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苍穹之上 > 第十四章 不堪一击(中)求推荐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68/175561.html
    宋征自己都快要忍不住了,但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股执念,既然决定了就彻底的执行下去,他死死攥住了王九。

    呼——

    没等两人反应,那巨大的蛇头已经猛的扑到了面前,巨大的蛇口吞下去七八个人都不成问题。

    巨大的蛇口却忽然停在了两人面前……

    嗤!嗤!嗤!毒牙上的毒液滴落下来,在两人身边迅的腐蚀出来一个个大坑!对于蜂蛇来说是“一滴”的毒液,对于两人来说,几乎是一盆。

    两人眼睛瞪到了最大,心脏都快要从嘴里跳出来。蜂蛇身上的倒刺慢慢的收了起来,它悄然退了回去,又在两人身边游动了一番,这才有些不甘心的甩了一下尾巴走了。

    离开几十丈,又回头看了一眼鳞甲碎片,显然最后关头没有敢于冒险。

    等蜂蛇彻底消失在丛林和山石之间,两人才吁了一声,一起瘫了下来。

    王九颇为振奋:“书生,你这招真好用,看来只要不遇上比那头巨兽更强大的家伙,咱们应该就是安全的。”

    可宋征不得不给他泼一盆冷水:“恐怕这块碎片上的气息很快就散光了。”

    “啊……”王九怕死的脸色白,四处看着:“要不,咱们找个地方躲起来?这么危险……咱们还是等着史头儿他们来找咱们好了。”

    宋征也有些犹豫,可是他还是摇头:“大家在一起更稳妥。这里实在太危险了,躲到哪里能保证安全?”

    宋征一手拎着绳子,一手握着周天古钱,暗中准备好了自己威力最强的道术“惊蛰雷”。

    两人不敢跟在蜂蛇后面,另选了一个方向搜寻过去。走了半里左右,王九鼻子动了动,拉住宋征低声道:“血腥味。”

    王九修为比他高,而且因为怕死,王九专修了一门神通,六识是五人中最灵敏的。

    他指了指一个方向,脸上有些畏惧之色,宋征听了听,周围静悄悄的,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

    他想了一下,打了个手势让王九留下,他自己过去看看。

    王九一把拉住他:“你找死啊!”宋征想了想,压下了自己的好奇心,朝王九点了点头,两人绕过了那一片区域,刚要走过去,忽然一阵咳嗽声传来:“是书生吗?”

    两人一听声音大吃一惊赶忙进去。

    黑暗中有个人靠着石头般躺在地上,一条腿裤子撕开,露出一道巨大的伤口,她的身边丢着那具暗焱连弩和一柄战剑,是伍中唯一的女修赵绡。

    她露在外面的半张脸一片苍白,失血过多。

    在她周围散落着一具荒兽的尸体,头颅在北,下半身在南,而上半身在西北。血腥味就是从尸体上传来的。

    “五阶魅影爪兽!”这种荒兽外形半狼半蛇,生着三对利爪,行动如风,利爪胜过法器利刃。

    赵绡吐了一口血,虚弱说道:“它身上带着伤,应该是从别的猎食者口中逃脱的,实力不足三成。”

    宋征点点头,朝王九招手:“来帮忙。”

    宋征道了一声“担待”,撕开了赵绡的裤腿,王九很没出息的咽了一口口水,赵绡冷冰冰的看着他,铁面后的眸子冷嗖嗖的,王九无奈闭上眼睛:“我不看,行了吧。”

    宋征取出两粒疗伤奇药,一粒碾碎了撒在伤口上,另外一粒给赵绡喂下去,然后帮她包扎好,看看周围说道:“我背你,先离开这里。”

    赵绡看了一眼他肩膀上的伤口,摇头:“我自己能行。”

    “别逞强……”

    赵绡却轻轻推住他,冷淡却坚定道:“如果有一天,我需要人来背着才能走,就杀了我!”

    宋征无言的张了张嘴,赵绡已经背起自己的暗焱连弩和战剑,折了一根树枝当拐杖慢慢朝前走去。

    三人离开的时候,宋征又从怀里取出来一只瓷瓶,倒出来一些药粉,有些肉痛的洒在了路上,又往三人身上各自掸了一些。

    王九问道:“这是什么?”

    “一种奇药,用来掩盖血腥的气味。”

    王九瞳孔一紧:“无忧粉?这玩意可比疗伤奇药还要昂贵。你到底哪来的这么多钱?”

    宋征苦笑一下:“全部身家都投进去了。快走吧,那只魅影爪兽的尸体肯定会引来高阶捕食者。”

    魅影爪兽身上有价值的部分就是精魄和利爪,王九早已经收好了。

    他们走后时间不长,黑暗中有什么东西蠕动过来,所过之处寸草不生。魅影爪兽的尸体很快被“淹没”在这一片不见边际的“蠕动”之中。

    那东西循着血腥的气息追下去,很快到了宋征洒下药粉的地方,不知道究竟遭遇了什么,它厌恶的一声低吼,群山震颤巨响回荡,它调转了方向,朝着别处蠕动侵袭而去。

    ……

    史乙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制式皮甲已经破破烂烂,身上到处都是伤疤,皮肤溃烂凄惨无比。

    他仓皇逃窜,拼力远离那一片可怕的沼泽。

    沼泽迅恢复了平静,表面上一层人畜无害的苔藓,在黑夜之中,散着淡淡的幽光,似乎是一片宁静祥和的区域。

    但史乙再也不会上当了。他刚才被一群怪鸟追赶,一时慌不择路闯了进去,怪鸟们转身飞走,苔藓却忽然“翻脸”,化作了一片剧毒沼泽,他一下子掉进去,幸好见机快,立刻将精巧飞剑挂在自己手上,全力催动往天上飞去。

    可是沼泽之中有着一股巨大无比的吸力,和飞剑上冲的力量互相拉扯着,整个角逐的时间也只有短短七八个呼吸,还是天降神物的异宝更胜一筹,飞剑噗一声将他从沼泽中拉扯出来,可是就这么短的时间,边镇军装备的精良皮甲已经被彻底腐蚀,史乙更是留下了身上一块块的伤痕,山风一吹,这些伤痕剧痛无比。

    他忍着惨叫,踉踉跄跄的往前跑去,终于支撑不住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喘息的时候,有一双穿着军靴的脚站在了他的面前,史乙顿生希望,抬起头来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狰狞的笑脸。

    “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史老千,没想到你会落到老子手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