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宋征喘了一口气,一阵强烈后怕袭来:如果不是周寇一个无意的举动,恐怕这一次大家必死无疑。

    他接替了赵绡,让她去疗伤休息,自己负责警戒。几个时辰过去,疗伤的四人先后醒来。反倒是周寇恢复的最好,一身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三阶奇药效果非凡。

    而王九肚皮已经收口,只是还有些“脆弱”。他从芥指中找出了一身三年前的皮夹——现在已经穿不上了。他咬牙把自己塞进去,后面的皮绳绑紧,勒住了肚子之后大致不影响活动。

    剩下三个人站在一起,就是一个悲剧:缺腿的多少依次递增。宋征少了一只脚,赵绡少了一条小腿,史乙整条腿都没了,差点连子孙根都被断掉。

    周寇看的鼻子酸,忍住了做好三只拐杖:“走吧。”

    孽蛟蟒的巢穴中是不可能有什么灵物了,大家虽然活下来,却再次茫然失措,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去哪里寻找灵物。

    史乙硬着头皮说道:“这一次的圣旨没有时限,咱们先养好了伤,然后再想办法。”

    先往外走,寻找相对安全的地方驻扎。于是五人辨认了方向,神烬山绝域的外围走去。越往外走,荒兽越少,等级越低。

    两天之后,路上又遭遇了七八次危险地五人,带着满身的伤终于来到了靠近天断峡谷口的地方。

    这里已经没有多少荒兽莽虫,大都是一些普通的野兽。

    王九的心思再次“活泛”起来:“要不……咱们试试看,能不能通过?说不定圣旨失效了呢……”

    几天的凶险艰难下来,这个时候他这么提议,连宋征都冒出了一丝侥幸的心里。

    “回去看看。”史乙说道。宋征补充了一句:“咱们小心一点。”

    幸亏宋征之前带着他们扫荡了那些店铺,五人各种物资充足,奇药不缺,几个时辰之后,身上的伤势大致恢复,养足了精神,直奔峡谷口而去。

    出来之后,路上遇到的其他人也多了起来,史乙跟认识的打了个招呼,看到书生暗中朝自己使眼色,于是慢慢落后:“怎么了?”

    “这些人跟咱们同一个心思,让他们去探探路。”

    史乙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他们跟在几伙人后面,大约三里的样子,做出断腿人太多,行动缓慢的样子。

    很快前面的人进了峡谷口,再往前走就是天火了。他们也停了下来,宋征带着大家爬到了一边的山峰上,居高临下能够看清楚一切。

    天火就在峡谷口,仍旧是外黑内红无声无息的燃烧着,火焰熊熊却给人一种死亡冰冷的感觉。

    周寇坐在一边,屁股不安分的扭来扭去,宋征回头看了一眼,史乙立刻骂道:“你属猴子的?沉住气!”

    “唉……”周寇难得没顶嘴,只是忍不住一声长叹。心中虽然还存着一丝侥幸,却总觉得估计没什么可能。

    终于,下面山谷里有一伙人忍耐不住率先走了进去,他们越来越靠近天火,突然加快飞奔而去,更有一名一直隐藏实力的,呼哨一声从口中喷出一道剑光踏在足下,随即极穿空,带起一阵尖锐的啸声。

    可是当他们越过了某条看不见界线的时候,毫无征兆的一头栽倒下去。天空中那御剑而行者,刚刚到了最快的度,也一样诡异的一头掉了下去。飞剑斜插在地上,他摔落在不远处。

    五人彻底绝望,一时间没有人出一丁点的响声,心中压抑之极!

    峡谷的天空中,焰顶秃鹫盘旋着,渐渐落下一只,试探着啄了一下其中一人,现毫无反应之后立刻扑上去大吃起来。其余的秃鹫紧跟着冲下来,只片刻功夫,就将几个人的尸体啄了个干净!

    宋征深吸了一口气,头也不回的下山:“走吧。”

    不仅仅是峡谷口,靠近皇台堡防线聚集了不少死里逃生的第七镇官兵。他们都已经认命:不让回去?我们就在这里呆着了,反正不去找什么灵物,那是送死!

    但宋征感觉不对劲,他反对在这里住下来:“他们把圣旨想得太简单了,留在这里必定是死路一条!”

    王九不愿回去:“你怎么知道?”

    宋征摇头:“我没有证据,可是我不会留下的。”

    他看看众人,想着怎么说服大家,周寇忽然开口:“就算找到了灵物了又能如何?一件灵物,咱们五个人,怎么分?”

    这个问题忽然丢出来,顿生残酷。大家心里都清楚,他们就算是走了狗屎运,能找到一件灵物已经是极限。可一共有五个人,谁拿着这件灵物去获得天火的赦免存活?

    可是宋征只是一愣,就笑了,看着大家说道:“我刚入营那一年,修为很低一直提不上去。第一场战斗史头儿把我藏在后面一直没上去,可是到了第二场,后面的哨官催着咱们全员压上。

    当时妖族快冲上城墙了,我们从中午一直杀到了晚上,还没能打退他们。妖族大都能够黑夜视物,他们从趁着黑暗最后一次猛攻,我没看到一个妖族躲在女墙下的阴影里,是土匪你帮我挡了那一刀。

    我记得差点把你拦腰切成了两半,你在床上躺了两个月。”

    “咱们轮值望云岩烽火台那一次,胖子中了妖族游骑的毒箭,可是烽火台的哨官担心中了妖族的诱敌之计,不准咱们出去厮杀。是史头儿一个人趁着夜色出了烽火台,埋伏在半路上杀了那几个游骑,抢回来了解药。

    可是他因此重伤,还挨了妖族一记‘噬魂吼’,魂魄受损,养了五个月才好转,也错过了一次突破境界的好机会。”

    “还有在吼天峪巡逻的那一次,咱们中了埋伏,差点全军覆没,史头儿和赵姐被妖族的落天索缠住拖回去,只要进了妖族的阵地他们就完了,是胖子和土匪拼着中了十几箭,斩断了落天索把他俩救回来……”

    周寇默默道:“你后来也救了我们好几次。咱们这些老兄弟,你救我我救你,哪还记得清楚到底谁欠谁的?”

    宋征笑的越爽朗起来:“那我问你,你还觉得咱们五个人,只有一件灵物的话,很难分配吗?”

    如果是普通人,在这种生死关头肯定会为了一个活命的机会互相残杀,但他们不会,大家都是过命的交情。

    周寇赧颜,史乙一脚把他踹走:“滚蛋,没良心的狗东西,平白来坏咱们的好心情。”

    他又说道:“真要是走运得到了一件,咱们抽签——反正活着回去的那个,一样还要被天火控制,一次次的圣旨轮回下去,早晚也得来陪咱们。”

    众人各自点头,史乙这话倒是没错。

    “走吧,再去碰碰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