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苍穹之上 > 第五章 周天古钱(中)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68/170508.html
    宋征一撇嘴:“别太贪心,真有什么宝物,总兵大人肯定先选了,然后是各位副总兵,下来还有营将、把总、哨官,还有留给上面打点的,轮到咱们能剩下一口残羹冷炙就不错了。”

    史乙也说道:“两个夯货,你以为你是谁?这种好事情,怎么也轮不到咱们。”

    王九和周寇被打击的有些低落,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期望:“残羹冷炙也好呀,毕竟那可是天降神物。”

    接下来三天,虎骄兵为,集合了皇台堡所有擅长阵法的将官,日夜不停的开始参悟破解天火最外层的符文禁制。

    宋征五人每天巡逻从城墙上经过的时候,都会忍不住朝那边看去。第二天的时候,宋征就现了:“那天火似乎不是死物,外面那些符文小须弥界,按照周天形成的规律在运转。”

    周寇用力约束着自己那四头对着妖龙之跃跃欲试的冥魂恶犬,下意识道:“你应该去去提醒营将们。”

    王九懒洋洋的:“你以为营将们都是傻子,会看不出来?”

    宋征也摇摇头,很识趣道:“这种事情,咱们这些狼兵营的小喽啰就不要去瞎掺和了。”

    三天之后,营将们一声欢呼,终于将一座小须弥洞天的符文禁制打开了。正如宋征所预料的,营将们当然现了这些小须弥洞天之间的联系,依托周天星辰之间的联系,打开第一个小须弥洞天的同时,也将周围同一个星系的另外十一座小须弥界一起打开了。

    这时正是傍晚,天色已经昏暗,十二座小须弥界打开的那一瞬间,无数珍宝从其中哗哗啦啦的倾泻而下,这些宝物五光十色,宝焰灵光,如同暴雨一般浇在了大地上,将那几名营将、把总全都淹没在里面。

    饶是他们见惯了世面,生死之前面不改色,此时也是震惊的呆滞,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的说道:“快、快去禀报总兵大人,宝……宝物如潮!”

    虎啸堂的一名哨官立刻双足一顿,腾空而起脚尖在城墙上点了几下跳上城头,而后几个起落消失在堡中,报告虎骄兵去了。

    城头上一片哗然,宋征史乙他们正好目睹了这一幕,王九的嘴巴张大裂开到了耳朵边,周寇眼中贪婪之光闪烁不停,手中锁链哗哗作响,四头冥魂恶犬吼叫乱扑。

    赵绡微微一眯眼,但藏在铁面后面那只眸子的寒光却出卖了她的内心。

    整个皇台堡彻底沸腾了!

    “大福缘!”

    “大机缘!”

    “大运道!”

    堆积如山的珍宝当中,有几十件凌空飞起,循着某种特殊的轨迹在天火周围盘旋飞舞,逐渐的,这些脱颖而出的真正重宝也分出了层级。

    最上层的乃是一尊玉犼,栩栩如生仰天咆哮,张开一张大口吞吐着阴阳二气。阳气中有日月星辰,阴气中有恶鬼英灵!

    整个皇台堡都看到了,这是一件珍贵无比的灵宝,已经越了九阶法器的存在!

    次一层有五件宝物,一艘以日月灵光为动力运转的巨大战舟,一枚似虚似实的阴阳宝珠,一枚雕刻着阴司图录的惊堂木,一本记录着一些强大神名的卷册,一只七彩斑斓,有七头异兽盘踞其上的金刚环。

    这五件宝物气势同样惊人,仅仅臣服于那一尊玉犼,彼此却互不相让,压制着下面的其他宝物。

    宋征默默说道:“五件九阶法器!”

    法器九阶,一阶最低,九阶最高。一旦越了法器,就是传说中的灵宝!仅仅打开了最外层的十二座小须弥界,就有宝物如潮,一件灵宝,五件九阶法器!

    而第三层,又有十二件八阶法器,第四层是二十八件七阶法器!

    下面就是那些堆积如山的各等级珍宝了。那些把总、营将已经从宝物之山中拔身出来,眼中充满了贪婪,是否顺手拿走几件就不得而知了。以他们的本事,自然瞒得过城墙上那些小兵。

    宋征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那些飞舞在空中的重宝,咽了一口口水说道:“看来咱们还真能分一口残羹冷炙。”

    皇台堡的驻军乃是塞北边军第七镇,在籍的军士有一万五千多人,一层层分下来多少珍宝也不够。但现在看来……这天降神物着实恐怖,只打开了十二个小须弥界就够了。

    “那下面的珍宝山中,也都是五阶、六阶法器,随便分一件,咱们以后在战场上,都能在七杀部的阵营中杀个来回了。”

    皇台堡中,除了战堡本身之外,军士们的法器等级最高的是总兵虎骄兵的“君赐忠勇将军剑”,是为七阶。

    总兵大人的爵位乃是忠勇将军,在洪武天朝所有将军封号之中,属于最低级别。

    七阶法器在法宝山上,只能排在第四层!

    虎骄兵很快赶到了,皇台堡中的军士们也不比他慢多少,要知道虎骄兵之前可是承诺过,该分的不会少了大家。

    虎骄兵之后,副总兵们、五营的其他营将,还有一些其他的将领也都赶到了。虎骄兵赶到之后,痴迷的仰望那一尊玉犼足足半刻钟时间,不出意外的话,这件灵宝就是他的了。

    但军士们期盼的分宝环节却一直没有出现,虎啸堂守着宝山,自有专人负责分类整理,整整七天时间,不但空中的那些真正的重宝都被收走了,连地上的宝山也慢慢消失不见。

    周寇和他的四头冥魂恶犬一样烦躁起来:“总兵什么意思?想要吞下这些宝物?恐怕营中兄弟们不答应吧。”

    史乙和王九也是面色不善,宋征倒是笃定,轻轻摇头安抚大家道:“虎骄兵不会这么做的。如果在别的镇的确有这种可能,但咱们皇台堡可是有狼兵营,惹恼了咱们这群恶汉,他就算是明见境大修也难逃一死,他不会冒这个险。”

    史乙几个不由得点了点头,宋征说的理由成立。

    宋征望着堡中主将营方向,悠悠道:“只怕是因为分配不均,一直明争暗斗互相寻求妥协。”

    七天之后,终于有消息传来,各营准备分宝!而且明言:各凭运气。

    虎骄兵传令各营:“天降至宝,俱是恩赐。本应感恩,不做高下之分。但人心世俗,总以阶位论强弱。如山之宝难以一一区分,故各人凭各心,入宝山中选取一件,不可多拿,所获皆凭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