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苍穹之上 > 第十八章 妖族狼骑(下)求推荐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68/178388.html
    人族修军面对这样的恐怖骑兵,大多数时候只能依托城墙和奇阵才能对抗,一旦在野外遇上几乎只有败亡一个下场。

    整个人族修军,唯一能够和狼骑对抗的,就是数量稀少的斗兽修骑。

    而此时在山谷中,知命境中期的武云北已经穷途末路,他身边的战士越来越少,狼骑在山岭之间跳跃如履平地,穿山越岭宛如一阵飓风,他们的战术非常可怕,每一次聚拢后散开,围在营将身边的军士就会减少一批。

    一个狼骑小队长挥舞着手中古怪的长刀,指挥着手下的骑兵一声呼啸从人族的军阵边疾驰而过,几名人族军士倒了下去。

    小队长一刀将一名人族军士的脑袋砍掉了一半,然后纵骑而过身子微侧左手一捞,抓住了那掉落的一半脑袋。

    他一边奔回自己的阵营,一边捧着那半颗脑袋,大吃着里面的脑浆。白色的脑浆红色的鲜血糊在了他的胡子上,他哈哈大笑极为快意大声赞道:“人族的脑子就是比荒兽的好吃,哈哈哈!”

    狼骑们一起纵声长啸。

    武云北头顶上,凝聚着一团灵云,当中托起了一枚阴阳珠,正是天降神物赐下的九阶法器之一。

    这枚阴阳宝珠当中太极旋转,隐隐透出一片小洞天世界,整个洞天世界的力量加持在武云北身上。他一身银甲,手持长枪,枪头上银光如火喷涌,正隔空对战妖族将领。

    可是他此时却只能挥出自己的正常实力——此地距离冥河很近了,对于修士压制之力大增,境界越高,感觉越明显。

    阴阳珠之力,也只能抵消了这种压制力量。

    但那妖族将领在绝域之中却是如虎添翼,他胯下的巨狼比同伴的体型更大了一半,乃是一头狼王!

    他的境界本就在武云北之上,张口吐出五团颜色各异的诡异妖火,轮番而下不断灼烧武云北。

    除此之外,他还把身躯一抖,一面妖皮张开化作了古怪的布幡,迎风招展魔意阵阵,一个席卷就能带走七八名军士的魂魄。

    每当有人族魂魄被收走,妖将口中就传来一阵咀嚼之声,吞吃了大量人族魂魄之后,他打了个饱嗝,妖光大放,气势更上一层楼,竟是临阵突破了!

    “啊!”人族军阵中,惨叫声不断传来,可是宋征却忍着眼泪,将大家拉了下来,悄悄退走,不敢惊动任何一头狼骑!

    哪怕有一个妖兵现了他们,对于此时的四人来说,也是灭顶之灾。

    “走!”他咬牙说道,赵绡和王九都沉默不语,他们心中悲痛难言却无能为力。此时不仅是宋征,所有人都深恨自己实力不济境界太低,目睹族人被屠戮吞吃,却没有力挽狂澜的本事!

    而宋征更进一步的怨怼那天火和圣旨,果然祸福相伴,天降神物一定是巨大的福缘吗?其实隐藏着巨大的凶险。若不被那圣旨莫名其妙的丢到这鬼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惨剧生?

    四人逃出去数十里,那山谷方向传来一声剧烈的轰鸣,法器自爆的声音,他们非常熟悉。能够有如此威势,必定是营将武云北!

    四人不由得脚下一顿,头顶上忽然有一流灵光飞来,啪嗒一声落在了他们前面十几丈,在黑夜中闪闪烁烁。

    “阴阳宝珠。”

    是武云北在天降神物中分到的九阶法器。宋征走过去去捡了起来,心中却毫无喜悦之意,宝珠上还残留着武云北的鲜血,他用力擦干净了收好:“若是能活着回去,一定将武将军的遗物带回去!”

    四人不再停留,正在往前忽然宋征脸色一变,指着一道痕迹:“你们看!”

    ……

    周寇艰难的拖动伤腿往前走着,四头冥魂恶犬只剩下了两头,而且其中之一身躯飘荡,随时可能散去。

    他口中咒骂着,看到路边一株植物,顿时一笑:“还好运气没有那么糟糕。”

    这株“凡灵草”是比较少见的疗伤草药,他身上没有疗伤奇药,连忙挖了出来,也没法清洗,连叶带根一起吃了下去。

    果然药效作,身上八九处伤痕有明显好转的迹象,腿上那一处毒伤也传来一阵清凉之意。

    他坐在地上喘了口气,不由得再次咒骂:“果然不是自己兄弟真的信不过……”

    他没找到宋征他们,路上遇到骁勇营的一群军士,就结伴而行,却不料遭遇一群化骨飞蛇的时候,那帮人暗中设计,要牺牲他做诱饵引走这群莽兽。

    可周寇是狼兵,凶狠却不失狡诈,将计就计坑了那帮人,只有他自己逃了出来,但腿上也被咬了一口。

    若不是他一口气牺牲了两头冥魂恶犬,就算有计策也一样逃不出来。

    每当这个时候,就会想起自己兄弟的好处来。

    “史老千,宋书生,王胖子,赵美人,肯定不会坑老子,唉……”

    他仰望明月,只觉冰冷。失陷在这样的极端险境,也不知道那四个家伙能不能活下来。

    忽然,他猛地惊醒,两头冥魂恶犬也警惕的盯着某个方向,通过和主人之间的冥冥联系传递预警。

    周寇咬牙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全逃走。

    可是后面的那“东西”似乎深谙追踪之道,他连续施展了几个小手段,想要摆脱都没有成功,顿时一阵绝望,靠着一株大树抓着那柄漆黑爪刀,将两头冥魂恶犬埋伏在周围的黑暗中,准备背水一战!

    他暗自咬着牙:想吃你周大爷,周大爷先从你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传来,黑暗中有个球形物体闯了出来,扶着膝盖大口喘气:“你个蠢货,跑个屁呀,是老子!”

    “你那几只蠢狗呢,也闻不出来我们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