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宋征之前点燃的十五枚穴道,也只是普通火塘的程度,但此时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之下,宋征心中一动,并不急于去点燃新的穴道,而是努力拓宽已经点燃的“火塘”。

    这三烈波光玄奥异常,宋征之前也曾努力拓宽穴道,却总感觉“力有不逮”,哪怕是他的灵元已经足以点燃下一枚穴道,却仍旧无力将上一枚继续拓宽。

    可是在三烈波光的力量只是一转,就将穴道扩张了一倍,再转一圈又是一倍!

    宋征大喜,催动三烈波光将十五枚穴道一枚一枚的拓宽到了“火湖”的级别,而后再一鼓作气点燃了第十六枚大穴,拓宽成为火湖,随后才是第十七枚、第十八枚……

    他在伍中境界最低,毕竟入营时间太短,但三烈波光拓宽穴道经似乎是没有消耗,一鼓作气帮助他点燃了九枚大穴,燃穴达二十四枚,这才力量慢慢耗尽,最终彻底散去。

    燃穴境之后是脉河境,要将经脉连通成河,灵元畅通无阻,穴道就是脉河上的一个个湖泊。

    脉河境之后是知命境,号称肉身极限,通透自身的秘密。

    知命境之后就是明见境,明见内外,已经可以开始借助外界天地之力,施展在凡人看来不可思议的神通。

    是以明见境被尊称为“大修”。

    明见大修。

    明见境之后是命通境,命通天地,寿元大增;身体内外贯通天地元能,交感自然,法术威力更大,肉身重生极易所以这一境界的修士极难杀死。

    而到了命通境,就要被尊称为“天尊”。

    命通天尊。

    命通境之后是玄通境,更高还有天通境,皆是玄之又玄,凡俗之辈不可揣摩、无法想象、难以预料的层次,即便是对于修士们来说,这个级别的存在也是神龙见不见尾,高高在上存在于传说之中的。

    宋征就近见过的最强者,乃是去年一位巡查塞北的御史大人,明见境中期的文修,朝廷威仪在身,举手投足之间气度斐然。虎骄兵一身桀骜不驯的北地悍将做派在他面前,虽然只低了一个境界,却逊色许多,十足一个土包子。

    三烈波光的效果完全散去,宋征想起了另外一团灵光“道韵微澜”,这一道赏赐不知有何作用,但留在身上他觉得不安全——这里可是狼兵营!

    道韵微澜的灵光当中,却是那种天火中央的暗红色,好像岩浆一般的暗暗流淌涌动,似乎比那黑火的神秘和诡异,还要更胜一筹。

    他用手指轻轻一触,顿时如遭雷殛!

    玄之又玄,这种感觉难以描述,宋征沉浸其中,却连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经历了什么。

    对于时间和空间的感知近乎于无,他只觉得是那个感觉是“一闪而过”,等他睁开眼来,却看到史乙三个,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显得有些疲惫了。

    宋征一愣:“你们这是怎么了?史头儿,你比我快多了。”

    史乙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躯,道:“你小子怎么回事,比我整整多了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宋征也吓了一跳,他分明觉得只是一瞬间呀。

    王九挤了挤小眼睛,看着他忽的说道:“书生有些不一样了。”他言语简短,史乙和周寇则是连连点头:“说不上来有什么不同,但整个人感觉的确和之前不一样了。”

    周寇嗖一声抽出那柄漆黑爪刀,在手中不断朝着宋征的脖子比划着:“何方妖孽快快从实招来,你是否已经将书生夺舍了?”

    宋征没好气一把推开他:“滚,你想找人打架,外面有的是,随便找茬惹事,别来烦我。”

    周寇的用心被戳穿,半点也不尴尬,收了刀煞有介事的点头:“我试过了,还是书生,没错的。”

    史乙挠着头皮问道:“是道韵微澜的作用?”

    宋征点头:“我的资质大幅提升了。”道韵微澜的作用效果非常神奇,如果说宋征之前只能算是中人之姿,那么现在已经是中上了。

    如果再有一次,他就会变成一个“小天才”。

    他随手拿起那本《蛰雷法》,原本颇为晦涩的字句,现在一眼扫过去一目了然,几种道术,如“大地奔雷”“蛰雷本我”“血霹雳”等,以前他数次修炼都不得要领,但现在只看一遍已经了然于心。

    天火似乎洞察秋毫,对于所有人的奖赏,是根据他们在绝域之中的表现而定。宋征在五人中,毫无疑问是最为出色的,始终运筹帷幄,最终五人能够活着出来,也是因为他的计谋,所以他比其他四人多了一团“道韵微澜”。

    而虎骄兵等人,应该是斩杀了强大的荒兽莽虫。

    史乙有些迫不及待问道:“你提升了多少?”

    “我已经是燃穴二十四枚的境界了。”宋征一笑,不管他对天火如何忌惮,境界大副提升,仍旧让他心头畅快。

    “什么!”

    “没天理啊,为什么书生比我们提升的快?”周寇不满的嚷嚷着。

    史乙瞪了他一眼:“知足吧,老子才提升到燃穴三十九枚。”他之前已经是燃穴三十七枚的境界,现在只多了两枚,看来境界越高提升的越少,但也因人而异。

    有人比自己差,周寇就开心了,咧嘴笑道:“史老千你等着,下一次之后,老子肯定过你,到时候你这伍长的位子让给老子来坐坐。”

    史乙鄙视他:“就你?呵呵。”

    但宋征耳朵一动:“下一次?”

    周寇自己也愣住了:“老子……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说出这种话?”他忽然觉得干涩无比,转头看向窗外,峡谷口的方向上,天火那诡异的红光映照当空,似乎并没有消失的意思。

    宋征一声苦叹:“恐怕大家心里都明白,那东西不会放过我们的……”

    王九胖胖的身躯哆嗦着,一浪高过一浪:“不、不会的,朝廷会救我们的。”

    周寇道:“总兵大人的奏章应该已经送上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