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宋征肩膀受伤,指挥着王九去打扫:“把掉在地上的炼血丹收起来,还有那只巴蚊,身上能用的东西也都收起来。”

    巴蚊,巴蛇的巴。

    炼血丹就是那血红的奇药,王九依言将地上掉着的几颗捡回来装好,忽然心生好奇:“这些奇药,你从哪里得来的?”

    宋征轻描淡写道:“买来的。你注意一下,巴蚊的口器和翅膀,以及几处隐秘的外壳都是好东西,可以用来炼宝。”

    普通的蚊子当然没有外壳,但巴蚊巨大,必须有外壳支撑身体。

    “哦。”王九答应一声,不情不愿的去干活了。他懒得动弹,可是总不能让宋征带伤劳动,也就没有注意到宋征转移话题。

    除了宋征说的那些,荒兽莽虫身上最珍贵的就是“精魄”,是它们的力量核心。等王九将一切有价值的东西收集完毕,放入自己的芥指,两人也不敢久留,互相搀扶着离开了。

    ……

    幽暗之中,有四条飘荡的影子分布周围,它们匍匐在地上,时不时的昂起头来朝空中嗅着。周寇在中间,锁链拴在他的手臂上,他紧张至极的留意着周围每一个细小的动静,哪怕有冥魂恶犬警戒也还是不放心。

    这里可是绝域深处!随便挑出来一个什么东西,都能将他和自己的宠物一起撕得粉碎。

    “这狗日的,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跑到这个地方?那道圣旨难道真的这么邪门?”

    他狂躁的咒骂着,心中却实不敢对那天火和圣旨有半点不敬!他醒过来的时候正在一座小山坡的半山腰上,山下正有一场大战,第七镇五大营中撼山营营将雄东焱正在带着手下几十名亲兵,和一头庞然大物酣战!

    雄东焱知命境中期的修为,修行的乃是家传功法,身高丈八,宛如巨人一般,力量达到了肉身极限。他身外有五件高阶法器环绕,手持一柄千斤大斧,开山劈岳勇冠三军。

    兼之与自己熟悉的亲兵配合,演化军阵,同进同退,于半空中凝练出一道八百丈大小的相柳虚灵,实力更增数倍!

    可是这样的人物,面对那庞然大物仍旧节节败退。那是一头罕见的蝗虎兽,介于荒兽和莽虫之间的异种,八阶荒兽暗黑魔虎和八阶莽虫灭绝蝗后交配的后代,本身极为罕见,而且是毫无疑问的九阶荒兽。

    即便是在九阶之中也是顶尖的存在!

    它的两根触须如同锁链钢鞭,朝空中一甩,就将军阵凝聚的相柳虚灵扯住,用力一分,嘶啦一声虚灵破碎,军阵中亲兵们纷纷吐血跌倒。

    雄东焱大吼一声扑将上去,五件高阶法器凌空保护,加持了强大力量笼罩其身,他一斧开山劈了下去,可是蝗虎兽只是抬头一撞,雄东焱身周法器灵光溃散,整个人倒飞出去鲜血狂喷!

    家学渊源的雄东焱,乃是五大营将之中实力最强之人,可是面对九阶巨兽,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周寇什么也不用想,冒着冷汗悄悄后退,等那头蝗虎兽解决了雄东焱,他想跑都跑不掉。

    他退出去三里,就听到雄东焱一声惨叫传来,那个方向上,数道灵光崩炸——那是法器自爆。

    周寇正在猜测雄东焱法器自爆是否伤了那头蝗虎兽,一道巨大的黑影呼的一声从他的头顶飞过,振翅十里,落在了他前方的一座峰顶上,正是那头蝗虎兽——周寇顿时浑身冰凉以为自己死定了。

    可那头蝗虎兽看也没看身后,只是一个落脚,再次振翅又是十里消失不见。

    周寇暗自苦笑,果然是“高看”了自己,这么一点肉沫,不够人家塞牙缝的。他对这里已经充满了恐惧,第一个念头就是找到同袍,越是生死关头需要依靠的时候,越是想要找到自己最信任的人。

    ……

    宋征和王九紧靠在一起,后背抵着一块巨大的玄武钢岩。两人的前方十丈,有一条浑身长满了倒刺的怪蛇从岩石上蜿蜒而过。

    两人屏住了呼吸,一动也不敢动,甚至利用灵元控制住自己的心跳。

    那蛇“只是”五阶荒兽蜂蛇——在神烬山绝域深处,这种“小角色”的确是处在最底端的,可就算是五阶,对于两个小兵来说也是不可战胜的对手。

    眼看着二十多丈的蜂蛇就要过去了,忽然它觉察到了什么,猛的昂去了蛇头,转向了两人这边。

    宋征和王九心中叫苦,却还是不敢动弹。不是他们没有一战的勇气,实在是两人的实力,面对五阶凶兽绝无胜算。

    唰!

    蜂蛇身上的倒刺全部张开,五色斑斓,让它看上去粗壮了一倍有余。

    它扭动游了过来,还在七八丈之外,一股腥臭的毒气扑面而来,宋征一阵恶心,头昏眼花知道自己已经中毒了。

    他早已经屏住了呼吸,但五阶荒兽的毒性太过强悍,透过周身毛孔和皮肤渗透进来。

    威力全开的五阶荒兽所过之处,连岩石的表面也被毒性腐蚀除了一条凹槽!

    宋征轻轻举起了手里的绳子,那一块鳞甲碎片轻轻摇晃着。

    蜂蛇猛的停了下来,眼神冰冷,似乎有些疑惑。但它只是稍作停顿就忽然加扑一个弹射扑到了两人面前。

    巨大的蛇头,也同样张开了无数倒刺,围着两人转了几圈,蛇信子吐出来,几乎撩倒了两人的脸上。

    王九惊得差点跳起来,却被宋征暗中的手死死攥住,这才强自镇定着没有动。

    蜂蛇似乎有些弄不明白,五阶荒兽智商不低可也高不到哪里去。它绕着两人转了几圈,见似乎无用,就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鳞甲碎片上。这东西散出一股让它自内心的恐惧。

    它不敢造次。

    百丈巨大的玄武钢岩下,两个军士显得渺小无比。而一头二十丈长,一人粗细的巨大怪蛇正缠绕在两人身外,恐怖的蛇头低垂着,随时可能将两人吞下去。

    蜂蛇似乎下定了决心,它高高昂起,然后张开了巨大的蛇口。宋征看到它四颗又尖又长的蛇牙上,毒液已经滴下来,每一颗獠牙都有半人长短!蛇口中暗粉色的息肉绷起来,正要力扑下来,将两人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