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神水消食瓦解食人巨蜥的时候,食人巨蜥疯狂挣扎着却无济于事,混沌小蛇隐藏在黑雾神水里面忽然出击一口咬在了食人巨蜥的脖颈上,吕树清楚的感知到一股黑暗的力量被小蛇注入了食人巨蜥身体,不仅食人巨蜥瞬间麻痹停止了动弹,而且神水消解的速度再次加快。

    正因为如此才在十秒之内彻底消解了这头食人巨蜥。

    这地下果然还有这些怪东西啊,吕树继续往里面走去,小蛇已经更加兴奋甚至不太想回到山河印里。现在的神水体积太庞大了吕树都没把握说消化这么一头巨蜥到底增加了神水多少的体积,只能再遇到的多一些才能判断……

    既然混沌小蛇不想回到山河印里吕树也就不强求了,索性干脆将神水召唤出来裹挟着自己前行,水系异能还能让他清晰的感知到周围的变化。

    吕树继续向前行进,小蛇为他指引最正确的方向。

    然而就在十分钟后,吕树忽然感觉到这地下洞窟里竟然开始颤动,似乎正有千军万马向他奔袭而来!

    吕树神情平静下来,原本他还以为这地下撑死了就剩下上百头,结果现在看来还是他想的简单了。到底是谁在这无人区里几十年间豢养驱使了这么的食人巨蜥,目的又是什么?

    这要是数百头食人巨蜥直接上到地面奔袭距离这里最近的城市,恐怕在陈百里和聂廷他们赶到这里城市都已经被巨蜥屠灭干净了。

    这些巨蜥奔袭速度极快还耐揍,真要想肆虐一个城市还真的非常容易。

    吕树将神水扩散出去逸散在四通八达的地下洞窟之中,而他本人就站在一个交叉口中悬浮与神水之中耐心等待着。

    那些食人巨蜥忽然出现在吕树周围的洞窟通道里面虎视眈眈的看着面前这团黑色液体,吕树在神水之中与对面僵持着,他判断出来自己被起码数百头食人巨蜥围了起来。

    只是对方并没有急于进攻,似乎是在观察。

    在食人巨蜥自身没有灵智的情况下硬说这些巨蜥没人操控,吕树肯定是不信的。甚至很有可能第一只食人巨蜥被神水吞噬的情况都已经通过某种联系传输到了对方操控者那里,这才精准的找到了吕树的位置,甚至也知道了神水的神异之处。

    就在下一瞬间食人巨蜥开始发起冲锋,似乎不信邪一般数十头食人巨蜥朝吕树奔袭而来,一头头撞进神水中来像是要用数量来摊薄神水的伤害。

    神水确实是体积庞大,吕树也确实一直拿它当群攻手段来着,但是当敌人数量太多的时候也很无奈,就好像一个技能是群攻技能可以同时打十个,但是敌人却有一百个,所以所有事情都是相对来讲的。

    只是这几十头同时冲上来还是太小看神水了!

    只见吕树控制着神水将这几十头巨蜥主动接纳进来,然后下一刻混沌小蛇就像是一道利箭一般冲了出去在食人巨蜥之间快速游弋着。

    混沌小蛇在食人巨蜥的缝隙之间如入无人之境,快的像是一道轨迹不定的流星。

    那些被混沌小蛇咬过的食人巨蜥均被一股混沌小蛇注入的混沌黑雾力量腐蚀摧败了浑身的身体机能,吕树在神水中间动都没动,这一波食人巨蜥的攻击就已经被混沌小蛇给瓦解了。

    吕树站在神水之中冷冷的感知着周围的变化,他想试图通过能量波动的感知能力找到那位藏在食人巨蜥背后操控他们的人。

    就在此时对方似乎已经用几十头食人巨蜥试探出了神水的极限能力,所有的数百头食人巨蜥竟然同时朝着神水这边冲来。

    然而吕树一直不动便是给对方一种他只能被动防守的假象,神水忽然间游动起来朝着一条通道里冲去,竟是主动去包裹住这条通道里的食人巨蜥。

    地下空间很大,可再大也是有极限的,当吕树只进入一条通道而不是站在那个岔口的时候,他所需要同时面对的食人巨蜥就少了太多。

    在这种地方,吕树的灵活性远超对方想象!而且经过吞噬数十头食人巨蜥之后吕树已然感知到每头巨蜥所能给神水带来的增益,竟是堪比一件完整的法器!

    神水在坑洞席卷,就连原本坑洼不平的石壁都被神水逐渐抹平。

    寻常情况下河流奔腾而过的地方石洞会在几千年甚至是几万年后变的光滑无比,只是神水的腐蚀性太厉害了,短短几分钟便能做到。

    在食人巨蜥死亡的同时神水的体积还在不断变大,吕树在一条坑洞里面只需要同时面对上百头食人巨蜥依然有些吃力,但此时他已经决定不再留手,就连尸狗与伏矢也纷纷飞离他的身边朝食人巨蜥切割而去。

    两柄飞剑相互交替旋转就像是一台绞肉机一般,无形剑气需要数枚才能打穿一头食人巨蜥的皮革防护,可尸狗与伏矢却根本不用!

    而尸狗之中的剑灵则是从剑中跃出,小小的一巴掌扇向了一头巨蜥。

    骤然间吕树头顶的坑洞碎裂开来,竟是有一头比其他食人巨蜥身形更加健硕的怪物朝吕树扑了下来,对方一头扎进神水里面竟是要用这头更强的食人巨蜥来杀死神水之中已经脱离尸狗与伏矢保护的吕树!

    B级初阶的食人巨蜥!

    吕树平静无比,他冷冷的抬头看着头顶的那头食人巨蜥一头扎进神水之中,对方在他的感知之中始终存在着但吕树却始终不动声色犹如丝毫没有察觉,他一直在等!

    刹那间,吕树在神水中身形宛若游鱼,灵动异常!

    在对方食人巨蜥凿穿石壁的顷刻,吕树竟是瞬间游向了一旁抬手斩去,承影剑一直都在吕树手里,对方却根本没有看到!

    尸狗之中忽然跳出一个白色的小人顺流之上,一巴掌扇向了吕树面前的食人巨蜥,食人巨蜥似是没想到这一出一样,脸都被扇的向一边歪去!

    “来自堕落巨蜥的负面情绪值,+1+1+1……”

    这剑灵小归小,可力气却有C级巅峰的实力,吕树曾想过若对方的攻击手段不只是扇耳光,那该多好……

    手起剑落,吕树手中的承影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斩落在对方的头颅之上。吕树为了这一刻演了太久也准备了太久,若是不能一击必杀,那么之前的所有准备都白费了。

    犹如冰块遇见火刀之后便会溶解似的,堕落巨蜥的头颅竟是直接被斩掉了一半!

    聂廷告诉吕树祭炼承影需耐心,但他没说的是这承影本身就是他见过最锐利的神物之一。

    既锐利又无形,吕树得承影,如虎添翼!

    ……

    终于补上了昨天的更新,我还算守信用吧……再次感谢烟灰盟的白银大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