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并没有贸然靠近对方,万一对方被镇压在这下面还有什么另外的杀手锏怎么办?

    然而就在他打量对方的时候,堕落巨蜥再次开口说道:“俺被仇家追杀,最终镇压在这里完全木法动弹,暗无天日的时间里俺也不知道度过了多久,俺类娃被对方杀咧,俺类父亲也被对方杀了……”

    “不是你等会儿……”吕树捂着脑门:“你这哪的口音,跟谁学的人话啊这是……你先别说话了,再说话我就笑场了,有点绷不住。”

    “来自堕落巨蜥的负面情绪值,+999!”

    吕树琢磨了半天好像应该是这么回事啊,这种成了妖怪的动物一开始是不会说人话的嘛,但是想要开口说话那得学啊,跟谁学的,学说话的对象是哪里人,那妖怪也应该就说哪里的话。

    所以,这以前是头豫州巨蜥?吕树不太确定,毕竟豫州也没这物种啊,可能老师是豫州的吧……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来着。当初那个A级血妖是直接从人类血液中提取的信息所以开口就是普通话,那种感觉反倒让吕树觉得怪怪的。

    说实话,这头蜥蜴一开口说话吕树顿时就感觉对方要比血妖接地气一些……

    那自己以后会不会再遇见陕州妖怪、京片子妖怪、东三州大碴子妖怪神马的,那川州妖怪是不是骂人也特别优秀?想想就喜感……

    而且吕树思忖了半天这货卖惨的样子简直跟选秀节目的选手们有一拼啊,说实话比它惨的选手,还真不多了,吕树再次沉吟:“所以你的梦想是?”

    堕落巨蜥:“???”

    它完全没有get到吕树的点在哪里,吕树直接给它问懵逼了都!

    “来自堕落巨蜥的负面情绪值,+999!”

    堕落巨蜥瞳孔中竟出现了哀伤的神情:“俺全家人都被杀了,,只剩俺独自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这么多年来俺一直有一个心愿……”

    吕树沉吟了两秒:“所以你是想让我送你去见它们全家团圆?”

    堕落巨蜥:“???”

    “来自堕落巨蜥的负面情绪值,+999!”

    这会儿不该是为它们报仇吗,送自己下去见它们全家团圆是什么鬼?咱们在一个频道上不?

    然而吕树压根没打算再跟它废话,直接就准备驱使神水去一点一点磨死它了。

    对方似乎敏锐的察觉到了吕树的杀意,顿时也不再哭惨而是直接说道:“俺可以把心血给你,成为你类坐骑!”

    吕树砸吧砸吧嘴说道:“坐骑啥的就算了吧,人家都是骑着白鹤啊、神龙啊、巨象啊、凤凰啥的,再不济也是什么巨鹰吧,我骑一蜥蜴算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来自堕落巨蜥的负面情绪值,+999!”

    它竟是没想到对方不看自己的实力,直接从卖相上否定了它,这特么是个什么脑回路!这特么到底是谁看不起谁?!

    堕落巨蜥最近在深渊洞窟之下感受到了灵气在一点一点复苏,也在努力的积蓄着自己的力量,只要它驱使的蜥蜴足够强大早晚有一天能够找到脱困的方法。

    就在最近它身边忽然开启了遗迹,灵气浓度堪比它曾经存活的年代。因年代太久远了就连封印禁锢它的那五根柱子也开始松动,就在这个关节上它决定主动猎杀地面上的人类用来血祭强行恢复自己的实力来破除封印。

    结果倒霉催的刚动手就遇到面前的这个少年,巨蜥被杀完了不说,自己跟对方说话还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只是吕树在对方说愿意成为坐骑的时候确实心动的片刻,可问题在于对方说的话他能信吗?

    如果他自己掌握的有奴役这头巨蜥的手段,那他指定就用了,可是对方自己提供出来的方法他压根就不敢用。

    吕树从来都是这么一个小心谨慎的人,战场中不相信敌人、只相信自己,这才是小心驶得万年船的王道。

    就在此时吕树操控着神水朝那头堕落蜥蜴包裹过去,他惊异的发现早就亢奋到恨不得立马吞掉这头蜥蜴的混沌小蛇却脱离了神水,留在了吕树肩膀上旁观。

    吕树拍了拍混沌小蛇的脑袋:“你这是怂包不敢靠近它啊?”

    这蜥蜴果然有古怪,不然金色小蛇为何不敢靠近它?还好自己没有贸然过去啊。

    堕落蜥蜴见吕树压根没有靠近的意思,而那已经包裹住自己的黑色神水竟是开始腐蚀它的躯体,令它疼痛难忍!

    那混沌雾气连明月晔都受不了,更何况是这被封印数千年堕落巨蜥?吕树始终感觉那混沌雾气带给神水的变化不仅仅是腐蚀速度而已,可能还有更高层次的力量。

    就在此时吕树眼睁睁的看到那根封印着堕落巨蜥舌头的金色柱子开始崩塌,那舌头骤然恢复自由后竟是直接向着吕树卷来。

    这是它最后的手段了,原本打算等吕树靠近些再用的,结果吕树实在太谨慎即便它都惨成这样了还是没有半点靠近的意思,甚至还用语言一直攻击它……

    只是当它趁吕树不备的时候攻击吕树时,却发现吕树早就远远的躲回了坑洞里面……

    “不够长啊老铁,”吕树乐呵呵笑道。

    说话间,混沌神水分出一股来,就连这舌头也包裹了上去。

    舌头可没有其他地方那么坚韧,堕落巨蜥顿时便感觉烧灼的疼痛扎进了它的神经,而且神水无缝不入,竟是顺着它的巨口倒灌进了它的胃里!

    “饶命!”堕落巨蜥哀嚎起来:“大人饶命!俺愿献出俺的所有心血供大人驱使!”

    “现在说这个?晚了!”吕树冷笑着从山河印里取出一个小马扎来,坐在马扎上等待这堕落巨蜥彻底被神水吞噬,吕树感觉这样的日子真是安逸啊,神水进阶了不说还收获了这么多的负面情绪值。

    在这阴森的地底洞窟里吕树没有半点惧怕的感觉,甚至还有点想吃一份臭豆腐……

    “来自堕落巨蜥的负面情绪值,+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