一下就气乐了:“还惦记烤红薯呢,你怎么突然烧了?”

    “我把你攒了一个星期的衣服洗了,水有点凉……”小姑娘病怏怏的看着完全没有往日那么活泼可爱,反倒多了几分小朋友应该有的脆弱。

    “这么冷的天,你洗什么衣服啊,”吕树埋怨道,他从床头柜里找出了一支体温计:“塞胳膊底下。”

    吕小鱼乖乖听话了,过了五分钟吕树拿着体温计一看顿时皱起眉头,39度!

    他刚准备去拿家里备下的常用药时,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不太需要正常手段来解决这样的问题了。

    吕树之前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如果说他也有能够让吕小鱼修行的办法,他会不会让吕小鱼修行?

    答案是会,肯定会。

    万一修行可以延长寿命,他能活很久,吕小鱼却只能活到几十岁就早早离开,这种场面吕树不太想看到。

    而且他总感觉如果吕小鱼要是也能修行的话,两个人做个伴会很有意思吧。

    虽然现在他还没有多余的修行功法,可他以后可以帮吕小鱼去搞啊。

    不管是视频里那位道士的修行方式,还是其他的什么,吕树都可以去弄。

    而现在,吕小鱼已经可以吃洗髓果实了啊,且不说提升不提升根骨,起码可以让她身体健康!

    健康这两个字就是吕树吃下洗髓果实后最大的感受!

    当下,吕树今天一天就因为特殊遭遇获得了41o9的负面情绪值,这对他来说就是一笔巨款啊,给吕小鱼和自己都抽一个洗髓果实吃吃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吧。

    吕树现在就有点暴户有钱没地方花、花钱就是爽的感觉……

    星辰果实可以缓一缓,就算没有星辰果实他也可以正常修炼来积累,这是可以替代的。

    而洗髓果实则是不可替代品,吕树没有其他手段达到这种效果。

    抽了!

    然后吕小鱼躺在床上就看到身边的吕树表情开始阴晴不定,感觉好像随时会摔东西一样……

    “吕树,你为什么脸这么黑?”

    “可能我特么是个非酋吧,”吕树咬牙切齿的回答道。

    我特么可能遇到了一个假系统!

    吕树足足抽了41次,结果前1o次竟然全都是谢谢参与!直到第11次的时候,才终于又出了一个洗髓果实!

    抽奖这玩意最低配就是出洗髓果实么,那如果自己以后和吕小鱼都吃到上限以后,是不是可以拿出去卖啊?提升根骨这种事情,恐怕很多人都会需要的吧?

    用自己不需要的东西去换生活物质所需的金钱,并没有什么毛病啊。

    就是不清楚这抽奖系统还会不会出类似小星星这样的修行功法了,虽然唱起来很羞耻,但只要能修行,羞耻一点算什么……

    也不知道这玩意有没有个什么保质期啊,当然,吕树现在还没有奢侈到可以随便拿洗髓果实做尝试的地步……

    他拿着一颗洗髓果实递给吕小鱼:“吃了,给你的。”

    吕小鱼一看到洗髓果实,眼睛就直了,实在是这玩意卖相太好,看着就好吃啊。

    她抓起果子就塞进了嘴里,然后惊呼:“吕树你给我的是什么,怎么进嘴里就没有了!”

    吕树没有理她,而是仔细观察着吕小鱼身体的变化,就在对方吃下去的瞬间,汗就已经暴出来了,吕小鱼的脸色刹那间由脆弱苍白变成了健康的肤色,神奇至极!

    这就可以证明,自己兑换出来的果实别人也是可以吃的,那就可以卖。

    就算不卖觉醒者,也可以卖给那些重病的人?就是不知道这洗髓果实能治多少病啊。

    再量一下体温,已经恢复正常了,吕小鱼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眼睛亮闪闪的看着吕树:“吕树,你觉醒了吗?”

    虽然没听说谁的能力是产果子的,但这么神奇的东西,肯定跟觉醒者有关啊。

    吕树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是觉醒者,但肯定也不比他们差吧,你想当觉醒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