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一晚上都在修行小星星,甚至已经放弃了睡眠。

    人之所以会睡觉是因为精神有限,不睡是要困的,长时间不睡还会猝死……

    然而对于吕树来说,修行能始终补充他的精力,也就不会犯困了。

    不过吕树觉得,其实睡觉也是一种乐趣啊,也不能太玩命修行了。

    有些人追求长生不死甚至可以放弃自己人生的所有乐趣,但是吕树不会,修行不就是为了快乐吗?他觉得如果不快乐,长生不死也没有什么用处啊。

    他把剩下的27oo负面情绪值给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7oo情绪值再次使用抽奖轮盘测试自己的运气,然后则是迎面而来的7个谢谢参与……

    这系统简直贱的吕树一脸血!

    知道洗髓果实的巨大功效之后,吕树觉得有必要赌,但不至于把身家全都押上去了。

    所以他还留了2ooo用来购买两颗星辰果实。

    点亮前两颗星辰的时候,吕树只吃了一颗星辰果实,而点亮星图里第三颗星辰的时候,却用了整整一颗果实。

    这一次他一口气兑换了两颗果实,直接吞下后,也只点亮了星图里的第四颗星辰。

    往后每点亮一颗星辰都会需要更多的果实和枯燥的修行,但吕树觉得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当体内第四颗星辰被点亮的那一刻,星辰之力再次如同洪流办冲刷吕树的身体,他的骨骼、肌肉、经脉就像是日落时海边的礁石,被温暖的海水一遍一遍的冲刷,舒爽至极。

    此时此刻吕树觉得自己身体里蕴含的力量,恐怕比之前大了一倍还不止,大概已经可以媲美四个成年人的合力了吧?

    如果是这样,就算单手扔讲台,他也未必有多么吃力,对上李齐这样的F级觉醒者,也是稳胜的局面。

    “好像距离e级又近了一步啊,”吕树看向窗外,天色都已经灰蒙蒙的要明亮起来了。

    今天早上吕小鱼倒是醒的很早,乖乖的跟着吕树一起吃了早饭,然后自己要求跟吕树一起去卖鸡蛋:“咱俩一起去卖,这样以来快到上学时间的时候,你直接去上学,我把东西都带回来就好了,你能省很多事情。”

    吕树愣了一下,虽然吕小鱼平时其实蛮懂事情的,但主动要求帮忙卖煮鸡蛋还是头一次。

    吕小鱼看着吕树的表情:“你别那样的表情看着我,我就是觉得自己也得为咱们这个家里做点什么。”

    咱们这个家……这五个字让吕树忽然触动很大,他从福利院里出来以后坚持租下这么一个小小的院子是为的什么,就是为了一种家的感觉。

    没有失去过家庭的人不会明白一个孤儿对这个词汇有多么的渴望。

    这个家可以没有父母,但是它得有点家的味道,有点家的温度。

    现在有了。

    吕小鱼想了想矜持说道:“如果你觉得我确实能替你分担一些压力的话,你可以经常给我买点烤红薯吃吗?”

    吕树瞥了她一眼,在这等着自己呢?他乐呵呵的说道:“呵呵,不行。”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3o……”

    吕树知道吕小鱼不会把自己的玩笑当真,所以敢直接这么拒绝,而吕小鱼知道吕树是在逗自己,所以怨念并不是很大。

    这就是两个人的默契了。

    烤红薯是要买的,就算吕小鱼不帮他分担家里的压力,他会经常买给吕小鱼吃。

    自己的童年就是在福利院里度过,没吃过什么新鲜东西,既然有机会给吕小鱼一个比自己要好一些的生活条件,没道理不这么做。

    不是说吕小鱼吃自己的、喝自己的,就欠了自己的。

    两人相依为命如果还计较这个就没意思了吧。

    早上卖煮鸡蛋到一半的时候,吕小鱼就表示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卖也没问题,吕树可以上学去了。

    吕树想了想,好像早晚是要有这么一天的,这条路上的街坊邻居熟人也多,没什么好不放心的,于是拎起书包就走了。

    今天是继续考试,昨天下午的数学推迟到了今天上午,考完数学考英语,然后下午就是文科综合的卷子,地理历史政治三门。

    到了班里的时候,大家正在讨论关于昨天抽血的事情,因为大家昨天晚上回家上网肯定都现了,好像全国范围提前开学的高中生们都66续续的参加了免费的体检。

    就在觉醒者事件沸沸扬扬的时候,突然冒出来这么一茬子事情,大家果断觉得这和觉醒是有关系的啊。

    “这会不会是测试我们能不能修行的体检?基金会网站不是说有修行的方式成为觉醒者吗?”

    “我觉得很有可能,可能是一个大范围的甄选吧?”

    当吕树一进班,不知道为什么其他人的声音都小了一些,好像有什么事情要避着他一样。

    吕树自顾自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这事他和大家的看法有点类似,不过还要看看这个体检有没有后续的展。

    毕竟觉醒的范围可不止有高中生啊,初中生、小学生、大学生、成年人,都是有觉醒可能的,如果这个体检真的是一个关于觉醒的测试,那么就没理由只来这么一波。

    他的同桌叶玲玲还是嘴碎,别的同学也不愿意跟她聊太多,侃侃八卦还行,说起正经事就有点受不了她了。

    所以她还是有点忍不住想要跟吕树聊,青春期的少年少女有个很明显的特征:记吃不记打……

    “吕树,你昨天晚上上网了没?”叶玲玲问道。

    吕树平静的看着叶玲玲那普普通通的脸:“自由、民主……”

    “来自叶玲玲的负面情绪值,+119!”

    叶玲玲当时就迷了,我现在就是问你有没有上网,你还跟我讲什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她也算是明白了,吕树压根就没兴趣跟她聊任何觉醒者有关的话题。

    吕树心里跟明镜儿一样的,他现在要是有机会能跟其他觉醒者交流交流还行,跟这么一群还没觉醒的同学,有什么好交流?

    ……

    今天才现奥尔良烤鲟鱼堡竟然在起点都市新书了,这是当年最喜欢的作者之一,作品《重生之大涅槃》《文理双修》,这几年老是在想,对口味的都市书太少了,他要回来写该多好,现在真的回来了。如果以一个老读者的身份而不是作者,我敢说一句,当得起我这个评价的人太少了,我看书很挑。(我特么说是以读者身份啊,你们这群天天黑我还撕票的别给我引战……简直害怕你们……)

    加更一章,推荐他的新书《重燃》。

    不过……哪怕他的书再好看,推荐票请留给我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