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苍穹之上 > 第二十一章 身陷绝境(下)求支持!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68/182774.html
    这种级别的小洞天世界中没有日月星辰,只有昼夜明暗交替,一个昼夜之后,大家计算着时间,周寇松了口气:“应该没问题了,书生猜对了。”

    宋征却没那么乐观,天火确实强大,将他们整个皇台堡守军无声无息送入绝域深处,可是他们的实力和三足蟾皇没法比,天火是否有能力将他们从三足蟾皇肚子里拉回去,现在还不得而知。

    不过大家好不容易放松心情,宋征也没有再泼冷水。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大家各自打坐疗伤也不觉得无聊,某一时刻,忽然感觉眼前一黑,恍惚中已经回到了营房内。

    营房内还是三人,宋征、周寇、王九,三人猛地站起来互相而望,身上的处处伤痕传来强烈的痛感,提醒着他们脑中的记忆不是幻觉!

    史乙跌坐在营门口,抬头一看,原本守卫森严的营门,居然连一个护卫都没有了。他马上反应过来:这些同袍,都已经死在了神烬山绝域深处。

    赵绡躺在床上,面孔冰冷,铁面后的眸子幽深如渊。她伸手摸了摸断腿,静默不语,营房内传来几个声音,是劫后余生的庆幸,但大部分床铺上空空如也,它们的主人再也回不来了。

    宋征忽然喊了一声:“去天火那里。”

    三人夺门而出,去女营接了赵绡,在营门口遇上史乙,五人再次聚齐直奔堡外。

    劫后余生的喜悦并未持续多久,史乙一身是伤,赵绡失去了一条腿,宋征三人也是实力大减。沿途从营房内三三两两的走出伤痕累累的军士们,整个皇台堡内,弥漫着一种悲戚的氛围。

    到了延台堡外,一股愤怒而悲伤的气势当空笼罩,宛如黑云压城。

    宋征抬头看到,在千丈高空之中,飘荡着一头巨大的四翼黑虎虚灵。原本强大的虚灵身上布满了伤痕,对应着大地上、天火正前方,一座残破的军阵。

    虎骄兵带着虎啸营,排成了方阵定定的站在符文圣旨下方。原本五百人的方阵,现在却只剩下一百多人,减员七成!

    方阵中显得零零落落,中间出现了大片的“空白”,那些人再也回不来了。有的战士前后左右都空了,他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身姿笔挺,眼泪却无声的滑落下来。

    有的战士拖着伤腿,拄着兵刃,却晃也不晃一下,身上的伤口不停地再往外冒血。

    虎骄兵气势大减,身上仙甲破破烂烂,不复明见境大修的气度和威势,可是他仍旧像是钢铁铸就的雕像,刚硬的杵在那里,昂望着天火,眼中充满了愤怒和桀骜,他想问问:为何如此?为何要是我们?!

    宋征仰天一声长叹,只觉两眼涨,鼻子酸,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他回头一看史乙低下头去用力的揉了一下眼睛,他苦笑一下没有去揭穿老骗子。

    周围的军士越来越多,营将、把总、哨官、伍长,只要活着都来了。渐渐地愤怒的声音越来越猛烈。

    奔雷营营将雷光佐虎目四顾,三千人的大营,如今还留在自己身边的,只剩下六百来人,胸中一口愤懑之气再也难以遏制,猛的大骂一声:“老子不活了,去他狗日的!”

    他一步上前三百丈,冲到了天火下方,抽刀指向了符文圣旨,刀光千丈,熊熊灵光烈焰朝刀光两侧喷涌,炽热如大日骄阳。

    这一刀引来整个第七镇官兵一片惊呼,可是很快就有人响应:“跟他拼了!为死去的弟兄报仇!”

    “报仇!”

    一时间官兵们一起红了眼,各出法宝,不管不顾的冲杀了上去。边军一向桀骜不驯,心怀狼性,吃了这么大的亏,一旦热血上涌群情激昂,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雷光佐一震身躯背后喷出两道羽翼一般的光尾,催动知命境后期的强悍身躯,双手持刀迎风一斩,直奔天火而去!

    他左肩头的仙甲自动展开,露出厚实宽阔的肩膀,上面以蓝色的刺青纹着一条眠于青云的神龙。“呔——”他一声大吼,纹身苏醒。

    神龙睁眼,怒击云霄!

    一声伴随着雷声的龙吟,湛蓝雷龙自他肩头腾空而起,在雷光佐的头顶上盘旋一圈,凌空扑下,和雷光佐那千丈刀光一同杀向了天火。

    天火外黑内红,静静燃烧,虽有熊熊之意,却无烈烈之威。

    但就是这样的平静,才越显得诡异。

    那一刀杀入外层黑火之中,瞬间没了踪影,雷龙自高空扑下,冲进了黑火当中之后,也没了声息。

    雷光佐手中握着自己那柄五阶法器“云雷秘刀”,却毫无“反馈”的感觉,千丈刀光杀入黑火,泥牛入海。

    湛蓝雷龙转了一圈出来了,似乎也有些茫然。

    天火静悄悄的燃烧,显得毫无反应。

    在有些不知何为的雷光佐身后,大批的官兵一通杀了上来,高级将领催动法器道术,低级的军士冲到了近前,各种战兵一股脑的砸了上去。

    各施手段小半个时辰,黑火仍旧毫无反应,还是那样安静燃烧。不管他们什么手段,一旦进了黑火,就毫无用处。

    宋征没有杀上去,周寇红了眼要冲上去的时候,被他勒着脖子死死拖了下来。

    他毕竟自有读书,明白何为“敬畏”!

    “够了!”虎骄兵忽然一声大喝,声震魂魄,让所有人冷静了下来,数千官兵一怔之间醒悟了过来,再看向那天火,眼中渐渐露出了惊恐之色。

    即便是是明见境巅峰的大修,也不可能任由他们数千修兵修将围攻而毫无伤吧?这天火,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如此可怕?!

    官兵们不知不觉的退了下去。虎骄兵知道自己得不到想问的答案,咬着钢牙喝道:“本将立刻上书朝廷,禀明此事!”

    洪武天朝曾经执东岸人族七雄牛耳近千年,哪怕如今没落了,一国之力仍旧是非常可怕的。只要朝廷出面,他们相信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哪怕是这诡异恐怖的天火。

    虎骄兵霍然转身,一挥手:“散了吧,本将去写奏章。”

    围在天火周围的军士们逐渐散去,史乙暗叹一声:“走吧,咱们也回去。”宋征却没有动,仍旧昂望着那天火前如同布幡一样轻轻飘荡的符文圣旨。

    “书生,怎么了?”史乙问道。

    宋征眼中有异光闪烁:“没完呢,你们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