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胡腾甲惊得汗毛倒竖,不顾一切的朝远处飞快逃去,可是黑暗中一口吃掉了大异荒虎的巨兽并没有满足,从胡腾甲身下诡异的伸出来一条粗壮的蛇尾,随意一卷,就将他身上的仙甲绞得粉碎。

    胡腾甲一声惨叫,拼尽了全力指挥着战舟重重砸向了黑暗中那张大口。他毕竟在皇台堡战场历练多年,知道要害在哪里。

    可是咚的一声,巨大的战舟被反震出去,金光乱冒四处散逸,竟是受创不轻!

    而黑暗之中,有一颗巨大沉重的黑影摇晃了一下,而后朝更黑暗的深处退去。巨大的蛇尾卷着胡腾甲,也随之悄悄缩进黑暗之中。

    蛇尾轻轻一收,胡腾甲全身啪啪啪一阵,骨骼全部碎裂,魂魄也被挤了出来。蛇鳞上有一根根倒刺,漆黑的邪异之毒刺入魂魄之中,魂魄的灵光迅熄灭了。

    宋征和王九相视一眼,眼中俱是惊恐。那黑暗之中的魔怪已经走远了,可是两人很长时间都不敢动弹。

    副总兵胡腾甲,实力比起虎骄兵也只差一线而已,连他都轻易折在这绝域之中!对于这里来说,人类修士真的只是食物和肥料而已。

    宋征感觉口中干,整个人近乎绝望难受无比。胡腾甲是他的上峰,可是他和王九压根没有想过要去“救人”,也没有半点愧疚感,这样的局面下,冲出去就是送死。

    王九看向宋征:“书生,咱、咱们怎么办?”

    宋征想了想,朝他轻轻招手:“跟我来。”

    两人猫着腰,悄悄来到了刚才的战场,一片沙砾上,还残留着胡腾甲吐出来的鲜血,看得两人触目惊心。

    周围残留着那头巨兽可怕的气息,站在这里就让人心悸气短,宋征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在四周寻找了一番,他看到了巨兽离去方向上的一块巨石,带着王九摸了过去。

    顺着巨石绕了两圈,宋征失望的一无所获。但离巨石不远,长着一棵铁株木。这种奇特的大树只在绝域之中生长,十年也长不了一指,树干坚硬如铁也漆黑如铁。

    这棵铁株木有一人合抱,钢铁一般的树皮挂掉了一大块,应该是那巨兽离去的时候蹭掉的。在树皮破损的地方,宋征有所现。

    王九也看到了:“这是那巨兽的鳞片?”

    他伸手要取,宋征赶紧拦住他:“有毒!”王九一哆嗦,想起来刚才胡腾甲的惨状,赶紧缩回来。

    宋征用一柄小刀费力的将那一块破碎的鳞片撬了出来,用绳子绑住拎在手上。

    鳞片上还有巨兽的气息,宋征松了口气,道:“短时间内应该能蒙过很多荒兽。”

    王九翘起大拇指:“还是你行。”

    宋征却没什么高兴地,他指着一个方向:“那艘战舟好像掉在那边,咱们过去碰碰运气。”如果能够得到一件九阶法器,就算两人合力也施展不了几次,但至少多了一种压箱底的自保手段。

    王九眼睛一亮:“好。”

    两人只记得一个大概方向,小心翼翼的在危险的夜色之中穿行,翻过了一座山峰,侥幸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绕过了几块巨石,前面的一片小树林中,有一片金光闪闪烁烁。

    “在那里。”

    王九刚要迈出去,忽然脚下的大地抖动了起来。

    宋征暗叫了一声“不好”,拉着王九飞快往后退。可还没等他们退回去,脚下的大地忽然裂开,一边猛地升高起来,两人惊呼惨叫着摔落下去。

    他们的修为都还无法飞遁,极下坠中,王九只来得及一把拉住宋征垫在自己身上,下方一片漆黑,不知到底有多深,泥沙碎石一同落下来,轰的一声两人重重摔在了地上。

    王九胖胖的身躯猛的一个缩涨,缓冲了宋征,两人又一起弹了起来,这一次的冲击力就要小很多,他一个挺身站在了地上,王九被砸的一口气没缓上来,在地上弹了好几次才停下来。

    宋征赶紧过去:“胖子、胖子你没事吧?”

    “咳咳咳……”在宋征的摇晃中,王九终于一阵剧烈的咳嗽缓了过来,摆摆手道:“还好,死不了。真特码的疼啊……”

    连绵不绝的巨响如同滚雷一般传来,那一片小树林当中闪烁着金光,已经越升越高,和周围的山体分裂开去。

    在月光下,宋征看到一头庞然大物,正抖动身躯站了起来,高如山岳,那一片小树林正好在他头顶上。

    它抖动了一下身躯,三条粗壮的巨腿支撑起来,比周围的大山还要高出一多半!

    宋征一个哆嗦:“三足蟾皇!”

    关于这种九阶荒兽,可以说所有西北边疆的人都耳熟能详,有各种和它有关的可怕传说在北境流传。

    这种巨兽喜欢沉眠,因而寿元极长。有传说曾经有北地巨富沈家,家传重宝法华剑,历代家主随身携带,可保一家平安家业兴旺。沈家繁荣三代,及至第四代家主,入山路遇巨兽,张口一吞,整个车队和数十名大修尽入腹中,四代家主只身得脱,至宝法华剑遗失。

    沈家自此厄运当头,不几年庞大家业烟消云散,而后更是江河日下。几十代后,沈家后人已经沦为樵夫,每日砍柴贩卖为生。

    忽有一日,樵夫正在林中伐木,突遇山崩,原是巨兽化为山峰,其上树木繁茂,樵夫也曾在上砍伐。

    巨兽吐雾,化蜃而去。待其离去忽有一物落在樵夫面前,樵夫清洗干净后,恍然现竟是祖传至宝法华剑,至此时已经过去近千年!樵夫回忆起祖上荣光,手持法华剑不由得潸然泪下。

    另有传说,这巨怪腹中巨大,宛如洞天世界。

    传说某大乱之世,边境大灾,方圆千里颗粒无收,太守一夜间急白了头。此城军尉乃是一代奇才,听闻附近绝域中有三足蟾皇出没,思及此兽习性,往往喜欢大肆吞噬一番之后储备在体内,而后陷入沉眠,数百年不食。

    于是只身进入绝域,拼力斩杀三足蟾皇,竟在它的腹中现数座粮仓,以及如山珍宝。

    而后太守开仓赈灾,收拢流民,并以如山珍宝起兵逐鹿天下。

    这位太守便是后来的洪武天朝太祖,而那位军尉,就是一力将太祖扶上皇位,而后挂印而去云游天下,在各地留下了诸多传说的“天师军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