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七百具战具弓弩举起,负责操阵的把总手中也有一具,他手中的战弩扳机上,延伸出七百道光丝,连接上了每一具战弩。

    把总猛的一扣,七百具战弩一起激,弓弦声凝成一道,而射出去的金光弩箭也在空中迅汇聚,凝成了一道巨大的光芒弩箭!

    那一头火山飞天獠正杀的酣畅淋漓,却不料空中剑索猛然抖散,他一拳落在了空处正难受,一道道剑丝织成了一张大网,将他当头罩住。

    金光弩箭恰在此时杀到,配合的几乎天衣无缝,噗一声将火山飞天獠脑袋射爆!

    百丈巨躯踉跄后退了两步,终于轰然倒下,砸塌了无数树木。

    宋征倒吸一口凉气:“果然是天下精锐!”

    边军一向自命强悍,狼兵营更是自命第七镇、甚至是整个塞北边军最能打的。但是如果让他们面对斗兽修骑,便是撇开冥虎虫兽的部分,只凭这些战具,也能将狼兵营杀上七八个来回了。

    史乙眼睛亮,周寇嫉妒不已口水直流,连声道:“朝廷偏心!”

    火山飞天獠已死,这个飞天獠族群中,再也没有能够对抗军阵战具的存在。把总操控之下,剑索凌空一绕,就将剩余的飞天獠诛杀三成,剩余的也远远赶开。

    “开进!”他一声令下,兴奋无比的朝着火山深处的“燧火窟”而去。

    天空中,飞天獠领大为焦急,可是他被百里万胜死死缠住。有了天公银虎虚灵加持,百里万胜实力高出他不止一筹。他完全是靠着飞天獠悍不畏死的凶悍才能支撑到现在。

    现在稍一分心,立刻被百里万胜一个轮转光扫擦中了身体,一声惨叫半边身躯在斧枪喷的灵光中消失不见!

    所有人一声欢呼,百里万胜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苦心孤诣隐忍不,终于在神烬山绝域中熬到了希望出现!

    击溃飞天獠,夺取先天甲古火经,就能离开此地返回洪武天朝,而后敦促朝廷尽快解决天火……

    火山口就在眼前,把总已经指挥着剑索将剩余的飞天獠尽数斩杀。根据他们之前的侦查,燧火窟就在火山口下六十丈,几乎是进去就能到手。

    宋征也激动起来,混在军阵当中大步朝火山口冲去,他并不甘心将命运和生死交给百里万胜,但此时这是最明智的选择,他们五人只有这一个选择。

    奔跑之中,忽然天空微微一震,宋征惊讶抬头,自万丈高空以下,好似被什么力量笼罩住,虚空中一枚鱼鳞忽的跳了出来,其上有五彩波光,绚烂冲刷而下,如同天河垂落九天。

    波光如水,冲刷之下,宋征看到天空中剑索当场溃散,一股强烈的动摇之力传来,只是一抖就将军阵摧垮。宋征甚至感觉到,就算是一座大山,这力量也只需要轻轻一摆就能摇塌。

    他和其他人一样,惊恐喊叫着散成了一团。

    “快走!”他拉起来史乙几人,顾不上其他,先逃得性命再说。

    飞天獠领虽然重伤,眼中却有狂热的崇拜,跪下不断叩拜:“恭迎陛下驾临!”

    波光继续冲刷,百里万胜顿时被打回了原形。天公银虎虚灵被逼了出来,一声不甘的怒吼消散而去。

    波光飞快冲刷,似乎瞬间万年,百里万胜迅苍老,转眼已经腐朽!

    微风一吹,化作了一片飞沙……

    “大人!”斗兽修骑们目眦欲裂,宋征暗自咬牙:“妖啸!”飞天獠的妖啸引来了妖皇!只是这妖皇实在强大,竟然只是一枚鳞片送来,就轻而易举覆灭了洪武天朝最精锐的斗兽修骑。

    他顾不上百里万胜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逃命!

    在他后方,数百名冥虎虫兽骑士悲恸之下不顾一切的杀向了那枚鱼鳞,自然在一片波光的冲刷之中化为了朽灰……

    宋征五人趁着这个功夫,已经逃到了十里之外。

    而后,鱼鳞凌空一转,波光朝四周洒去,一层一层浩浩荡荡绵绵不尽。

    以那座火山为核心,三里之内一片腐朽。五里,一片腐朽。这个范围内,是残余的人族将士最多的地方,但对于那枚鱼鳞来说,根本毫无差别。

    而后是十里、十五里、三十里……一直到了百里。

    宋征等人刚刚逃到二十里范围,波光已经当空冲刷下来。只是一下,五人顿时苍老二十年!脸上迅出现皱纹,眼角下垂,头枯黄,身上肌肉松弛。

    宋征一个哆嗦,他知道自己最多只能承受三次波光,等到第四道波光冲刷下来,他必死无疑!其他四人比他更惨,年纪最大的史乙,恐怕只能再承受一次波光。

    王九大叫一声:“那里!”有一座窄小的地洞。五人飞快跳进去,王九最后一个进去,赶在第二道波光冲刷下来之前,猛地用盾牌挡在了洞口。

    滋滋滋——

    一阵怪异的声音在盾牌外面不断响起,五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全都仰着头朝上望着盾牌,盾牌好像被烧红了一样明亮起来,那波光似乎随时可能烧透盾牌投射下来!

    如果天降神物的盾牌挡不住,他们五个最多三个呼吸,就会成为这地洞中永远不会被人注意到的朽灰。几年之后,这里会重新焕出生机,可能会有一株小树苗,从他们的骨灰滋养过的泥土上生长出来。

    波光极为强悍,史乙在地洞的最下面,足有三丈深,但旁边的波光渗透到了地面下,他一不留神被那些波光触及到了一条胳膊,立刻感觉这条胳膊酸痛无比再次衰老二十年,已经抬不起来。

    他一声惊呼连忙缩紧了自己的身体,全都躲在了盾牌的掩护下。

    盾牌已经近乎燃烧起来,王九局这盾牌的手臂嗤嗤冒着白烟,疼得他直冒冷汗,却死死握住绝不敢挪开。

    当盾牌明亮达到了一个顶点,外面的波光终于开始消褪。

    天空中的那一枚鳞片“清理”了火山周围三百里的一切生灵,只留下了那个重伤的飞天獠领。而后终于安静下来,只是在火山上静静漂浮着,在妖族援军赶来,重新守护先天甲古火经之前,它不会离开。

    王九心气儿一松,整个人摔了下去,把下面四人砸的哀嚎连连。